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五十九章 糊涂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册封大典还在继续,宫以沫看着苏妙兰登高加冕,哪怕只有她一个人的封后大典,她依旧笑得得意飞扬!

    底下万人齐齐朝贺,声势浩大,却莫名给人沉闷之感,苏妙兰不在意,反正从今日起,她就是整个大煜!不,整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!

    什么宫以沫,她铁骑踏遍四国又如何?她平定江山又如何?还不是为她今日的辉煌做嫁衣?在她授意下,史书记载的宫以沫只会是一个野心勃勃,最后凄惨而死的女人!

    而她!苏妙兰!将是这大煜王朝第一个,也是最出众的贤后!

    世间最优秀的两个男人都喜欢她!

    苏妙兰的视线不由落在宫抉身上,那个丰神俊秀的男子哪怕只是坐在那,都能汇聚所有光芒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得意?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皇帝可以为了她抛弃宫以沫,尊贵非凡的摄政王可以为了她杀了宫以沫!

    只要有她在,那些加冕在宫以沫身上的荣光将不复存在,再过几年,世人提起宫以沫便只剩下唾骂!她是天上的云,宫以沫就是地上的泥!永远被世人践踏!

    苏妙兰的视线让宫抉反感,他突然站起身来,而他一起身,原本正在进行的朝拜突然中断了,宫抉什么都没说,直接甩袖离开!

    留下一干人等不明所以……怎么回事?摄政王不是……仰慕皇后么?为什么在这样的日子突然离席?

    苏妙兰的笑一下僵在了脸上,但是她很快就想,宫抉或许是不想看着她成为别人的皇后,所以吃醋了。

    她莞尔一笑,扬声道,“王爷身体有恙,先行一步,册封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内阁大臣谦卑的称是,但是心里对苏妙兰非常看不上!

    当初这女人为了嫁给陛下,机关算尽,如今陛下还在病中,便对摄政王勾勾搭搭,也不知摄政王那样冷情的人为什么会对苏妙兰另眼相看?

    但是顾及着皇帝和摄政王的威慑,众人对苏妙兰不屑也只能忍在心里,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宫抉走了,也没心情留在这看苏妙兰封后,连忙跟着宫抉离开了。

    宫抉一离开,不少老臣也跟着退场,这一点,让苏妙兰气得面部扭曲!她将那几个冥顽不化的老古董都记在心里,准备下次说给宫抉听,让宫抉给他们好看!

    那几个老臣都是前朝遗老,此时实在看不得苏妙兰如此作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老臣叹息道,“也不知陛下怎么想的,前皇后多好的人啊……”他摇头,比起宫以沫大义,聪慧,果敢,这个苏妙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太傅摇着头道破先机。

    “谁还没有糊涂的时候?”

    他眯着一双老眼,看向主殿方向,轻轻一叹,“陛下听信谗言……认为前皇后野心勃勃……这人啊,一个人在你耳边说,你不信,但是说的人多了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几位老臣结伴离去,背影都有些萧索。

    宫抉步伐飞快,他身后那些人尽量跟上他的步伐,却见他脚下一停!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宫抉沉声说道,那沙哑刺耳的声音,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惊!仿佛被冰凉的寒刀从身上刮过一般!忙惶恐的跪下,不敢再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被吓了一跳,但是宫抉看不到她,她才不怕呢!

    她跟着宫抉走,却发现宫抉直接去了主殿,昭阳殿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怀念的看着这里,整个皇宫都扩建了,但是唯一没有变化的,就是昭阳殿了,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住在这里,所以……宫澈也住在这里!

    说不出是什么心情,对于马上要见到宫澈,她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原本,她以为自己的是恨的,但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恨的**……爱恨什么的,仿佛已经释怀了,褪色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她紧跟着宫抉的脚步,往昭阳殿去,心情就好像若干年后去探望一个曾经纠葛很深的老朋友……

    昭阳殿比以前更加华丽了!

    在经历了内乱,外战之后,这座大殿也开始陈旧褪色,但此时被装点一新,却没有给人锋芒毕露的感觉。

    它仿佛也像人一样在成长,恢弘霸气的外观下,更多不是华贵,而是沉淀下来的底蕴,厚重,沉着。

    它的外观新了旧,旧了新,就好像王朝的衰弱和兴起,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有种高深的沉默。

    宫以沫走在其中,心情也变得安宁起来,她甚至有些满足,满足脚下整齐的金砖,和墙上精美的龙腾。

    原来她前世并不只是创下了血债累累,还奠定了盛世开篇的基础啊!

    她相信,只要不再内乱,十年之后,大煜天下至尊的地位实至名归!而且火药的兴起,不仅彰显了大煜的武力,其背后更是推动了工业发展,或许一个世纪后,大煜会成为第一个成为工业强国!再也没有人敢窥视这条东方巨龙,因为它领先世界好几百年!

    并且会一直这样领先下去!

    所以那一刻,宫以沫心里终于好受了一些,前世战场回归后,她似乎心里受创,所以总是沉浸在杀戮之中,午夜梦回时,梦到的都是业债累累!

    所以上一世,她卸甲之后才会心灰意冷,如今,她心里的创伤在另一个世界修复了许多,再回来时,终于能客观的,正视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她在这个空间,短短三十年,代表的是一个黑暗而混乱的时代,她亲手结束了这个时代,并无形中,用战争发展了世界,再随着她的死,揭掉了那血迹斑斑的旧历,迎来了这个时代崭新的一页。

    或许老天是怜惜她心结难了,所以才让她似梦非梦间能魂归此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内心深处,那些被压制掩埋的戾气抚平了不少,不管是被背叛的痛,还是满目苍夷的噩梦,还是那些郁不得发的狂躁,百口莫辩的无奈和憎恨,都好像稍稍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剩下的,或许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她便能完全遗忘了吧……

    宫人见宫抉来了,一个个仓惶行礼,宫抉冷着脸,目不斜视,直接都到了皇帝寝宫,但是他却被一个人拦下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