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四章 肉搏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宫抉!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从龙座上冲下来了!他揪着宫抉的衣领,狠狠的!紧紧的!那双眼睛仿佛能吃人!

    “你把沫儿藏到哪里去了?你把她还给我!还给我!”

    宫抉垂眸冷睥着他,眼中是**裸的杀意!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不少人大惊失色的跪下,而一些老臣,则上前来劝阻!可宫澈一双消瘦的手却紧紧揪着宫抉的衣领,根本拉不开!那愤怒和疯狂,似乎要将宫抉撕碎一般!

    “还给你?”

    宫抉冷嗤一声,被揪着衣领,他也不挣,反而有些无所谓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去找阎王要吧!”

    他一说话,宫澈便直接朝宫抉一拳挥来!被宫抉一只手攥住了!

    宫澈随即又一拳挥来,狠狠的袭向宫抉的面门!带着深深的恨意!毫无形象的发泄他心中所有的悔和痛!

    都是这个人,若是没有他!臻臻还会在他身边,还是他的,还活着!

    两个同样尊贵的人打了起来,众人不明所以,却又不知道拉着谁!而且他们看到一向冷清的摄政王竟然在殿上大动干戈,心里都有些不妙的感觉!

    “都给朕滚开!”

    不少人怕宫抉伤到宫澈,最后还是去拽宫澈,可是宫澈此时双眼通红!就好像困兽一般做着最后的挣扎!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看到臻臻了!他好不容易忘掉这一切!忘掉他做过的那些事!可这美梦,却又被宫抉三言两语活生生打碎!他要杀了这个人!要杀了他!

    可是他还没碰到宫抉就被那些老臣拉住了!那些老臣子都嗅到了今晚的不同凡响,心中发颤,所以期盼着宫澈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也有人硬着头皮低声在宫抉面前劝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不用急于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知道宫抉今晚的部署的,所以觉得宫抉完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和宫澈胡闹,平白失了风度!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宫抉比宫澈要直接得多!他双眼冷冷一扫,没有一个人敢再靠近他,敢再多说一个字!

    整个大殿的人瞬间如履薄冰,这是怎么了,这两个最尊贵的人怎么就闹起来了,而且还是这样的方式?这大煜的天,莫非又要变了?

    苏妙兰原本被宫澈推开已经很惊悚了,要知道,这半年来,宫澈虽然不亲近她,可是没有这么凶过,而且宫抉身上也是杀意凌凌!让她原本想再上前,也迟疑了。

    这时宫澈已经甩开了那些老臣的手,再一次朝宫抉袭来!

    宫澈是学过一些功夫,但他怎么可能是宫抉的对手?只是宫抉不知是有意放水,还是纯粹想用**击败对方!他根本没用内力,而是与宫澈肉搏,一次一次用拳头将宫澈打倒在地!毫不手软!

    “宫抉!朕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宫抉嗤笑,指尖一撩自己毫无皱褶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先去死吧!”

    事情显然越发严重了,苏妙兰心中不安,站在一边不知所措!

    她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要打起来,宫抉那样冷清的人,这么会做这样的事?那一拳一拳,就好像发泄什么一般!

    还有宫澈,他不是最注重体统,怎么会在这样的日子和宫抉动手?今天不是她的大日子么?为什么她这么害怕,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挣脱了控制……

    围观的人也各个胆战心惊,想去拉人,但是这两个人明显动怒,他们再上前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宫澈挨了一拳,让身边的宫人都跟着害怕,怕宫澈久病之体会直接被宫抉打死!却见宫澈又喘息着冲了过去,却依旧连宫抉衣角都挨不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了她!”宫澈接连攻击,猩红着眼,仿佛不要命一般!“为什么!要杀了她!”

    还是用那样残忍的方式!!

    他压抑太久了,自半年前发现沫儿的尸体,他就想将宫抉凌迟处死!但他不能!所以他压抑了太久了!

    午夜梦回,沫儿都不肯入他的梦!肯定是埋怨他没有给她报仇!

    宫抉懒得说这一切是苏妙兰的意思了,他冷笑着说出真正所想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才是本王的对手!你?不配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冷眼旁边的宫以沫突然感觉心一跳,看了宫抉一眼。

    宫抉一把握住宫澈的拳头,毫不留情的将他再次摔在了金砖地面上!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……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!你以为,你凭什么能与本王平起平坐那么多年?”

    宫抉一步步走向他,墨发无风自动,眼角都是彻骨的森寒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为你凭什么能坐上皇帝之位?仁爱谦和?博学多才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宫抉大笑,他的声音低沉刺耳,让在场的人都有种深深的不寒而栗的感觉,他们突然惊觉,摄政王这要逼宫了!

    这个念头让他们害怕,但这一天会来,他们心中却早有预感,从先皇后死的时候就知道了,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……

    宫抉站在了跌坐在地的宫澈面前。

    就好像在看一只跳梁小丑,“没有宫以沫,你什么都不是,一直以来,本王只把她当做对手,她是本王唯一的对手!只可惜,被你这庸人消磨得心灰意冷,斗志全无,不然和她酣畅淋漓的斗一场,该是多么有趣的事情?”

    宫澈根本没有听到宫抉贬低自己的话,他满脑子都是宫以沫已经死了!

    即便她已经死了半年了,即便还是他亲手收敛了她的尸骨……时至今日,他好似才被人当头棒喝,狠狠打醒!

    死了啊……

    原来真的死了……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的灵魂似乎也死了,留下的,只有空壳。

    听到宫抉这样夸另一个女人,听到他们是为了一个死了许久的女人争斗,苏妙兰终于觉得恐惧了!

    她没忘记她能有今天的地位,都是因为宫澈和宫抉的青睐!

    所以她再害怕也没有办法继续退缩,终于鼓起勇气扑倒宫澈面前,拦住了宫抉!

    “王爷!您在做什么?您醉酒了么?陛下还有病在身,您怎么能对陛下出手?”

    苏妙兰虽然喝了酒,但是今晚这接二连三的变故还是让她没办法再自欺欺人,那就是宫抉,似乎要对宫澈出手了!

    她怎么办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