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九十三章 不悔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将圣旨递给宫晟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不悔么?”

    宫晟觉得他真的看不透这个女儿了,他以为她应该会抗争,就好像之前那么多次,从来不曾被打倒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了解宫以沫,不知道杀掉无辜的人,对她来说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事!不知道变成一个弑杀的疯子,没有理智,又是一件多不能接受的事!

    侩子手这样的称呼,她已经腻了,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“不悔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闭上眼,又道。

    “不悔就好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跪下。

    “儿臣,只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,想嫁给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她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来,看上去颇为甜蜜。

    “哪怕只做他一天的妻子,我也如愿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宫晟没有犹豫,“朕允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正这个时候,门猛地被打开了!宫抉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,见宫以沫无恙,他的心瞬间安定,宫以沫起身,回了他一个温柔的笑,宫晟却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朕乏了,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暗中将圣旨藏于被下。

    宫抉有些狐疑,他不知道皇帝和皇姐说了什么,只知道皇姐一进宫,他便觉得心慌,连忙跟着进宫了,此时想来,只怕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临行前宫抉不放心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儿臣想将大婚之日定在七日后,请父皇应允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试探,之前宫以沫还昏迷的时候,他进宫过,皇帝说他命不久矣,还说若有不测,他必须担起职责,而且绝口不提成亲的事。

    谁知此时皇帝像松了口气般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会努力活到那个时候的。”

    宫抉感觉更加不安了!

    宫以沫却笑着拉着他往外走,“父皇累了,我们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抉点点头,心中狐疑着和宫以沫离开了,他太了解皇姐了,她一定背着他做了什么!

    宫以沫问他。

    “宫澈现在如何?”她知道宫抉肯定知道宫澈的状况。

    说起那个人,宫抉眼中闪过一道杀意!

    可是他不能杀他!此间,皇帝大限将至,若是宫澈也死了的话,那么他一定会被众人推上皇帝之位!届时,就算他再不情愿,最好的解决方法也是将宫以沫锁起来!永不见天日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!即便他恨宫澈,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!他也只能盼着他活着,这样他才有喘息的空间,才能带着皇姐去找解毒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我派了名医去,他死不了!”

    听到宫抉这么说,而且脸板的死死的,宫以沫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怪他,他也受到了惩罚,而且经此一役,他也该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能不放手么?一时冲动造成了如此后果,再不放手,除非他是真的想拉着宫以沫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被宫以沫吻了一下,宫抉心里舒服多了,宫澈放手最好!只是这个代价,未免也太严重了……

    “饿不饿?我们回家吃点心?”

    宫抉声音温柔下来,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都要饿死了,我感觉我能吃下一头牛!”

    她夸张的伸手比了一个好大的圆。

    宫抉失笑,“你要吃掉一个牧场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第一次在宫内挽着他的手,“那……我还要吃牛乳甜糕。”

    宫抉在她的撒娇下,那种憋闷隐忍,被逼迫挤压的感觉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有很多牛乳甜糕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阵惊喜!但突然,她想到什么,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,我们结婚的那一天,你把我锁起来吧?”

    宫抉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……就带个手链和脚铐就可以了,盖在裙子底下,谁也看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觉得心疼。他紧紧抱着宫以沫,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在他怀里摇头,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你为了我处处隐忍,尊重我所有决定,我真的感觉很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若不是她,以上一世宫抉的狠辣性格,这一世,他不会每一次都被逼到这个地步,他手中有火药,有成熟的火军营,有钱有人,可是他依旧容忍,忍宫晟,忍宫澈,忍天下所有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抱着他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一直以来,我都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,以后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有些不安,“说什么话,你怎么会是麻烦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闭着眼睛笑了。

    不是麻烦就不是麻烦吧,总之,他对她好,她也会对他好,他能为她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,她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宫里终于传来一个好消息,宫澈醒了!

    可就如宫以沫所猜测的那样,宫澈醒后,得知皇帝命不久矣,痛不欲生,自责和懊恼淹没了他!他将所有人都赶出去,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所以皇后别无非法,忍着所有复杂的情绪求到了宫以沫面前,让宫以沫去见见他。

    宫抉这几日都在试验圣石对雪无息的影响,所以宫以沫和他说了一声,便进宫去了。

    宫抉心知经过这一次,宫澈也没能力做什么了,再加上皇姐对宫澈已有了防备,不会再让他有得手的机会,便放皇姐去了。

    越过层层宫殿,宫以沫见到了宫澈,他还是没有办法拒绝她的求见。

    只是她进来的时候,他一个人锁在角落,似乎陷在自己的世界里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步步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天子哥哥。”

    阴影中,宫澈突然一动,他抬头看到宫以沫,身子却下意识的缩了缩,他不想伤害她的,他不想的!

    宫以沫浅浅一笑,蹲下来,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好了,而且,我的事与你无关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宫澈没有说话,就当宫以沫以为他不会说话,准备离开时,宫澈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脸深深的埋在膝盖两肘之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很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非常沙哑,在这个阴暗的角落里,有种无尽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我不仅没有得到你,还害了父皇……江山美人,我一个都没有兼顾,我……真的很失败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