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章 刺激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那个人长得其貌不扬,宫以沫记得,他是宫澈身边的谋臣,名叫薛洋,深得这一世宫澈重用。

    “王爷!陛下还在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他拦在宫抉面前,是这一路来,唯一一个敢拦住宫抉的人。

    宫抉微微眯眼,看到他,冷笑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薛洋似乎没听到一般,他嘴角带着仿佛刻上去的笑容,谦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难道连几日都等不得了么?”

    他这意思,好像宫澈只有几日寿命了一样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心惊,这个人,他似乎也不是那么忠于宫澈啊,竟然在皇帝病重时还能笑着,说出这样的话来……

    她在一边看着,突然觉得上一世,她战场归来之后,因为心中有创,不曾关注这些,如今看来,好像处处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宫抉幽幽盯着他,此时,他大摄政王的身份与气势,能让所有人颤抖,薛洋也不例外,在宫抉的视线中终于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还请王爷,不要再刺激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低下头,地上说道。

    宫抉懒得再看他一眼,直接推门进去,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,让宫以沫皱眉,而宫抉就好像没闻到一般,径直走向了里间。

    华贵的龙床上,宫澈原本闭目养神,听到有人来了,他毫不意外,睁开眼看着宫抉时,眼中竟是弥弥死气!

    宫以沫终于见到这一世的宫澈了,她有些心慌的捂住嘴,不过半年时间,他为何如此憔悴?

    宫以沫惊疑不定的看了宫抉一眼,莫非宫抉真的要做皇帝,所以暗中给宫澈下毒了?

    不怪宫以沫会这样想,宫澈此时真的太吓人了,三十几岁,原本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月,但是他呢?

    一头墨发几乎白了一半,原本温柔俊秀的脸苍白萎靡着,双眼暗淡,形容消瘦,看不到半点生机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明白之前薛洋为什么这么说了,宫澈的心已经死了,如今活着的,不过是行尸走肉,如果他再这样下去,或许还真的命不久矣,再多的良医妙药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你来……看朕死了没有么?”

    看到宫抉,宫澈还是有几分说话的**的,只是那**,却是来自恨!

    宫抉在一边的红木椅上坐下,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,只要过了今晚,这些碍事的人统统都会消失,所以他难得耐心好了一点,大发善心来看看宫澈,至少看着他快要死的样子,比看着苏妙兰那张令人作呕的脸要舒服。

    宫抉不说话,宫澈已经习惯了,因为宫抉说话喉部会痛如刀割,曾经他还暗自得意过,他的隐疾都能好,而宫抉的喉咙,是一辈子都不能好了。

    宫澈想到这,突然想起当初,他隐疾好时,那个陪在他身边,和他一起又蹦又跳的女子,喉咙猛地一腥,他双眼充血,慢慢的将一口血,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宫抉,看到朕这样子,你很得意吧?”

    宫澈轻笑,视线中,是毫不掩饰的恨意!

    “可是就算朕好不了了,朕还有孩子,那孩子是沫儿领养,亲自带在身边教养的,那些随着沫儿出生入死的人都会支持他,死忠他!”

    他眉宇间有些得意,“再加上……朕手下的势力也会尽心辅佐他……你,一辈子都只能是摄政王!”

    说到那个孩子,宫以沫还记得,如今只怕也有十三岁了,是她在战场上捡来了的遗孤……

    她养了很多个战场遗孤,最大的,就是宫极,可惜她日日奔波,对那孩子教养得不多,可听宫澈的话,竟然想将那孩子立为太子?

    就是为了让她的旧部与宫抉对立起来,让宫抉坐一辈子的摄政王?

    宫抉冷笑,“是么?”他微微挑眉,那张极其冷峻的脸俊美非凡,语气嘲讽,却不曾往下说。

    宫澈听出他话里的嘲讽,也冷笑着,他已经决定了,今晚宫宴时,他就会当众册封宫极为太子!那个时候,宫抉脸上的表情肯定很好看。

    “说来奇怪。”

    宫抉沙哑刺耳的声音低低响起,他上下打量的了宫澈一眼,“……本王不曾对你下手,可你这模样,却是恨我入骨,何解?我们好歹合作过。”

    宫抉指的是,他们曾经还是同盟,一起对抗过外敌,后来,还一起架空过宫以沫的权利,

    并且一正一暗,把持政权,虽有纷争,但是也不至于痛恨才是。

    宫澈放在龙腾被上的手一点点收紧!

    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杀意!仿佛要将宫抉就地绞杀的杀意!

    他的沉默,让宫抉笑了,那张精致妖异的俊脸展颜,端的是勾魂摄魄。

    此时他坐在椅子上,单手支着下巴,孤高而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因为,本王虐杀了宫以沫?”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怒了!那凛冽的王者之威乍现!虽然现在他卧病在床,可是到底做了多年皇帝,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。

    宫抉眯了眯眼,仿佛更加开怀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恼羞成怒?”

    他声音如磨砂一般,而且说一个字便痛一次,但是他就是喜欢看宫澈愤怒的样子,就是喜欢激怒他,那会让他浑身舒畅!

    宫澈闭了闭眼,双手紧握成拳!

    宫以沫那残缺的尸体再一次在他脑海中浮现!他一颗心仿佛被狠狠揪住!不能呼吸!

    他没想让她死的,他只是想将她打入冷宫,让她冷静冷静,想通了,回来乖乖做他的贵妃!只要她不眷恋权柄,只要她不迫害他人,他……还是会宠她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再相见时,只是她的尸体!

    残缺不全,千疮百孔的尸体!

    宫澈闭着眼睛都知道她曾经遭受了怎样惨无人道的折磨!而普天之下,能做到这一步的,只有宫抉!只有他!下手会如此阴狠毒辣,如此残忍不留余地!只有他!

    宫澈眼中的恨意如有实质,这半年来,宫抉野心越来越大,他时时部署,就是为了不让宫抉得逞!

    只可惜宫抉势大,已经不可铲除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全他手中的半壁江山,不让它落入宫抉手中!

    他手中的,是沫儿的心血……他要保住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