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四十四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药?”雪色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,“原来这就是你带着我的目的啊……太让哥哥伤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了他一眼,他连忙老老实实的去找药了,但是最后却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或许是最外面的小药房,好东西怎么可能放在这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下巴,“你说我们在宝藏的最外面?难道经历那么多关卡,都没有进到宝藏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他翻了个白眼,“那么容易进去,那臭瞎子也不会骗我们来这了!前面只会更加危险,你们自己小心吧!”

    说着,率先走入下一个甬道,宫以沫朝宫抉使了个眼色,宫抉便跟上去,拦住了对方的视线,让宫以沫有时间将屋子里的药都收走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雪色这人说话未必可信,他说着宝藏最值钱的就是药,那么这么大这么厚重的一扇石门后所放的药,这么可能只是普通?

    或许这是专门摆放在外的甜头,让那些强闯禁地的外来者得了好处就回去,所以这些药肯定是好药!就是不知道放了这么久,有没有过保质期?

    宫以沫收走了药之后,就跟了上去,而宫抉在前方等她,不久,他们遇到了一扇更大的门!这门十分古怪,通体黑色!看上去比方才那扇门的重量还要重!宫抉试过,不能用蛮力推开。

    看到宫以沫来了,雪色也没问她刚刚干什么去了,直接对她道,“看到那个凹槽了么?将你的血滴进去就好了!这世间,也只有你的血才能打开这扇门!”

    宫以沫也没心思问他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,她抬头,看着他说的凹槽是门上一只猛兽的舌根处,他不说,还真不知道那个地方能够滴血进去!

    宫以沫咬破手指,放到了石兽嘴里,莫名的,她感觉到了一股吸力!这个石兽在吸她的血!

    她刚想把手拿出来,那石兽的嘴突然合上了!宫以沫瞬间感觉手腕处被石齿咬破了,鲜血流失飞快!

    宫抉见状,连忙想打碎石兽的头!但是宫以沫却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血似乎混入了别的东西,变成了荧红色!然后一道红色荧光血柱,从石兽的头部开始往四肢蔓延,就好像给它注入了血脉一般!

    宫以沫一直咬牙坚持着,控制着自己血液输出,然而这个过程太过漫长,直到宫抉忍不住打碎这贪得无厌的石兽头时,他们听到了一声沉重的闷响声……门开了!

    石兽的嘴缓缓张开,宫抉连忙将她手腕的伤包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问的急切!

    流了那么多血,宫以沫不心疼,但是宫抉却心疼死了!他甚至在想,真的只有皇姐的血才行么?

    暗含杀意的墨眼落在雪色身上,若是再有下一次,他就拿这个人的血来试试!

    一行人再次走了进去,而这一进去,宫以沫敏感的感觉到,他们仿佛踏入了某只野兽的领域一般,那种排斥的感觉非常明显!很显然,若是他们之前一直是在宝藏外游荡的话,那么这一次,她们是进入宝藏的最外层了!

    石门后是很多池子,里面咕咚咕咚的,似乎有粘稠的液体在沸腾!

    宫以沫猜测这池子下面可能有地热,所以才让这八个池子一直都在翻滚,至于池子里的液体谁也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他们都没有一探究竟的意思。

    宫以沫趁雪色不注意的时候,将那扇厚重的石门一半收到了空间里!她想的很简单,这扇门开一次要她这么多血,若是他们等会无法前进只能后退的时候,这扇门在这堵着,岂不是要命?!

    雪色似乎没有发现石门少了一半,他一脸狂热的往前,根本不在意身后的他们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又经历了不少机关,这一下,就连宫以沫都不得不赞叹圣地这些人的智慧!她原本并不将这些机关放在眼里,但是他们都受了些伤之后,才知道古人的厉害!

    但是这样就想将他们困死在这显然不太可能,也不知后面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在地下是不知黑夜白天的,终于,在经历了无数机关之后,他们来到了一间石室!石室中只摆放了一个药瓶,雪色眼前一亮,想要去抢夺,但是宫抉却先一步出手,将玉瓶拿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宫抉冷声问。

    雪色眼中闪过一丝危险,但是笑容还是像刻在脸上一般,笑嘻嘻的说道,“这就是我要的神清丸,你们要的雪灵芝很快就能找到了,把这个还给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走上前去,打开药瓶闻了一闻,“你确定?”为什么她一打开,只闻到了一股血腥味?

    这药真的是能让人神态清明的东西?

    雪色好整以暇的说道,“肯定是啊,我干嘛骗你们?你们想得到雪灵芝,离不开我的帮助,何必要在这撕破脸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道,“你在说谎对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转动着手里的药瓶,“宝藏里有蛊毒,而蛊毒会让人失去理智,变成杀戮机器,但是蛊毒若是全无好处,他们也不会留着它危害世人……也就是说,发狂或许只是蛊毒的副作用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话让雪色的视线终于不盯着她手里的瓶子,而是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的猜测很有意思,继续!”

    宫以沫靠着宫抉,轻声说道,“如果以上猜测成立,他们肯定会想研制出一种让人神台清明的药来克制这种副作用,但是……他们肯定失败了,因为若是成功了,他们就不会一直将蛊毒藏着掖着了。所以你骗我,这里根本没有你说的那种药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微微皱眉,有些失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用这个骗我,是因为知道,我想用神台肃清的药,去帮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对云顶山不同,而云顶山向来神秘,想来想去,也只有雪无息会告诉你这些。所以……就算你是我哥哥,也没有你表现的那么无害,或许,你就是那个想要控制我的人?”

    雪色先是一愣,随即大笑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