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六章 挠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烛光静静摇曳,宫抉虽然抱着她,但是身体却不碍着她,这样躺在,真是有点怪怪的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会,宫以沫只觉得她好像浑身都不大对劲,明明每天都洗澡了啊,为什么她总觉得这里想挠一挠,那里想动一动?

    而宫抉,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,宫以沫有些不满的想,不是说男人一旦开荤了就刹不住车么?宫抉为什么能这么清心寡欲,这么久了,他们也就开了两次荤罢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也不想想,她那两次荤有多荤……小清新都不好意思了好么?

    终于,当她再一次翻身的时候,宫抉的身体突然猛地贴近了她,双手紧紧抓住了她!那一刻,她终于感觉到他浑身火热!透过薄薄的衣衫,简直要灼伤她的肌肤!

    宫以沫轻呼一声,刚想转过去就被宫抉从后面抱紧了!

    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耳畔,让她敏感的缩了缩脖子,宫抉低沉的笑了,夜色,床上,他的笑有些不怀好意,却该死的性感!

    “皇姐,你身上好像很痒啊……哪里痒,我来帮你挠挠可好?”

    宫以沫瞬间觉得她哪哪都不痒了,脸上爆红,“没痒,睡觉!”

    “皇姐,你不诚实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轻声说着,但是他紧扣着她腰的手一点点上移,带着一种暧昧的力道,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说,我自己找好了……这痒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红着脸,小小的挣扎起来,“痒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挣扎让宫抉倒抽一口气,尽管他忍得双眼有些发红,但喉结鼓动后,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这呢?这痒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放开啦!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怕痒,何况还是这种时候,在这样暧昧的气氛下,她整个人的敏感程度直接达到顶级!

    宫抉轻柔勾引的指尖,就算碰到她的头发丝她也会说痒好么?!

    她娇软拒绝的嗓音就好像最勾人的媚药,宫抉再也忍不住,翻身压住了她,故作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呢?皇姐哪里都痒,皇弟只好来帮你止止痒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鬼称呼,为什么用在这种地方会让羞耻度直接爆表呢?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起之前那两次惊天动地的“吃肉”,可耻的拒绝了,她明天还想美美的,真要开始的话,她今晚还要不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宫抉被她挣扎得闷哼一声,她身上处处都极有弹性,和她练武有关,这样的零距离扭动下,简直是要命的勾引!

    本来他也想放她一马的,明天是他们的大日子,就一晚上的时间,他以为他能忍,没想到根本忍不了!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还在一直撩拨他!

    他手一挥,屋子里的灯火全灭,在灯光消失的最后一秒,宫抉披散着发压在她身上,那精致的脸被光线描绘的越发立体,阴影部分就好像是勾魂摄魄的妖魔,点亮部分却精致冷清宛如天神!两种美交织碰撞,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砰砰直跳!

    而下一秒,灯火一灭,这种美瞬间消失,可眼睛看不到,感觉却更加敏锐,她能感觉对方在一点点贴近她,然后一个炽热的吻轻轻的落在她唇瓣上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吻,但是在这个安静又漆黑的夜晚,就好像一滴冰水落入了沸腾的熔岩中!两颗心都不安分的骚动着,然后岩浆炸裂!他们也炸裂了!

    宫以沫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抵死纠缠,而宫抉被她的狂野点燃了所有隐忍的激情!

    两人在亲吻中衣衫渐褪,肌肤相亲,宫以沫一个翻身,将宫抉压在了身下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差点让宫抉疯了!

    他几乎想都没想就将宫以沫反压在了身下,身体力行的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是我,要你!”

    夜还很长,但是禁欲良久,又马上要成为新婚夫妻的小两口简直密不可分!那**的程度……说得不好意思一点,可能周边院子里都听到了可疑的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月上三竿……两人才停止了某种羞羞的举动。

    宫以沫简直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,浑身仿佛被碾压,原来小黄书里的描写并不全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她趴在床上哀嚎,“让我死了吧,我明天绝对不要早起!”

    宫抉也知道自己孟浪了,连忙顺从的哄她,“那明天一早,我下令将婚事安排在下午举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用一种无语的眼神,控诉的看着他!

    “宫抉你变了,你变得没有下限了!”

    这种事能随便改么?而且理由竟然只是她下不来床,要睡懒觉?说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!

    宠妻无度的宫抉连忙顺从,“是……我没下限,你别动,我给你擦擦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仅没下限没脾气,还自觉从驸马变成了男宠,事后梳洗,那叫一个温柔周到啊,宫以沫趴在床上享受他的服侍,突然觉得……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?

    “水有点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开始没事找茬。

    谁知宫抉好脾气的连忙去加热水,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因为宫抉早有预谋,所以早就将这个院子所有下人都赶走了,而现在,宫以沫害羞,死活不肯宫抉叫醒那些人,还好院子的小厨房终日都有热水,不然大晚上的还要烧水。

    加了热水之后,毛巾擦在身上,配合着合适的力度,有种让人想要呻吟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灯光只燃了一盏,在这种有些暗的橘色灯光中,宫以沫不着寸缕,大大方方的让宫抉看!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一些小害羞啦,但是当她发现宫抉比她更害羞的时候,她立马就放下了那点羞涩,故意刺激着他!

    谁叫他刚刚那么狠?!要不是她急急喊停,现况只怕更惨!

    宫抉天赋异禀,所以即便是第三次吃肉了,宫以沫还是很难受。

    方才的叫声,她想想都觉得难为情,那怎么可能是她叫出来的声音?

    一难为情就想折腾宫抉,所以大晚上的,她一边恶狠狠的命令着,一边有意无意的撩拨他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左边,用力一点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