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五章 牢笼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烛光闪烁,清贵大气的卧室内,有太医在一边时时守着,心高悬着,不敢放下。

    齐王强行突破的事,他们也听说了,走火入魔被强行打断,他们也不确定齐王醒来之后,会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若是齐王有个好歹,他们也悬了。

    短短两日,噩耗接二连三,皇帝死了,新帝死了,公主也死了,唯一的顶梁柱如今昏迷不醒!大煜是得罪了神灵么?竟然降下如此可怕的灾祸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宫抉……你醒醒啊……”

    有花香,有阳光,还有她甜甜软软的声音,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午后。

    宫抉睁开眼,发现自己变小了,而且全身青青紫紫,满头大汗。一边宫以沫见他醒来之后,先是大大的松了口气,然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能一口吃成胖子么?为什么又弄了一身伤?说了多少次了,欲速则不达!”

    宫抉看了看自己的手,他想起来了,小时候,皇姐教他习武,他十分迫切的想变强,每次皇姐布置下来的任务,他都超几倍来完成,所以在她看不到的时候,他经常一身伤痕。

    没看到也就罢了,每次看到,皇姐总是要狠狠的数落他一顿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因为劳累过度直接昏迷了,这下好了!皇姐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了!

    宫抉有些不安的两手揪着衣摆,低头等皇姐训斥,但他心里却不会悔改,皇宫就是如此,他不够强,会死的!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他都表现得非常乖巧,他知道他这样做,皇姐生气归生气,会更加心疼他……心疼……就是喜欢吧?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宫以沫并没有再说什么,她将他从草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脏死了,来,我带你去洗澡!”

    七岁的宫抉跟着八岁的宫以沫来到了一口井边,宫抉有些奇怪,以往说洗澡,都是等馨儿烧好水,倒入浴桶的,来井边做什么?

    宫以沫撸起袖子,打了一桶水上来,二话不说的从宫抉头顶上一淋而下!

    宫抉下意识的闭上眼,冰凉的井水让他浑身一颤,小脸绷在一起!

    水流尽后,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宫以沫,那双眼湿漉漉的,就好像小鹿一般,仿佛还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宫以沫忍着心软,态度冷硬的问。

    宫抉见她面色不善,想了想,还是说了实话,“冷。”

    他身子被宫以沫养了一年,已经有肉了,而且玉雪可爱,做出这样怯怯的表情,真的让宫以沫狠不下心啊,但是她必须要狠下心来!

    “知道冷就对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包子脸气鼓鼓的,“我还以为你的感官都消失了,不知道冷,不知道痛了!”

    宫抉伸手去拉她的袖子,用特别动听的清冽童声说道,“我以后不会那样对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着他,心里却明白,他不会改正。

    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指着身边的井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井里曾死过多少人么?”

    宫抉不明白皇姐为什么突然说这个,宫里的井有没死过人的么?几百年的时间,死亡从不曾间断过,规则和强权笼罩着这个天空,他从小就明白物竞天择的道理。

    正当他为难要怎么回答的时候,宫以沫便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,这井里刚捞出去一个,所以我说喝的水必须反复烧开……当然这个不是重点!那个女人,我本来想劝她别死的,我在一边说了很多,原以为她听进去了,可是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跳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的时候,她皱起秀气的眉头,似乎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想起那女子跳下去之前,回头看她的那一眼,那寂灭的眼神,眼中没有一点光亮,漠然的,漆黑的,然后她跳下去之后,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就好像一块石头直接沉了下去,由此可知,她求死的意志有多么强烈,好像只有死才能解脱一样。

    她突然看向宫抉,此时宫抉乖乖巧巧的,就好像仙童一般,若不是一身青紫,别的人都不会想到这个小男孩对自己有多么狠!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真感觉宫里的人身上,都有一种气质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脸郁闷的说道,“你们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戾气!要么爆发,要么死亡,要么扭曲……或许,因为你们常年活在墙内吧……人与人之间都互相传染了这种阴狠之气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些私下里虐待动物的宫人,阴暗下作的私牢,闻所未闻的私刑,她在宫里待了一年,还真是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想到最后,她叹了口气,“小抉儿,我真不希望你变成和他们一样,但不可否认,你已经有这样的趋势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说得无比认真,宫里的人仿佛分为了两个极端,一个是过度阴郁,一直隐忍,一个直接扭曲,最后爆发,而宫抉……他小小年纪所展露出来的狠劲,让她害怕,怕他最后还是会走上一条孤高至顶的路,成为所有残暴者中的,最残暴者。

    即便他现在表现的这么乖巧,可毕竟年纪小,瞒不过她。他有时候会忍不住去报复那些冷宫的人,虽然并没有伤及性命,但她知道,他只是在顾及她罢了。

    他正在不可抑止的变成宫里其他掌权者的模样,阴谋算计,虚伪狠辣,人生没有一点光亮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想教的小孩,他应该有更高的格局。

    宫抉有点听不懂,但有一句他懂了,那就是皇姐希望他能少一点戾气,多一点不属于这个皇宫的童真和快乐。

    他心里叹息,皇姐总是有一些很奇怪,很天真的想法啊,身处在弱肉强食的地方,怎么能不扭曲?或者她可以保持她原本的模样,因为他会守护她一辈子。

    他刚想说,他以后会乖乖听话,会和那些人不一样的时候,宫以沫突然严厉的瞪了他一眼!

    “身在其中,作茧自缚,也是寻常,可你是我的弟弟,你以后就不会只拘于在这个笼子里!你,是要成为四国最强者的存在!宽容,仁爱,使命,你可以不屑,但你必须要有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