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五十四章 信号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证明她们不是雪族人?

    复崖看了雪莲一眼,发现雪莲脸色颇不好看,但是在生死面前,有些原则也该放一放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笑了,我们本来就不是雪族人,为何还要证明?”

    但是他不知道宫抉有备而来,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皮纸。

    火光下,看清他手中的东西后,雪莲瞳孔一缩!那竟是雪族的宝藏地图,只有雪族人的血,能让其显现纹路,她不是给了大煜皇帝,为什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滴一滴血上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宫抉幽幽说道,而复崖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是雪族人,当初,他也是为了雪莲才建了莲国,若是用他的血,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他不会轻易表现出来,所以他故作为难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大晚上来此,要求小王做这样的事,不觉得有些过分么?”

    宫抉高坐在马上,俯视对方,轻轻冷笑。

    “过分?”

    他幽深的墨眼一扫复崖身后那些严阵以待的国民,“雪族害了本王父兄,还害了本王妻儿,本王以牙还牙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他眼中的寒意能冰封千里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样的本事,就不该做这样的事,被灭族,是雪族自找的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雪莲美目一瞪,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复崖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证明我们不是雪族人,王爷就会离开?”

    宫抉歪了歪头,火光中,他冷笑宴宴。

    “看本王心情了。”

    复崖暗暗咬牙,但地位不如人,他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好,小王亲自来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划破了食指上前,而罗启接过皮纸走近,一滴血落在皮纸上,不融……复崖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抬头认真的注视宫抉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下,您能放过小国了吧?”

    宫抉瞥了那皮纸一眼,黑暗中,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没说话,生怕多说多错。

    宫抉好整以暇的看过皮纸,又看向复崖。

    “你是验过了,你夫人呢?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复崖心中不好的预感成真,脸一下沉了下来,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摄政王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可是完全没用,宫抉根本不上当,也不受他刺激,他一挥手,身后所有人都拔剑出鞘,他们手中的火把在林中连成火海,他们手中的剑反射着火光,有种说不出的肃杀!

    复崖后退几步,他没想到宫抉竟然如此难对付,年纪轻轻,却根本不会被人左右,也不会被刺激,在他眼里,只有冷静,和冰寒。

    见宫抉这边的人刀剑出鞘,复崖身后的人都战栗起来!他们大多以前都是普通人,才来莲国不久,根本比不上宫抉带来的正规军。

    雪莲也有些怕了,她躲在复崖身后,警惕的盯着罗启,而罗启不负所望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触即发的杀机和无边寒意。

    在这种紧绷的氛围中,宫抉含笑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莲国王后?本王也给你一次机会,验,还是不验?”

    雪莲心中瞬间天人交战!

    宫抉好像在故意逗弄他们一般,不,他就是故意的!或许他早就已经确定了他们的身份,如今只是在逼迫他们!看他们垂死挣扎罢了!

    可若是她拒绝,只怕今晚,莲国难逃血洗了……

    说来她和宫抉还有仇,若是宫抉知道了她的身份,她还有机会转移对方的视线……

    在宫抉冰冷戏谑的眼神中,雪莲浑身僵硬的看着罗启。

    正当她决定暴露自己,保护族人时,天边突然炸起一朵绚丽的火花!

    信号烟火这些,本来也不会吸引宫抉的视线,毕竟有的人报信,都会这么做,可是!这朵烟火是不同的!

    宫抉坐在马上!但是他整个人都在轻微发颤!

    这种烟火,是他当初做了,亲手交给皇姐,亲眼看到她收到空间里去的!

    是皇姐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皇姐!

    当下,宫抉再也没心思管眼前这些人了!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雪族人,根本比不上皇姐一根发丝来的重要!

    他深深望了雪族等人一样,然后一言不发的带人朝那个方向急急奔去!并强迫自己,十分冷静的部署。

    烟火出现的位置很高,像是一座山……宫抉庆幸他带了这么多人,连忙让他们去到那个方向,然后将山脚的出路全都封锁起来!

    地势越来越高,宫抉发现,这座山比他想得要高得多!

    “罗启!带剩下的人,将方圆百里的出路都围守起来!”本来不需要这样,但是宫抉总觉得皇姐狡猾,还是多做一手准备的好。

    “是!王爷!”

    罗启连忙带人去了,在宫抉接二连三的吩咐下去,很快,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往山上跑,眼中的热切越来越重!

    皇姐!

    是我!

    等我!

    他无暇顾及宫以沫为什么会燃放烟花,但是他知道她活着!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!

    “沫沫,这样做好么?”

    秋行风见宫以沫要砍断浮桥,他觉得这么长的悬崖,修座桥十分不容易,就这么砍了,那些采药的山民们会很辛苦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犹豫了,但她抓了抓头发,有些浮躁的喊!

    “啊啊啊,没办法啦!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把他引来,但是有备无患!”

    秋行风纳闷的说,“他若是真来了,我打不过,可以带你逃走啊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同情的看着她的师傅。

    “师傅,非常遗憾的告诉你,上一次我就发现了,这个摄政王,他比你厉害……”多了,宫以沫默默的把后面两个字咽下去。

    秋行风先是瞪大了眼睛,然后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都有很努力的练功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安啦安啦,师傅,这个绝对不是你的问题,是那个家伙太妖孽了!恩恩,他不是人!”

    宫以沫握爪坚定的说道!

    秋行风被治愈了,他的小徒弟不嫌弃他就行。

    “那,你就砍吧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想了想,桥他可以下次帮他们修,可是被宫抉抓到了,他俩可能都死定了……呜呜,外面的世界好可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