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四十章 害怕什么来什么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凑近一嗅,很肯定的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走了这么久,都还没有走到她方才撒香粉的地方,以至于那种香味还是只有黑衣人身上有,那么,他们是在原地打转?

    宫以沫脸色瞬间有些难看了……是她太轻敌了……她明知有诈也要进来一探究竟,只是因为不把以前那些人看在眼里,现在看来,却是着了人家的道了!

    他们显然已经陷入了幻觉之中,因为害怕出不去,所以这条甬道永远不会有尽头,怕什么,来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是我大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下头,有些委屈的跟宫抉道歉。

    宫抉却毫无压力,“别怕,有我。”他并不觉得会有走不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这种冷静一下让宫以沫也冷静了下来,也是,他们有什么好怕的?就算这里再诡异,再厉害,她有空间,有宫抉,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而一边的黑衣人却急了,“现在是道歉的时候么?!先出去再说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想让他淡定,但是一眼看过去,奇怪的事发生了!在宫抉和宫以沫眼中,那个人竟然一脸惊恐的消失了!

    宫以沫揉了揉眼睛,确定他是真的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又有点慌了,这时,宫抉握紧了她的手,“冷静,气沉丹田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收回心神照做。

    宫抉适时说道,“别怕,他消失,只是因为我们不再害怕不能出去,而脱离了幻觉,但他因为深陷恐惧之中,和我们不在一个层面,所以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眯着眼,看着他,“也就是说,或许我们从进来的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昏迷一起陷入幻觉了?”

    宫抉却安抚着她,“如此,我倒是对那块石头感兴趣了,能够不知不觉刺激人昏迷,让人陷入幻觉,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神情却严肃的多,“我们得先想办法醒来!”

    宫抉点点头,“有一个很直接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将窄剑拔出,有些好奇的问,“你说……在幻境里,人会死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头深思,“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上写过,一些精神病人会在自己的幻境里淹死,也就是说,人是可以自己杀死自己的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!

    “那我倒想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还没品出他话的意思,但是下一秒,宫以沫只觉得腹部一痛!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宫抉!

    宫抉沉沉一笑,“宫以沫,看来你还是学不乖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他一步步靠近,相貌由暗变明,身上的装束也从普通的黑袍变成了摄政王的朝服!那黑袍上绣着的银色蛟龙栩栩如生,每一步,都好像踏在她的心上!

    她浑身是血,一脸惊恐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而宫抉拿着剑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上一世你被本王杀死,这一世竟然还敢靠近本王,看来,是本王施加在你身上的刑罚,不够深……不够痛……”

    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那样冷,那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,是宫以沫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梦悸!

    她不由想到在宫抉死牢里,那暗无天日的一段时间!每天都是没有尽头的折磨!

    “不,你不是宫抉……宫抉不会伤害我……”她声音发颤,听着坚定,却有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恐慌!

    宫抉嗤笑一声,“……愚蠢的女人,本王会杀你一次,就会杀你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杀你一次,就会杀你第二次。

    这声音就像噩梦一样,不断在宫以沫脑子里循环!那些美好的画面就好像烟花一般在她脑海里尽数破碎,变成无数漂亮的碎片,落在黑暗中,最后只剩下宫抉那一双漆黑森寒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他笑,那窄剑狠狠赐下,刺在她的胸口,但是却被什么挡住了!

    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,宫以沫低头看去,只看到自己胸口围着发光的软甲!这……这是宫抉送给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!

    她思绪有些混乱了,那些被封闭的记忆好像一下就出来了!

    她分明记得,九岁时,宫抉是怎样乖巧的给她捶背,记得十一岁时,她送他去西洲,在十里亭时,他对她三拜!记得十三岁时,他给她割肉喂血……记得小七偷偷告诉她,她身上这件抹胸一样的软甲,是宫抉毁了多少天蚕丝才做出来的……宫抉害怕她受伤,又怕她觉得束缚,所以做了一件这样轻便的软甲,专门护住心口要害。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要杀她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是宫抉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一抬头!那个人就连连后退,一下消失在了黑暗之中!

    天地寂灭,一下就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越是害怕什么……越会出现什么,她……害怕孤独么?

    宫以沫站起声来,茫然四顾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似乎有人在尖叫,又好像是蚊虫煽动翅膀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她有点害怕,她一直都是一个人……看不到前路,只……只有当下。

    一具尸体倒在他脚边,画面突然转变!她浑身是血,有别人的,也有自己的!

    抬头望去,一望无际全部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!夕阳破裂,狼烟四起,她砍死的最后一个人,这片土地!终于只有她一个活人了!

    压抑,愤怒!害怕!悲愤!这个梦,她上一世常常会做!

    她白天一边杀人,晚上一边梦见自己杀光了所有人!然后只剩下她一个人!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跪在沙地之中,嘶声长啸!

    身边那些人的脸非常清晰,根本不像梦境那般模糊,他们的死状极其惨烈!肢体不全!那些脸大多被血沾染,看不清真容,可是宫以沫却能看得出,他们年纪有多小!

    当国家破碎,家便不再是家,再小的人也要上战场!而她这双手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跪在地上,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……她杀了很多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这样做的!是那些贪婪的人,他们得到火药后,便希望借着战争一统天下!

    她只是在反抗这种命运,可是若是她不反抗,这场战争,是不是就不会波及到整片大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