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八章 明珠与鱼目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颇有兴致的逗她。

    “我有用!我有用!”苏妙兰双眼一亮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可她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说她父亲是国丈,是镇国侯?比权势,普天之下,谁比得过摄政王?

    说她能做宫抉的暗桩?可人家显然连皇帝都要罢免了!她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苏妙兰绞尽脑汁,最后心一横!怯怯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是不是因为我一直向着宫澈,所以吃醋了?你想要我,我给你好不好,今晚就给你!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直觉得宫抉对她有情,所以她一直对宫抉说,如何如何深爱宫澈云云,心里却想着,对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尤其是宫抉这样的男人!

    她既想做皇后,又想吊着宫抉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的情况,为了求生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长得如此国色,宫抉……一定是生气了!现在听到她回心转意,他一定会原谅她吧?

    苏妙兰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!搞不好宫抉造反,就是为了光明正大的得到她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想越兴奋,整个人往宫抉身上靠,“我其实是心悦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她注定靠不到宫抉,因为宫抉用两根手指,抵住了她的眉心,拒绝她贴近!眼底,是再也不掩饰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想给本王?可以,现在宽衣解带给本王看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愣,觉得宫抉是因为一直苦求不得,所以故意羞辱她!一定是这样!她已经魔怔了,实在接受不了宫抉可能不爱她的事实!

    见苏妙兰脸色青白,面露挣扎,最后竟然真的开始宽衣解带!在场的人都疯了!他们从没想到贵族教养出身的大家闺秀,竟然为了活命,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勾搭别人不说,还勾搭得如此放荡不堪!

    火红的凤袍一层层落下,苏妙兰怯怯的站在那,脸红滴血!

    她看着宫抉,期盼宫抉会来制止她,告诉她,他不生气了,她依旧是他最爱的女人!

    可是没有,宫抉只是淡而嘲讽的瞥着她,看着她脱掉凤袍露出白色的中衣,才对宫澈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,这就是你宁可舍弃宫以沫也要留下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得意,没有人猜得到宫抉的心思,不知道他这么做,到底是想羞辱宫澈,还是在为宫以沫抱不平……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,他只是看着苏妙兰,突然想到了宫以沫当初一身红衣,宛若朝阳的模样,然后无端觉得苏妙兰穿红太丑,简直玷污了这种颜色!所以想让她脱下来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宫澈闻言,淡淡抬眼看了苏妙兰一眼,神情不喜不悲。

    仅一眼,苏妙兰便停了下来,脸色煞白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地上鲜艳的凤袍就好像在嘲讽她有多蠢!多自负!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了,宫抉根本不爱她,宫抉只是在耍她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,望着宫抉的脸,“你……你明明对我那么好!明明只对我那么好!……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为了利用我?我不信!!”

    她目眦欲裂,大声质问!周围人或嘲讽或厌恶的眼神让她快要发疯了!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你……你应该喜欢我啊!宫抉!”苏妙兰再一次跪在他面前,这一次,她哭的毫无形象!十分慌张的揪着他的衣摆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曾经还有那么多过往!我时常去看你,为你洗手作羹汤,难道你忘了么?!”

    宫抉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他看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喜欢你?本王会将喜欢的人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?”

    真是可笑,以为他是情圣不成?他真爱谁,宁可死!也不可能将她让给别人!

    “还有!”

    他冷脸扯走了衣摆!那厌恶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宛如凌迟!

    “本王最讨厌甜食!你每一次端着那恶心的东西让本王吃,本王就会更厌恶你一分!本王是对你不同,本王特别——厌恶你!!”

    他一脚将苏妙兰踹翻!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选,那就挨个死法都试一遍吧!”

    反正他手里有的是灵药,保证她尝试完之前不会死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苏妙兰惨叫着,想要再去抓宫抉的衣服,却被人拖开了!她的凤冠在挣扎时狠狠砸在地上!她本该是今晚的主角!是整个大煜最尊贵的女人!这不是她的结局!

    苏妙兰的嘴被堵住了,宫抉这才觉得郁气稍平,属下递来湿帕,他仔细的擦着自己的手,仿佛苏妙兰身上有瘟疫一般。

    见宫澈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宫抉忍不住讥讽,“你的女人真让人恶心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笑了,对啊,老天将明珠赐予,他却用明珠换了鱼目!

    此时他心如死灰,已经别无所求了,“宫抉……成王败寇,朕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来,身上都是弥弥死气……

    “只求朕死后……你能将朕,与沫儿合葬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请求了,今生错过了,他便期盼着来世,他发誓,他来世一定不会这样对她!他一定不会再辜负她了……

    宫抉诡异一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本王一定会让你的皇后,跟你合葬的!”宫抉见宫澈一副心安的样子,恶劣的说道,“哎呀,苏妙兰也是你的皇后啊!”

    宫澈一愣,随之惊慌!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可是他伸手晚了,宫抉已经起身而去,连衣角都没有被他抓到。

    禁军瞬间包围了这里,开始肃清了。

    顺者昌逆者亡,宫抉站在昭阳殿门口,听着身后的吵闹声,看着天上的明月,冷漠的想。

    宫澈想得真好,他真以为,老天会将宝贝,一次次赐给同一个人么?

    宫抉承认他嫉妒宫澈!为什么他会那么好命?有宫以沫这样一个傻女人无限付出?

    若是小时候,他也能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对他,他想……他宁可辜负天下,也不会辜负她……

    随即,宫抉冷笑,他觉得自己魔怔了,竟然产生了如此可笑的念头!

    这个世界阴暗残忍,扭曲丑恶!想要活着,最好就是将所有人的人命牢牢抓在手里!

    冷宫那些年不堪回首又如何,他早就血洗了冷宫!一个活口都没留!

    所以他不需要那些假惺惺的同情,更不需要温暖!

    他只要别人怕他!要所有人——都畏惧他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