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五十七章 跑掉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瞪大了眼睛,两条腿跑的更快了!但是她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得过轻功前行的罗启等人?

    怎么办!她跑不动了!她不要被抓啊!她不想死啊!她还有孩子了!

    一想到被抓到会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,饱受折磨,宫以沫就心肝发颤!突然之间!她感觉双腿好像被注入了无限力量!她的武功回来了!!!

    秋行风一脸懵……谁能解释,为什么这些人突然放过他去追他的小徒弟去了?莫非是觉得小徒弟好欺负?

    他回过神后立马拿着剑追了过去!不行,他要保护徒弟!

    但是突然,他发现他徒弟速度突然快了!就好像一阵风似得!秋行风揉了揉眼睛,他徒弟武功恢复了?

    宫以沫感觉身体轻盈得仿佛要飞起来了!

    等等,她不是风与自然第四重么,怎么一下变成第六重了?!莫非在危难之际,她一下打通了任通二脉,连飚两级?!

    怎么办!她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!

    罗启等人渐渐心惊,眼看他们要跟丢了公主了,王爷知道了,非要严惩他们不可!所以他忍不住喊道!

    “公主!你跑什么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欲哭无泪!“摄政王都要杀我了我还不跑!你们别追了!我还是孕妇啊!!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么一说,罗启等人都迟疑了,也就这片刻迟疑,他们落下的距离更远了!虽然不知道公主为什么要跑,但是他们停下来的话,公主能不能停下来?毕竟这种速度,伤害到了肚子里的小王爷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本来也追不上,罗启索性不追了,大喊道,“公主别跑了!我们不追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哇哇大叫!

    “啊啊啊!我停不下来啦!!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又一阵风过,秋行风追了过去,他猜想,因为突然恢复功力,小徒弟还不会控制,所以他一边跑一边急急的喊!

    “冷静下来……气沉丹田……”

    渐渐的,两人的声音都消失了,罗启万年僵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们根本追不上,公主跑的太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一个人小声说道,别的不说,宫以沫的轻功确实卓越,更何况还是在这种失控的时候。

    罗启沉着脸,“只希望小主子不要有事才好……”这种剧烈运动很伤身啊。

    罗启的话让众人越发想哭了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会不会有事我们不知道,可是我们把公主跟丢了,绝对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罗启闻言心里也有些害怕……王爷一怒……他都不敢深想了!

    而宫抉好不容易追上来时,却见自己的属下一个个都傻呆呆的站在那,他怒发冲冠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呢!”

    众人咽了咽口水,还是罗启上前一步说道,“属下无能……跟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好像要吃人!皇姐明明还需要秋行风背着才能下山,不是武功出了问题就是伤还没好,怎么可能追不到?

    罗启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一开始仿佛武功尽失,但是跑了一会之后,她武功好像回来了!而且一时失控,连秋行风都追不上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宫抉突然揪着罗启的衣领,“失控?她有没有事?!”

    罗启摇摇头,“属下等人见公主状态不对,也不敢追了,想必没有属下等人施压,应该不会有事……就是……不明白公主为什么要跑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身后有恶鬼在追一般。

    罗启的话让宫抉的脸一阵青一阵紫,实在可怕!他们很少见过王爷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在悬崖边,皇姐说的那些话,宫抉只觉得血气上涌,“砰”的一声!就把一边两人合抱的巨树给打断了!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一颤,连忙跪了下来,而宫抉只是捂着额头,一脸头痛!

    “是本王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除了咬牙切齿,语气中还有种深深的无力!

    他原本一直以为皇姐不出现,是因为控制不了体内的毒,怕伤害他,怕大婚之日的惨剧再次发生,不想,她根本就是忘了他!

    该死的!她竟敢忘了他!

    而且她被人哄骗,以为他要追杀她,还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故事!甚至连她肚子里的孩子,她也不知道是他的!

    难怪,难怪他昭令遍布天下她都没有出现!因为她根本就以为那是在通缉她!

    一想到她不记得他了,连孩子的父亲都分不清是谁,还要嫁人!他就气得想吐血!恨不得掐着她的脖子让她好好清醒清醒!

    可一想到她会失忆,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坠崖……那快要炸裂的怒气就好像被扎了一个孔,哗啦啦的就泄光了……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……她甚至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一切都怪他,若是他先找到她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?

    宫抉因为怒气而涨红的脸一点点冷淡下来,甚至有些心疼,一想到她什么都不懂,受了那么重的伤,还以为他在通缉她,为了躲他的“通缉”,也不知这两个月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这都是他没做好,是他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她,又怎么能怪她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宫抉又恨不得把人抱回去好好疼爱了……刚刚看到脸都瘦了……

    (瘦是因为孕吐)

    至于她说怀了别人的孩子,那个笨蛋……才两个月,她怎么可能流掉一个孩子,又在重伤的情况下怀上另一个孩子?

    那个傻姑娘,也不知吃了多少苦,胆子变得那么小……宫抉一想,就觉得心痛得不行……

    而他嘴里的小可怜,此时正对着秋行风呼来喝去,好酒好菜不要钱一样的上,雪莲看到宫以沫吓得煞白的脸,忍不住心疼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嘴上是不会表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吃那么快,饿死鬼投胎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忙着往嘴里塞东西,哪里有时间理她?

    还是秋行风一边伺候,一边纵容的说,“沫沫刚刚恢复武功,又连续狂奔了半夜,如今饿坏了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撕成一条一条的烤乳猪放到宫以沫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,吃肉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