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八十二章 陪我一次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想想也是,宫晟的身体她是知道的,他早年征战沙场,后来安定了也没有停下锻炼,所以身体还是很强健的!

    加上宫晟的性格,一向坚毅果敢,做皇帝多年,那种强势早已深入骨髓,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余毒打倒,这样想着,她稍稍安心了一点,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宫抉这段时间入宫过几次,现在见皇帝终于服下解药了,他也跟着松了口气,不论如何,若是有皇帝为他和皇姐主持婚礼的话,皇姐一定会很高兴,所以他由衷的希望皇帝能好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他对皇帝的信心远比宫以沫来的强,强大如宫晟,小时候,在他心里更像是个巨人一般!

    等他这次熬过去,到时候双喜临门,更能为这场婚礼增添色彩!

    至于宫澈,他并没有考虑,反正事已至此,宫澈他不认也得认,因为皇姐,已经是他的女人了!

    而且,他终于得到了皇帝的首肯。

    那一日,宫抉去见过皇帝,也不知宫抉在皇帝面前许诺了什么,反正最后,皇帝终于认可了他和宫以沫的婚事,而且还说,若是他到时候身体复原,会亲自主持。

    其实,也只是为了防止宫澈捣乱吧。

    做父亲做到这个份上,也真是难捱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也只能做出他认为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这边皆大欢喜,宫澈那边却是水深火热!

    沫儿已经被宫抉占了身子了!他就算没有试过也知道,女人一旦被谁占了身子,会更加痴心不改!可是他怎么办!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这种不甘,愤怒,委屈,一开始还能忍,可是当他的人探听到,皇帝已经同意的了齐王娶公主的消息,甚至还愿意为他们主持成婚!

    那种怨恨!几乎要吞没了他!

    他才是太子!他难道不应该得到最好的一切么?!难道就因为宫抉给他找回来了雪灵芝,他就偏心了么?

    什么主持婚事,他分明就是怕他去搅毁这场婚事!

    所有人都防着他!仿佛他是拆散人姻缘的恶人!他身边所有人都不支持他!若是他们一开始就支持他!或者一开始就告诉他沫儿的身世!他何至于被动至此!何至于如此?!

    而现实就是,他处处受阻!那些人都阻止他和沫儿在一起,而宫抉,却没有一个人去左右他,凭什么?!

    陷入疯狂的他渐渐魔障了,发了通脾气之后,他安静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宫以沫在焦急中苦熬了三天,索性,她的付出都是值得的!三日之后,宫晟醒来了!

    太医连忙过去号脉,然后惊喜的说道,“余毒已经清理殆尽了!陛下康复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说完,他首先带人跪下,激动的高呼道,“陛下洪福齐天,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其他人连忙跟着朝拜,高呼,“陛下洪福齐天,龙泽延绵!”

    宫晟大悦,虽然他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,可是听到这样的消息,他精神一振!

    “很好,有赏,统统有赏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这时宫以沫回过神来了,她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撒娇!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!陛下,我是大功臣对不对?您要怎么赏我?”

    宫晟好笑的看着她,“沫儿如今地位之高,朕没什么可赏的,就赏你一个心心念念的如意郎君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听就秒懂,宫抉已经告诉他皇帝松口,愿意为他们主持婚事了,当下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她也是个脸皮厚的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……只有如意郎君还不够,沫儿还要嫁妆!很多很多嫁妆!”

    宫晟笑得合不拢嘴,“行!都依你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满意,然后才扶皇帝起来用膳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会举行大的宫宴,让所有人都参加,一是将皇帝康复的喜讯昭告天下,二是将宫以沫的婚事颁布世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不认同,她可是在太医那里知道了,宫晟刚醒,这个时候必须要静养,等身体稳定才行!但是宫晟却执意要举办宫宴,宫以沫拗不过他,只好应了。

    午膳的时候,便只有皇帝,皇后,她,还有太子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皇帝还好,没吃几口就累了,去休息了,皇后也说自己乏了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她看着宫以沫真是越看越膈应,她就好像是个烫手的山芋,根本无法处理,只能逃避。

    故而席面上,只剩下了宫以沫和宫澈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匆匆吃了几口,把碗一放,就准备离开,谁知宫澈突然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很凉,一碰到她,她就觉得浑身一寒,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她还想粉饰太平,毕竟这是昭阳殿,皇帝才去休息。

    宫澈却很冷静,他看着她,面冠如玉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笑来,那看似温柔的笑,却让宫以沫更加心惊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我想了想,觉得你说的……是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捏着宫以沫的手紧了紧,“所以我决定放手,只要你,答应我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但还是忍不住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起身,对她露出与他温柔的外貌截然不同的邪佞笑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,陪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只觉得被他捏住的手心一痛,人就失去了意识,软软的倒在了宫澈的怀里。

    宫澈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长发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沫儿,我这就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他已经疯了,已经完全不考虑后果了!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宫以沫躺在那张属于太子的大床上,眉心微颦,墨发铺散,有种别样的妖娆。

    宫澈半躺在她身边,等着她醒来。

    是的,他要在她清醒的情况下要了她的身子,让她知道占有她的人是谁!这样一来,他也是她的男人,为何不能和宫抉争一争?

    而在等待的过程中,他不由抱着她摸摸亲亲,那点红唇对他来说就好像解药!怎么都吃不够!

    而且他吻得很用力,有种仿佛世界末日要来的抵死纠缠!霸道的,似乎想将上面属于别人的味道统统抹去,她的沫儿,要是只是他一个人的多好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