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五十五章 沉睡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一场**持续了一整个下午和一整个夜晚!直到天破晓时,宫以沫才仿佛精疲力尽,软软的倒在了宫抉身上。

    宫抉并不满足,翻过身将这一场情事继续,最后发泄之后,他整个人神清气爽!

    毕竟进行了那么久,又吃了许多回,他也算吃饱了,只是可怜他的宝贝,只怕累坏了……

    他也不想让她那么累,奈何不力竭她是不会冷静的,所以心痛又快乐的承受着,好几次因为想反客为主身上都遭到了皮鞭,让宫抉无奈又舍不得动作太大伤到她。

    好在宫以沫那个鞭子是“玩具”,用力抽下来,虽然痛,也不会见血,反而有种别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宫抉摸了摸宫以沫的发,爱怜的将她抱在怀里,从今以后,皇姐就是他一个人的了,她终于成了他的女人!宫抉下意识的去看她白皙的手臂,那一点守宫砂早就抹去了,他眼中爱意流淌,在她的手臂上轻轻一吻,带着无限甜蜜。

    天刚刚破晓,宫抉再次抱着宫以沫去水潭边清洗身子,她真的太累了,水在晨间有点凉也感觉不到,宫抉红着脸给她清洗,但是越洗越觉得自己禽兽,昨天应该克制的,他开始还想压住皇姐让她克制,可是到了后来……就忘了,以至于她那好像受伤了……

    洗完之后他又抱着宫以沫回到草地上,身边有很多她从空间里丢出来的东西,其中就有几件男人的衣服,是皇姐专程给他准备的,但是并没有女子的衣服,无奈之下,宫抉只好给她穿自己的衣服了,一想到自己的衣服穿在皇姐身上,不知为何,他脸又红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在某些方面很强大,但是在男女之情上还单纯得很,只是一个脑补都能让他心跳半天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后,宫抉又将剩下的东西,用一件外衣包裹了起来,皇姐拿出了很多东西,有的他并没见过,但怕有用,他一样都没落下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便喂了些水给她,见她虚弱得不行,又将内力轻柔的输送到她体内,渐渐的,宫以沫眉心舒展开来,宫抉也舍不得离开她,抱着她一起入睡。

    天亮了,又暗了。

    期间宫抉将她抱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去找些新鲜的食物,怕她醒来会饿,而且那两个人没找到,始终让他不满,他想找到他们,再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但他发现这里两边的尽头都是悬崖,他们来的路也被堵死了,也不知那两人不知是不是借着安全通道离开了,宫抉没有发现他们,最后带着水和食物回来,发现他的皇姐还在睡。

    宫抉摸了摸她的头,见她身体不烫了,心下微松,然后就去处理他抓来的兔子。

    可惜这里没有作料,他只好拿了蜂蜜抹在兔子肉上,一边烤一边想……他以前听人说,女子初次后……很虚弱,需要补充元气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脸又红了,双眸爱怜的看了一眼睡在身边的小人儿,只觉得人生圆满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兔肉渐渐发出焦香,宫抉将兔肉撕碎放在一片洗干净的大叶子上,然后准备叫醒宫以沫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走过去,将宫以沫抱起来,让她可以枕在自己腿上,先是喂了她一点水,然后轻声叫她。

    “皇姐?”

    宫以沫睡得甜甜的,脸红扑扑的,就好像诱人的苹果。

    宫抉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,又叫她,“沫沫?该起来用膳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笑着,睡了那么久,也该醒了。

    而且皇姐气息平稳,身上的伤口也在飞速复原,不该还那么嗜睡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渐渐的,宫抉声音大了起来,宫以沫却还是无动于衷!这下,宫抉有些慌了,他摸了摸宫以沫的脸,又摸了摸她的脉,发现她内体虽然有伤,却在恢复,为什么叫不醒?

    宫抉神情凝重,他用水一遍遍擦拭她的脸,又唤她的名字,可是宫以沫毫无反应,偏偏神情安宁,只是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宫抉急了,他再一次将内力输送到宫以沫体内,但却好像石沉大海,根本没有回应!

    那一刻,他慌了,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他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,给皇姐找一位名医!可是这地方三面被堵死,唯一的出路又只有那个瞎子知道,他不是不能找,但是他怕皇姐等不了那么久!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现在就将那个瞎子找出来!逼着他带他们离开!

    宫抉抱着宫以沫在这一片禁地大肆破坏,只要瞎子还在这里,不可能不知道!

    而在暗处,一个人本来小心的隐匿在那,可是疯狂的中的宫抉几乎一下就感觉到了那视线,他将人一脚踢翻在地,发现竟然是雪色!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人,宫抉心中便止不住杀意!

    若不是他,皇姐根本不用为了救他而服下蛊毒!

    但是他惊奇的发现,上一次那么重的伤,雪色此时看上去却好像好了大半!莫非这也是蛊毒的作用?

    宫抉心想,他干脆将这个人头领拍碎!看他是不是还有那么好的愈合能力。

    雪色被宫抉发现,吓得浑身一颤!此时他脸上破口的人皮还拉拢在脸上,嘴角在笑,眼睛却在惊恐,真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!

    见宫抉一见他就要杀了他!他知道跑没用,然后又看到了宫以沫的状况,一瞬间急中生智!大喊道!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救她么?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宫抉的手堪堪停在了他眉心半寸!

    差一点,他就要被宫抉一掌拍碎脑袋了!

    一滴冷汗从雪色的额角滑落下,但是宫抉没有收手,他也不敢去擦,喉结滚动,在夜色中听上去那样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救她么?我……我知道救她的方法!”

    宫抉抱着宫以沫,有些犹豫,这个人满口谎言,明明不能信,可是他又怕他是真的有办法,更怕皇姐撑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见宫抉犹豫,雪色低伏着身子轻声道,“她的情况很危险,若是不尽快,以后再也醒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这才猛地收回手,杀气腾腾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她为何会如此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