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八十四 发作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的手碰到宫以沫的时候,仿佛被烫到一般猛地收回!

    宫以沫浑身烧灼,脖子上更是经脉暴起!

    她一直在忍,忍得身体都在颤抖!可是再次抬头时,看着宫澈的眼神彻底变得凶狠无比!

    宫澈下意识的想退!但下一秒,他就被宫以沫一手提了起来!那凶悍的力道,恨不得撕碎他一般!

    宫以沫本就武艺高强,如今又是全胜状态狂化,杀伤力之强,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能制得住她!

    扑通!扑通!

    宫以沫感觉耳内都是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沫……沫儿!”

    宫澈脖子被掐住,面颊飞快充血!

    而这一变故,让守在门前的禁军大惊失色!他们连忙冲进来,将宫以沫团团围住!

    “放下太子!”

    人一多,宫以沫残存的理智变得更加脆弱起来!她双眼一扫紧张的众人,最后视线落在了忍不住挣扎的宫澈身上!其实只要轻轻一扭,她就能要了宫澈的命!但是她一直忍着!

    可是她在忍,宫澈的亲卫军却不知道,他们冲进来之后犹豫了一瞬,但见宫以沫明显不正常,更听不懂人话一般,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朝宫以沫冲杀过来,要她放了太子!

    “公主!快放开太子!”

    急急赶来的木月急的不行,事实上,从他知道宫澈的打算开始,他就不认同,可是宫澈心意已决,他劝不住,但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?公主要杀太子?

    宫以沫被这些人吵得不行,手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!

    宫澈瞬间觉得呼吸全无!他脸上爆满青筋!挣扎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!很可能下一秒就要被掐死!

    而这时,禁军的剑戟也到了,直接朝宫以沫的身体刺来,宫以沫一只手掐着宫澈,另一只手应对!而她每一次出手,手都会直接插入一个人的胸腹,让对方瞬间惨死!这种骇人的杀戮,让整个东宫瞬间变成修罗场!

    宫以沫也不知道她在犹豫什么,又好几次,她觉得手里的人碍事,都想直接扭断他的脖子!但是又忍住了,可是再这样下去宫澈还是会死,木月没有办法,一狠心,只好让手下的人用全力了!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禁军得令,加上同伴惨死!手下开始毫不留情!

    终于,有人一剑刺伤了宫以沫的背!宫以沫怒吼一声,猛地回头掐住那个人的脖子,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将宫澈丢开了,可他也因此撞在了石柱上,然后狠狠吐了一口血,昏迷过去!

    木月大惊失色,他连忙冲到宫澈身边去探他的鼻息,发现他鼻息微弱,再不医治,只怕命不久矣!

    所以木月当机立断,带着宫澈先走。

    而那边,宫以沫一手杀一人,不一会儿,她手中已经沾满了鲜血……

    粘稠的血液滴滴答答,地上倒了十几人,各个一招毙命!

    剩下的人都感觉到害怕起来,他们都知道公主会武功,但没想到如此厉害!她该不是走火入魔了吧?所以认不得人,听不懂话,下手如此狠辣!毫不迟疑,就好像恶鬼一般!

    血腥味极大的刺激到了宫以沫,她猩红的双眼四顾,围攻她的禁军便产生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!

    之前没受伤,宫以沫才有几分理智,如今受伤之后,又一连杀了那么多人,血腥味弥漫,让她的理智彻底消失!一场杀戮开始,惨叫连连,让这个本该普天同庆的日子,染上一层血色阴霾!

    宫澈受伤的消息立刻惊动了宫里所有人!尤其是皇后,几乎衣衫不整的跑到了昭阳殿。

    太医诊断宫澈是受了很重的内伤,而在东宫,宫以沫大杀四方的事也同时传来,让宫晟瞬间懵了,才过去一两个时辰而已,怎么发生了这样的变故?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们说沫儿疯了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此时木月也没办法再隐瞒了,他连忙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,皇帝听了,险些怒极攻心!

    “你们说,澈儿给沫儿下药?沫儿醒来之后就疯了,还差一点杀了澈儿?!”

    宫晟问这话的时候,脸色铁青!他面颊踌躇,显然隐忍到了极致!

    所以是宫澈给宫以沫吃的药出了问题?!

    木月顶着皇帝杀人般的视线,艰难的点了点头,这件事不是他能控制的,唯有实话实说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!”

    宫晟突然一声怒吼!然后脸色阴沉的对一边常喜说道,“还不快去制止她!”

    常喜得令,连忙去了,而宫晟扶着桌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脸色发白发青,显然被刺激不小!

    这一幕吓坏了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!您……您没事吧?”皇后惨白着脸,颤声问道,却换来宫晟怒目而视!

    “朕就是死!也是被这个逆子给气死的!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神情非常狰狞!可是看到宫澈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,他心里又只剩下了愧疚和无力!

    孽缘,这一切都是孽缘!

    他知道宫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,也是因为他决定将沫儿嫁给宫抉的事刺激了他!

    可他是太子,宫抉只是个王爷,这明明是最好的结果,为什么宫澈就是不认命?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要怎么做?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做好这个父亲?做好这个皇帝?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皇帝眼前发黑,险些晕倒!

    太医连忙跪下哀求,“陛下,保重龙体啊!您现在正是调息之时,若是病情反扑,很有可能余毒再次反噬啊!”

    宫晟双手撑着桌子,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……备轿!朕要去看看,沫儿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不能去啊陛下!”木月跪在地上哀求,“公主已经疯了,六亲不认,您去有危险啊!”

    但是盛怒之下的皇帝怎么会听他的?他一脚踢开木月,伸手直接揪起身边一个宫人的衣领,声嘶力竭的吼道!

    “朕说备轿!你聋了么?!!”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!陛下饶命!奴才这就去,这就去!”

    “滚!!”

    这边动作飞快,但是当常喜赶到东宫的时候,眼前的场景,让他感到头皮发麻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