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一章 火光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一摇铃,有一个宫人连忙走到了宫晟床边,恭敬的跪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年轻,是常喜认的干儿子,人机灵也忠心,皇帝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扶朕起来!”

    那人连忙上前扶起宫晟,然后按照宫晟的要求,扶着他坐在了龙案前。

    那小太监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,皇帝时日无多,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,所以想做什么,他们都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而宫晟看着眼前的龙案,心中一阵恍惚……他在这里批阅过奏折,在这里练字,看书……这龙案他父亲在时就有,如今想来,竟然也活过了两代人,见证了两代皇帝。

    “朕,要拟旨!”

    听到皇帝吩咐,小太监连忙将圣旨铺好,心中却有些奇怪,因为该安排的,皇帝前几日就安排好了,今日为何又要拟旨?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问,将沾好了朱砂的毛笔,恭敬的递到了皇帝手中。

    他不认识字,自然不知道这是一张恩旨。

    宫晟竟然立下圣旨,说,若他身死,特许宫抉先完婚,再布置葬礼,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,他此时就是回光返照,他……快死了!

    然后,他郑重的盖上玉玺,在小太监吃惊的眼神下,手颤抖的,将之前那份殉葬的圣旨……烧了。

    小太监一惊,他是知道那圣旨是什么内容的,义父死后,他一直就好像影子一样陪在皇帝身边,他所有事都知道,包括方才太医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他说公主体内气息不稳,但是公主似乎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还说——公主有孕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才是皇帝最后改变主意的原因么?

    火光中,宫晟眼中的光越发暗淡,这圣旨一点点燃烧,到最后,他竟然发现他是释然的。

    站在皇帝的角度上,宫以沫非死不可,可站在父亲的角度上呢?即便自己的子女犯下了滔天大错,再愤怒,也会原谅,不可能放弃她……

    他做了一辈子皇帝了,临死,能不能任性一回,做一次父亲呢?

    只是可惜,他不能看到沫儿肚子里的孩子出生,是公主,还是王爷呢?

    恍惚中,他听到小太监一声惊呼!

    原来,他突然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,染红了明黄的中衣。

    之前他活着,只是吊着一口气不肯咽下,但方才宫以沫发誓的时候,他心中一痛,却突然觉得,他可以安心了。

    抱歉,沫儿,为父活不到你成婚了。

    为母则刚,请记住你的誓言,并战胜一切困难活下去,朕选择相信你,因为你是朕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驾崩了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长长的通报,但宫以沫已经出宫了,她似有所感的回头,透过窗,看到身后的宫墙上方飞过无数的鸟儿……大雁南飞,冬天快要来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将手中的圣旨给宫抉看,宫抉便急匆匆的与她碰面了,他神情微冷,颦着眉,似乎不知道怎么和皇姐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上了宫抉的马车,调头往皇宫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宫以沫有些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宫抉摸了摸她的发,用尽量轻的声音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驾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她大吃一惊!“明明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好好的!他还……他还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抱着手里的圣旨,最后默默的将它藏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若是皇帝死了,遗诏颁布,她就要殉葬!那么她手中这圣旨,便没有昭告天下的必要了……

    那一瞬间,除了心痛以外,她更是心慌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……她还没有和宫抉成婚!她不想死,能不能……嫁给他了再殉葬?

    显然是不可能的,因为皇帝驾崩是大丧,没有什么能越得过这件事……宫抉要守孝,要三年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慌乱之中,宫以沫又到了皇宫,此时昭阳殿已经熙熙攘攘的围了一大群人,太后,皇后,嫔妃,以及众皇子,大臣们……大概在赶来的路上!

    看到宫晟苍白发紫的脸的那一刻,宫以沫突然痛哭出声!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!明明她方才走的时候,皇帝还笑了,还说了许多话,为什么一会没见,他就已经死了呢?

    那眼睛和嘴,因为太瘦都合不拢,露出细缝来,苍白发紫的脸,真的好可怕……这不是父皇,不是!

    宫抉带着她在床边跪下,“父皇……儿臣不孝,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宫抉一来,所有人都得让开,而太子坐在皇帝床边,他眼中含泪,可见他心中的愧疚和自责正在疯狂的折磨他!

    若不是他,若不是他,父皇很有可能会再活二十年!即便是死,也不该是这样残忍的死法!这一切都是他的错!

    而这时,大臣们纷纷赶来,一听到昭阳殿的哭声,他们也开始哭,整个昭阳殿被悲痛笼罩,哀声不绝。

    这时,两朝元老,一品内阁大臣上前,宣读了皇帝早就交给他的遗旨,他死后,由宫澈继位。

    宫澈恍若未觉,还是皇后哭着拉了他一把,他才跪下接旨,看后看着遗旨出神。

    这时,小太监将方才皇帝新写的诏书拿出来,也让大臣宣读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宫晟喷上去的血,那大臣诧异之下,拿在手里,突然有些触目心惊!

    但一看内容,他满脸悲痛瞬间被惊讶代替!

    他震惊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又看了宫抉一眼。

    宫以沫此时已经擦干了眼泪,知道要宣读那份殉葬的遗诏了,她心中微凉,这一刻到来,她紧紧的抓着宫抉的手,做最后的支撑。

    那老臣愣了半响,才念了这封不像圣旨的圣旨。

    “朕爱子宫抉,爱女宫以沫,将于明日喜结连理。朕深感时日无多,却不愿坏此良缘,故,特许婚事在前,丧事在后,黄泉路上,有喜乐相送,也不孤独。”

    那大臣念完,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宫抉要筹备婚事,要娶宫以沫的事人尽皆知!如此有伤风化的事,他们觉得皇帝也只是碍于宫抉强势,半推半就。

    没想到,生命的最后,他竟下旨应了这段不论婚事!而且还特许喜事在前!

    这殊荣,简直史无前例!若不确定是皇帝笔迹,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