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三十七章 寻找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接下来,宫以沫开始了非常难受的初孕阶段!

    她基本是吃什么吐什么,明明才两个多月,她就已经有种迫不及待想要生下来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一早醒来是最难受的,睁开眼就想吐,胃里抓心挠肺的,让人超级难受!

    吃了东西之后会好一点,但是她变得极其挑嘴!好多东西刚吃的时候没什么,但吃完之后反应来了,或许是他孩子不爱吃,逼着她吐了重来 !

    终于,又吐了一轮之后,宫以沫小脸惨白的揪着秋行风的手。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流掉这孩子吧?”

    太特么遭罪了!

    秋行风一脸为难,“流掉的话很伤元气啊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脸,哀嚎,“不流掉我觉得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!”

    秋行风并不是一个多有原则的人,“真流?”

    宫以沫猛地感觉一阵反胃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嗯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    谁知第二天,秋行风真给她弄了一碗堕胎药来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:“???”

    明明是她要流掉孩子的啊,他端药来有什么不对?为什么要用那种凶狠的眼神看着他?

    “那个,你不是要流掉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个枕头砸过来!

    “渣男!你就是不想负责!”

    秋行风瞪大了眼睛,冤枉啊!他只是听她的话而已!

    一身白衣的他看上去就像无辜的小白兔,他瘪瘪嘴,小声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“这明明是你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去死你怎么不去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怒目以对!她吃啥吐啥,身子不爽说点气话而已!这家伙竟然真的要她流掉?宫以沫不禁为以后的生活懊恼,孩子有个这样的爹一定不会聪明……她要不要带着孩子找一个聪明爹?

    秋行风被宫以沫凶委屈了,但是他又不敢凶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样嘛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掌拍在自己额头,她也真是,跟个孩子计较啥?他啥都不懂!

    “还不扶老娘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秋行风直觉变成小斯,把碗往桌子上一放,狗腿的扶宫以沫起来。没办法,一路上训练,秋行风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那么乖,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有苦说不出啊!

    其实她就是心理有火,巴不得有人跟她吵一吵,可是面对秋行风,都是他被欺负的下场,虐起来都没劲。

    宫以沫无趣的说道,“我要出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,快扶我去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秋行风就好像小媳妇一样扶着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再多的坏脾气遇到好脾气的秋行风也没辙了,索性放过他了。两人往街上走,正是饭点,不少酒楼飘出饭菜香,宫以沫一闻到,又想吐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突然看到那个非常显眼的标牌上,有一封告示。

    她会停下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上面画了个女人,跟她长得好像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如今是易容状态,她可没忘了她有一个不知名的“敌人”。

    但张贴告示的人真是大方,据说找到这个女人,赏十万黄金!那可是十万啊!这年头冶炼技术低下,业国一个国家都凑不出这么多金子!

    她心里突然有点慌了,这个女人不会真的是她吧……她仇家来头那么大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秋行风走过来问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安的指着告示说道,“怎么办,我感觉待在业国也不安全,我仇家好像找上门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看了一眼,“诶?是跟你长得好像啊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两蠢萌对视一眼,秋行风为难的抓了抓头,“要不去别的国家?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恩,事不宜迟赶快走吧!”

    秋行风也不啰嗦,两人饭都不吃了,直接出了业国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们离开一个时辰后,他们方才待过的客栈,已经被大批驻军包围了,业国的国君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,实在不明白哪里招惹了这尊大神!

    宫抉的指尖轻轻滑过桌子,上面放了一碗凉透了的药,除此之外,这间屋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这张床上有一点发霉的味道,但还有一种,淡淡的,甜甜的香味,不会错!这是皇姐的味道!

    他面上没有表情,可抿紧的唇却在微微发颤!

    可能太重视了,他一时之间竟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皇姐的味道,或许只是另一个味道相同的人?他犹豫不定,但他心里第一次那么肯定的感觉——她还活着!

    他的宝贝,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宫抉手指一点点摩擦床单,这张床,她是不是睡过?

    是不是他早一个时辰到这里,就能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可人儿?

    业国的王见宫抉一直不说话,颤颤巍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摄政王来此,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个独臂的男人狠狠瞪了一眼!他立马就不敢说话了,业国是大煜的属国,摄政王又是大煜的掌权人,他是万万不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罗启看了自家王爷一眼,他仿佛陷入了某种幻境,维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前几日有线人打听到,在业国,有人见过一个脖子上挂着红色血石的男子,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对方就把石头收到领口里去了,可是那红色璀璨,世间仅有,他吹嘘给伙伴听时,恰巧被线人听到了,他之前没注意,后来想到什么,才匆匆回禀给摄政王,没想到,十几日的路程,摄政王几日就到了。

    最近有不少人为了赏金提供虚假线索,可是那红色血石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到,正是因为出其不意,才显得这条消息尤为可靠。

    宫抉一到这,就立马封锁了整个业国出入口,害的人家国君还以为大煜要吞并他们国家了,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宫抉晚了一步,那药已经凉透了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,整个业国客栈大大小小上百家,宫抉动作已经很快了,他直接找业国的王借了人手,挨个搜查。

    花了三个时辰,才找到了这一家。

    客栈小二说,这间屋住了一个男人,但是他好像吃坏肚子了,老是吐,有一次他看到对方干呕时,脖子那掉出一个红色吊坠,那颜色真好看,他不由多看了一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