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七章 想吃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声音有些沙哑,用这样的声音,**着说这样的话,宫抉觉得,他似乎又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贼笑着,用更加魅惑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用力……用力啊……你不行了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是毛巾砸在水盆的声音,某只禽兽被简单的几句就撩拨的受不了,想继续了!他怎么会不行?!

    但是被宫以沫用脚抵住了胸膛!

    “不许来了,我肚子痛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仿佛推脱的话,但并不是假装,她小腹真的有点痛,可怜巴巴的看着宫抉。

    宫抉见状,连忙说道,“怎么了?你等等,我去叫大夫!”

    这时候叫什么大夫啊!

    宫以沫死死的拖住了他!

    她脸红的表示……她很有可能……咳咳……是被宫抉给那个痛的……万一被大夫看出来了,她不如死了算了!

    宫抉一听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可是你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!我觉得我现在又好了!就是好饿啊……我现在特别想吃糖心斋的甜饼……”

    不说还没事,一说,宫以沫觉得她简直抓心挠肺的想吃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怎么办,我觉得我好像得了一种吃不到糖心斋甜饼就会死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听着她的话,又气又好笑!

    他用力的揉捏她的脸,好没气的说道,“想吃就吃啊!什么死不死的!皇姐,你又不乖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拍掉他的手,看了看外面天色,有些为难的说道,“可是这大半夜的,人家都没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!

    “傻瓜,本王的女人,半夜想吃他们家的东西,是他们的荣幸!”

    说着,还真给她穿衣服,“刚出炉的最好吃,我们一起去吧,还想吃什么,都可以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前一亮,也不要他穿,自己麻溜的就穿好了!

    “走吧!”她兴致勃勃,好像方才那个怕扰民的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宫抉宠溺一笑,念着她身子这时候还酸软无力,直接揽着她的腰带着她轻功跃起,翻墙出去了!

    王府守卫森严,而且宫抉也没有回避,在暗处巡逻的人,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王爷和准王妃公主翻墙出去……这也是没谁了……

    以往公主不在的时候,王爷绝对不会有这样“失常”的举动,只能说,有了公主,王爷好像也有烟火气了,就算冷着脸,也不会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嗯,这样真好!

    夜黑风高,宫抉当真没让宫以沫动,抱着她一路疾行,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糖心斋。

    糖心斋的甜品做的好,皇姐最喜欢吃他们家的甜饼,甜而不腻,又分外焦香。

    宫抉将宫以沫放在门前,自己跃进了糖心斋的后院,也就是老板老板娘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不知发生了什么,没等多久,宫以沫就感觉里面一阵喧闹,鸡飞狗跳,不久,门被打开了,宫抉笑着将她拉进去,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听说你想吃,高兴得不得了,准备亲自动手下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宫抉一脸干净无害的模样,这样睁眼说瞎话真的好么,人家老板现在有钱了,早就不自己动手了好么?

    但这也是宫抉对她用心的表现,她握紧他的手,笑嘻嘻的说道,“不用太多,一个就够了,总不能大晚上让人家累到不是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两只都是厚脸皮的!

    宫以沫被宫抉直径带去了后厨,此时别说老板老板娘了,一溜的伙计都在那候着,看得出来穿衣服都是匆匆忙忙的,各个喜笑颜开的恭迎着他们。

    老板也不废话,直接就动手了,老板娘在一边打下手,不得不说,自从糖心斋有名了,他们便很少自己动手了……但偏偏齐王驾临,他们想偷懒也不行啊!

    老板是个胖子,此时他面上在笑,心里泪流成河。

    第二次了,这已经第二次大晚上被齐王从被窝里挖出来了!幸好王爷来时他没在“办事”,不然非得吓出个好歹不可!

    宫抉在一边盯着,这一次不用他说,老板都知道要求了,要多放点糖,还要两面烤焦一点……呜呜呜,不能想,越想越想哭!

    宫以沫头枕在宫抉肩膀上,看着一屋子的人因此而忙碌,她虽然不好意思,但是不得不说,心里还是暖暖的,这个男人……他是真的将她放在心尖上宠啊……她都有些担忧了,再这么下去的话,她会不会被这个男人宠到退化?

    糖饼不难做,很快就做好了,老板笑着颤巍巍的将饼装在纸包里递上,心里突然在想,油纸包什么的太寒酸了,他觉得他是时候去准备一些金银镶珠的小篮子了,以备齐王下次突然造访……

    但宫抉不介意这些,因为还很烫,所以他先接过,然后就带着宫以沫离开了。

    老板见他们真走了,长长的松了口气,虽然齐王的要求很可怕,但是赏赐也是丰厚的,那么多钱就为了买一个饼……胖老板欲哭无泪,该说齐王真不愧是开银庄的么?

    宫以沫抱着饼吃了两口,但是突然皱了皱眉,不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宫抉第一时间发现了,“不好吃么?”

    此时他们坐在屋顶,饼的香甜味蔓延,但是宫以沫却垮着脸,似乎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不想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哭,宫抉会不会觉得她很无理取闹啊,但她就是不想吃了啊……

    谁知宫抉笑着问,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咂咂嘴,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我想吃云梅坊的甜裹酸梅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二话不说,将宫以沫抱起来,跳下了屋顶。

    “真去啊?”宫以沫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宫抉笑着说,“你想要什么都可以,只要我能做到。就算是我做不到,我也会努力做给你看,何况只是几颗小梅子?”

    他说的轻松,但是宫以沫却羞红了脸,一手抱着宫抉的脖子,一手在啃甜饼。

    她不想吃,所以小口小口的啃,然后时不时的递到宫抉嘴边要他吃,总不能浪费食物不是?

    她瑟瑟偷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