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二章 恩旨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更是震惊得无可附加!

    她抬头紧紧盯着那遗诏,终于明白皇帝为什么要将那圣旨给她了!

    ……他想让她在合适的时机下昭告天下,名正言顺的嫁给宫抉,而且,他想让宫抉护着她,所以下此恩旨,让宫抉不用守孝三年,便能娶她。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……不应该,不应该是殉葬的旨意么?!为什么变了……难道……她走之后,父皇改变主意了?

    宫以沫震惊之后,心中更是酸涩。

    父皇到底还是心软啊,他该杀了她的!可事到临头,他竟然舍不得!竟然违背了他一生坚持,冒着天下大乱的危险,让她活下来了!

    他真是……太任性了!

    宫以沫又哭又笑,若是宫晟还醒着,她都不知道她是应该大义凛然的训他一顿,还是感谢他,感谢他临死时,还相信她。

    宫抉更是惊讶,他墨玉般的双眼瞪大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做好了守孝的准备,还有些遗憾,一切都准备好,明天就是大婚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竟然如此。

    宫抉叹息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小时候在他心里,就好像高山一样高不可攀,后来他一点点长大,却渐渐发现,高山正在矮小,或许,也是他在强大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宫晟不太喜欢他,因为别人轻易能得到的,他要很努力才能从他手里换来,因为他母妃杀了他最爱的女人,他对他的态度,总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宫抉感谢他,感谢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将世间最珍贵的宝贝,许配给了他……

    宫澈回过神来,苦笑。

    他看着宫抉接旨,又看了宫以沫一眼,忍下悲痛,笑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……宫抉。”

    你还是赢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不再看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明日大婚,朕……会代替父皇,为你们主持。”

    宫抉深深看了他一眼,然后拉着仍有些懵神的宫以沫行礼。

    “拜见新帝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不曾加冕,但是宫澈接旨了,就是皇帝,宫以沫拜下的那一瞬间才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她不用死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用殉葬了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心中竟会觉得轻松?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她竟然已经舍不得死了么?

    她不由侧头,看着那个扶她起来的冷俊男子,是啊……有他,她不愿死了。

    自私就自私吧,父皇相信她,她也……一定能熬过去,一定!毕竟,她发过誓啊!

    皇帝的尸身被收敛了起来,因为皇帝下了遗诏,特许喜事在前,婚事在前,丧事在后。所以众人都很违和的笑了起来,向宫抉表达恭贺。

    但是丧事也不能不准备,这件事便落在了宫澈手上,宫澈和皇后准备国丧,只是先不发布皇帝死讯,让百姓不知道这件事,等大婚过后,再颁布皇帝驾崩的诏书。

    至于大婚,宫抉已经全部准备好了,过程中,没有让宫以沫操半点心。

    明明在外看来是有违伦常的事,但是宫以沫从未听到半点非议,而宫抉又是筹备婚事,又是处理政事,还要寻找解毒办法,还这样顾及她的情绪,就好像永不疲惫的铁人一般。

    马车内,宫以沫突然一叹。

    仿佛突然卸下了什么担子一般,闭上眼,她身上再次迸发出生机!

    若是死已经不算出路了,那么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,不辜负父皇的期望,也不辜负宫抉的努力。

    皇帝详细她,宫抉也不放弃她,她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?

    她决定了,大婚之后,她便自己去找解毒的办法,为宫抉分担一部分压力!

    办法肯定是有的,实在不行,她就去宝藏地,去……喝干雪色的血!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浮现出一抹骇人的寒光,重新焕发生机的她,仿佛一下就从上一世,三十岁皇后的心态中脱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彻底放下了心病,仿佛再次新生了!

    宫抉见她沉默,便伸手抱着她安抚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皇姐,明天,是我们大喜日子,今天,我们暂时不要伤心,毕竟过了明天,还有很多事在等着我们克服,所以今天,我们先开心好么?”他有些发愣,一遍遍摸她的发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相信,我马上就要拥有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郑重点头!严肃的抹去了未尽的眼泪,紧紧抱着他的腰不放!

    其实刚刚哭过之后,她已经不那么伤心了。

    她见过太多生死,对她来说,人死了,就彻底没有了,你哭你笑,他们都是不知道的,所以活着的人发泄过,哭过,就该面对自己的人生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不爱,不怀念,而是她真的明白死亡背后的意义,就是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活着,就是对死者的最大尊重,最长缅怀,最欣慰的答卷。

    而且在她心里,她觉得宫晟死去,其实也是一种解脱,那样苦熬着,对那个骄傲的人来说,太折磨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路上都在给自己打气,调整情绪,她发誓,等下了这辆马车,她要回归最初的心态,希望,和坚定!

    齐王府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张灯结彩,富贵庄严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府邸,微凉的空气袭来,让她内心一轻一静。

    心中突然欢喜起来,心脏砰砰跳着,有种力量在苏醒。

    她终于露出笑脸,仿佛雨过天晴,万物重生!宫抉回头去扶她,却被她的笑容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他充满活力的皇姐又回来了!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眼前他们今后的家,又看了宫抉一眼,微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“宫小抉!”

    她傲娇的俯视对方,“抱本宫下来!”

    宫抉一愣,随即当真来抱她下马车,冷清特质的嗓音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搂着她的腰,动作轻柔的让她落地,那甜蜜的姿态,真是羡煞旁人了!

    宫以沫得意的看了众人一眼,众人低头,假装没有看着,宫以沫又吹了个口哨,不怀好意的眯着眼看宫抉。

    “喂!宫小抉,本宫突然发现你很不错啊!来,本公主再给你个机会,抱本宫进去!”

    宫抉将她拦腰抱起,倾尽温柔。

    “是,我的公主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