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九十九章 异常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说没有她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……这句话让宫以沫心里突然一暖,感觉,她是如此被需要着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累赘,她也被人需要着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不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抱着他轻声说道,心里却沉痛的想,她只有死,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皇帝不会放过她的,他们想不出解决办法,她的存在就是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她此时反悔,也只是逼着皇帝用强罢了。

    为了江山安定,死之前,宫晟一定会带着她一起死,这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但是宫抉闻言却是大喜!

    皇姐是不会骗人的,她说不会走就是不会走。

    激动之下,他抱着宫以沫狠亲了好几口!

    他再次打起精神来,石心不行就不行吧,他将石心直接交给了宫以沫,她虽然不受圣石控制,但是听到声音还是会头疼,所以交给她也算留着防身,毕竟不知道除了雪色,是不是还有别的幕后推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宫抉一直在忙,宫以沫告诉他,经此一役,宫澈已经死心了,宫抉暗中观察,发现皇姐每次去陪父皇,宫澈都很安分,甚至回避了,这才作罢,但是他还是紧盯着宫澈,就怕他突然发疯!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宫抉眼中闪过一道杀机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等找到了救治皇姐办法,他就杀了宫澈这个碍眼的人!上一次的事,已经严重触及他的逆鳞,他不想再忍了!只是现在,皇帝快死了,杀了宫澈的话只会让他分身乏术,就让宫澈再多活几日好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日日去陪皇帝,陪着他说话,但是他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瘦下去了,那骨架更为明显,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宫晟无法摄入脂肪,但是每天却在消耗脂肪,他会活活虚弱而死,再多灵丹妙药都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这死亡过程,堪比凌迟了吧。

    这一天,宫以沫做了一个梦,那个梦太过沉重,以至于她到了朝阳殿的时候,心情还是压抑的。

    如今宫晟已经非常虚弱了,他还活着,只是因为不肯咽气罢了,他说过,他要熬到宫以沫成婚,而她大婚的日子就在明天,明天过后,宫晟一死,那张圣旨便会昭告天下,她要为皇帝殉葬。

    皇帝虽然大权基本都交出去了,可是他到底是皇帝,他的遗旨,自然会有人严格遵循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没有想过改变什么,尽管,她不想宫抉伤心,但是更加不想伤害他。

    宫抉爱她的方式是不顾一切,她爱宫抉的方式便是牺牲性命。

    宫晟见宫以沫来了,虚弱的眨了眨眼,宫以沫扶他起来半躺着,他的手脚开始水肿,而且一个粗一个细,她扶宫晟起来时按到了他水肿的那只手,半天都不会回弹…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具身体已经死了,只是吊着一口气罢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宫里很热闹,他远在封地的孩子们都回来了,也在他床前落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等他咽气的日子,回来也是为了守孝,和面见新君。

    这种活活等死的感受,宫以沫没有体会过,但是想想都知道不好过,谁愿意死,而且还是这样的地位,这样的性格,等死对他来说,真是太过窝囊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禁回想当初,她第一次见他的模样,龙精虎猛,一身龙袍加身,被嫔妃大臣簇拥着来到冷宫,那穿着精致龙靴的脚踏入阴暗湿霉的冷宫,显得那样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他是贵气逼人的,也是高高在上的,即便是夜里,即便周围只有宫灯,他的身影依旧像发着光一般,凛然不可侵犯!

    他是开拓疆土的马上皇帝,也是后宫上万的荒唐国君,是朝堂上雷厉风行的统帅,也是三十几个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短短几年的时间,他摧枯拉朽般颓败了,宫以沫明明记得印象中的他永远是一头乌亮的黑发,而不知何时,他早已两鬓斑白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呢?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,她突然觉得她不是个好女儿,她为了抱负和理想,辗转在四国之间,真正陪伴他的日子却所剩无几,如果重来,她……会多陪他一点的,她一直都想要一个宫晟这样的父亲,可到底还是没有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她想带他骑马,带他出游,说好了下江南,龙船都做好了,这一次,她没有炸了那艘船,但是他也没办法下江南了。

    有的机会稍纵即逝。有的人,走着走着,就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宫以沫忍下酸涩,刚想说话,便觉得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宫晟睁着眼静静的看着她,她连忙松开眉头,勉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不是狂化的前兆。”

    她心想,或许是前几日实验石心留下的后遗症,她近日常常头疼,那种疼,就好像有人在用石头在她脑子里敲打一般。

    宫晟不放心,正好太医还没退下,他看了太医一眼,太医连忙上前,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事关重大,微臣给您把个脉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奈,但还是将手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上一次蛊毒爆发,皇帝用了两万人才堪堪镇压住她的事根本瞒不住,宫里这些人,看到她更好像惊弓之鸟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她任由对方把脉,让他们安心。

    老太医皱眉,细细的把脉之后,看了皇帝一眼,低声说道,“公主,你身体有异,臣能感觉到有一股气劲在您体内流窜,莫非……那就是蛊毒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头,“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,不可能这么快就再次爆发,再说,她已经决定殉葬,只要过了明日,大婚之后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了解她的身体,太医却了解。

    皇帝突然道,“沫儿……水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去给他倒水,她一离开,太医就愁眉不展的对皇帝说了几句话,显然宫以沫的身体,比他之前说的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皇帝听了,倒没什么反应,只是挥手让他退下了。

    这时宫以沫走了进来,小心的服侍皇帝喝水。

    此时的宫晟已经很虚弱了,他喝水的动作都很费力,不大的杯子,他喝了好几次还喝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