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一章 落下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恍若未闻!

    他不能走,他离开,皇姐怎么办?

    宫澈没有办法了,他下令他带来的人架起弓箭,瞄准宫以沫!

    这是一个十分有风险的举动,因为两人移动速度太快,这箭就算瞄准了,最后会造成什么后果,无人可知。

    但宫澈已经没办法了,他必须帮宫抉拖住沫儿,不然再这样下去,沫儿非杀了宫抉不可!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十支羽箭从不同的方向朝宫以沫射去,那一刻,她竟然没躲,而是狠狠给了宫抉一掌,让他连推数步,脸瞬间惨白……

    宫澈说的没错,再这样下去,宫抉非死在她手里不可!

    停下来啊……

    一支箭插在她胸口,也只让她身形一顿,继续朝宫抉杀去,根本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她不知疲倦的攻击对方,又快又狠!那血肉绽开的感觉才能彻底抒发她身体的戾气,越见血,越难以控制!

    停下来啊!!

    那血泪再一次流下,可是她无法收手,每一次宫抉吐血,她都觉得她也要吐血了,胸口好难受,好难受!

    看到她哭,宫抉双眼一红,此时他浑身狼狈,大大小小的伤口,可以说比他这一辈子受过的,加起来还要多,但是看到宫以沫哭,他更多是心痛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”他染血的唇轻颤着,墨玉般的双眼静静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怪你!”

    可下一秒,宫以沫的手指直接在他身上留下深可见骨的抓痕!又一只箭狠狠没入了她的肩膀,那一刻,她脸因为疼痛,瞬间狰狞到了极致!

    停下来啊!!!

    她突然仰头嘶吼了一声!那叫声中的挣扎和痛苦那样明显!她整个人在控制和发泄两种情感中,几乎要被撕裂了!

    脸上爬满血丝,那一刻,她终于陷入更可怕的疯狂!

    不知何时他们已经打到了祭天台,宫抉和顽抗和时不时偷袭的箭支,让她如困兽一般发狂!

    此时宫以沫又嘶吼了一声,那一刻,她的力量仿佛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,攀升到了顶端!

    她一掌将宫抉打退,手紧握成拳!这一刻,她手腕上的一截铁链,被她身上溢出的内劲化为铁粉!

    点点银白色粉末消散在悬崖边的寒风中,没在她飞扬的长发中。

    她仿佛在用生命酝酿着最后一击!

    可此时,宫抉已经无力再抵抗了,他有预感,下一秒,他会死在皇姐手里。

    莫非,这就是宿命么?

    宫以沫手里突然出现一把匕首,几招之后,她将宫抉按在了地上!手中的匕首高高举起,带着雷霆之势,猛地朝他胸口刺下去!

    这一次,他必死无疑!

    死亡逼近的那一刻,宫抉眼眸却出奇的宁静,他的眼中都是她的倒映,却不是她发狂的模样,而是她清醒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灵动甜美,一笑汇聚了世间所有灵秀。

    停下来啊!!!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刀锋狠狠没入肉中!

    炽热的血溅了宫抉一脸!

    他迷蒙的睁开眼,然后那眼睛一瞬间睁得极大!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“沫儿!”

    宫澈急急朝他们奔来,当时宫以沫那一击,宫澈以为宫抉必死无疑!因为在这样杀红了眼的情况下,沫儿不可能还能控制自己!

    可谁知最后关头,宫以沫将宫抉压在身下,那落下的匕首在刺向宫抉胸膛的时候,急急的转了个弯!整个刀锋飞快划破了宫抉的胸膛,最后却没入了她自己的身体!

    那一瞬间,世界都安静了……

    疼痛给宫以沫换来一瞬间的理智,此时,她凌乱的墨发黏在脸上,那双黑红狰狞的眼睛,此时竟然透出一丝纯净来……

    她喘息着,跪坐在宫抉身上,用嘶哑的声音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早就,不怪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从爱上他的那一天起,她都决定嫁给他了,还有什么可怪的?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继续,她痴痴的看着他,似乎要将他的模样烙印在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爱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神情再一次狰狞起来,她狠狠的拔出身上的匕首,不顾血流如注,直接一刀横下,切断了宫抉两条腿的经脉,然后毅然朝悬崖奔去!

    她跑的那样快,翻动的红裙就好像飞起的红云,在这冷色调的山巅悬崖边,汇聚了所有艳丽的色彩!

    她毅然朝悬崖下跳,但是最后一刻,有一个人抱住了她,和她一起落下!

    不是宫抉,他的腿被她斩断了经脉,他都爬不起来!

    凛冽的山涧寒风似乎让她的意识回笼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悬崖上方不少人的叫喊声!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宫澈?

    她努力想回过身去看他,可是她却被宫澈从后面紧紧抱着,面朝着天空,背朝悬崖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被风吹散,他也不确定在这样急速下落的过程中,她是不是能听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明黄色的衣袍向上翻飞,托起了她血红的衣裙,同样绚丽的颜色,就好像那烟花,在消散前,碰撞出的,极致的美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的抱着宫以沫。

    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响起当初修运河时,她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要炸开石头截断水流,迫使水流改道,宫以沫一个人在山尖行走,找合适的角度爆破,宫澈不放心,要帮她一起找她说的缺口,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这里太高了,掉下去怎么办?你去那边等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宫澈看着底下一潭深水,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下面是水,掉下去也摔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而他,因为来修运河,倒是练出了一身好水性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笑着告诉他,“这你就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和宫澈一起往下方看,位置太高,下面的水就好像镜面一样漂亮。

    柔和的风让她头顶比较短的发丝可爱的翘起,她说的煞有其事。

    “向这么高的距离落下去,在重力和速度的加持下,哪怕下面是水,在接触的水面的一瞬间,也会像落在地面上一样痛,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见宫澈好像有些听不懂,她嘻嘻一笑,“总之,以后若是意外落水,最好及时调整身体,用背部去接触水面,才能将伤害减弱,剩下的,只能说看运气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