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复国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京城,再一次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动荡很快就平息了,宫抉手下的人做事十分效率,几乎是天刚刚破晓,城里便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声音,皇帝因病禅位,立养子宫极为太子,宫抉依旧是摄政王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摄政王,手中不再只是半壁江山了,而是彻底的将整个大煜牢牢的抓在了手心里!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摄政王!

    宫以沫一死,宫抉花了半年时间便吞并了她打下来的一切,不得不说,宫抉不管生在什么时候,都是一个能力非凡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宫以沫此时在宫澈身边,跟着他沉默的走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宫抉那几句话点醒了他,他不再浑浑噩噩,甚至病痛也不药而愈。

    宫抉没有杀他,将他软禁在了东宫。

    因为在宫抉眼里,宫澈已经死了,哀大莫过于心死,所以他不用杀,宫澈自己就会自取灭亡,而他,最喜欢看人活着又痛不欲生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宫澈依旧很瘦,他走在亭台楼阁之间,那眉宇中的忧愁,好似天边一抹沉云,终年不见阳光,只有灰暗。

    东宫很大。

    也并不繁华,当初宫抉太子之位坐得风雨飘摇,所以连带着东宫也不受待见。

    但这里却有宫澈此生最美好的回忆,当初宫以沫嫁给他之后,在东宫住了三年,这三年,他一帆风顺,最后成了皇帝。

    三年的时间,因为她,这座死气沉沉的宫殿变得生机勃勃起来,那院子里的花草是她移栽来的,花架下的秋千是她要搭的,屋里的摆设并不珍贵,都是她淘来的手工艺品,不值钱,但各个都很精妙。

    墙上的画也是她画的可爱的简笔画,每一幅图都是他,皱眉的时候,发怒的时候,笑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她画的画很有趣,寥寥几笔,准确的抓住重点,又放大了面部情绪,所以别人一看就知道那画上圆圆胖胖的小人儿就是太子,而且可爱可笑,谁看到都会忍俊不禁,偏偏沫儿还不许他取下来。

    宫澈脸上带着笑容,一遍遍摩擦那有些泛黄的纸张,而在他身边,宫以沫跟着他的脚步来到这里……

    昔日的甜蜜,就好像那些画纸一样泛黄褪色,让她即便看到了,也再回忆不到当时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叫她,她下意识的看过去,却发现宫澈只是在对着墙上的画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臻臻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叹息,他发现他更喜欢这个名字,这里,处处都是他们之间美好的回忆,也处处都是折磨,他身处其中只有一种大梦不愿醒来的冲动!

    宫以沫不忍再看下去,就这样吧,虽然……活在痛苦之中,可是好歹锦衣玉食,宫抉也不会亏了他,就这样吧!

    想着,她毅然转身!

    她想去宫抉身边,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去,但是回去之前,她想待在宫抉身边,也好过待在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在路上,她却遇到了一个熟人,薛洋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跟上去,却发现他暗中去了一个酒楼,直接到了酒楼后面的暗房!

    这个人莫非还有什么阴谋不成?成王败寇,宫抉并没有杀了宫澈昔日的旧部,只是收回了他们的权利和财富,但是这个薛洋显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的观察,她发现薛洋早就暗中和摄政王有合作,他一边蛊惑宫澈,离间宫澈和她的夫妻情分,作为宫澈看重的人,明明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却还要主动勾结摄政王,只能说他所图不小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并不担心,有宫抉在,他翻不出什么花样!

    “怎么样?成功了么?”

    暗房中,薛洋低声问一个女子,那女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请放心,奴婢看着宫抉吃下去了!这么多年来药效已经累计,只差毒发了!绝对不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薛洋有些激动!十年部署,十年伏蛰!他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!

    薛洋竟然被称作王?

    宫以沫心微微一跳,却听另一个蒙面人喜不自胜的说道,“只要将宫抉除掉!操控宫极轻而易举!到时候我们雪国就能复国!当然,这一切都离不开王的英明和高瞻远瞩!”

    雪族!

    宫以沫心惊,没想到这一世也有雪族的身影!

    她大脑嗡嗡作乱,他们给宫抉吃了什么?宫抉有危险?!

    薛洋点点头,他脸上的笑就好像刻上去一般,眼神却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“一旦宫抉发狂,他那些厉害的旧部上前阻止,一定会被他屠杀殆尽!到时候,趁他们两败俱伤,就是我们崛起之时!”

    “王英明!这天下,很快就是我们雪国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急如焚,转身就想去找宫抉!她不能让这好好的世界,被雪国的人搅乱!

    但是她还没有转身,门外就传来一个低哑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看看,这一群跳梁小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惊,比她更加惊讶的是在场那些蒙面人!怎么回事?宫抉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来!

    门被外力撞开了,宫抉一身黑色蟒袍站在门前,头上束着银冠,手中拿着一壶酒,就这样站在门前,颇有几分冷清风流……

    薛洋惊呆了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宫抉不应该在新帝登基仪式上吗?怎么会在这?!

    宫抉没有理会他,反而去看那个瑟瑟发抖,一直想往薛洋身后躲避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一颗棋子,埋伏十年!”

    “宫抉!你没有中毒?!”

    薛洋额头上留下冷汗,脚下不明显的往后退了几步,宫抉当做没有发觉,倚在门口眯着眼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他仰头倒酒的姿态美得让人心悸!因为酒精,让他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些血色,人也没有那么冷冰冰的了,那墨玉眼流转间,仿佛魅惑世人的妖精,不论男女都错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……是这个?”

    他指尖出现一颗药丸,神情冷漠中带着一丝迷离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那些药粉……她一个月,甚至几个月才敢下一次药,所以银针都查不出来,那些药粉跟这颗毒药是一样的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