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二十八章 宝剑与剑鞘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回到宫里的时候,已经有一大群人在等着他了,百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各个惶恐不安的侯在两侧,还未开口,就看着宫抉飞快走过,他神情冰冷,将绑在伤口处的布条狠狠扯下丢在地上!看都不看他们一眼,便往昭阳殿去了。

    那裹着伤口的布条上满是鲜血,让昭阳殿大道两边的众臣面面相觑,心里更加惊慌了!莫非是齐王要争夺皇位?不然还有谁敢伤太子?

    围着昭阳殿的禁军见太子回来了,朝两边分开,有人连忙打开了大门,让宫澈进去,而此时宫晟已经穿着整齐了,他穿着龙袍,坐在书桌边,那几十年养成的威仪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皇帝,而且还是一位威严的明君!

    只是此时明君垂暮,那消瘦的脸颊和深凹的眼眶都透着一种无力感,他原本在闭目养神,但是听到声音,睁开眼来,看了宫澈一眼,竟不曾动怒,只是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手臂上的伤还在流血。

    “父皇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想不明白,脸上慢是隐怒!

    “您为何那么偏心,每一次,都站在宫抉那边,难道就因为他是皇子,就因为他说,他永不做皇帝么?”

    宫晟沉吟片刻,经过几个时辰的缓和,他已经好多了,方才他看到宫澈压着沫儿的那一幕,他差一点要气死!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看到宫澈一个人回来,他突然不气了,因为不管宫澈做了多过分的事,沫儿也肯定狠狠“教育”过他了。

    “朕偏心么?”宫晟轻轻一笑,“朕还以为对你已经仁至义尽,朕给你最好的教育,最高的身份,为你肃清朝堂,更不猜忌你,你轻轻松松的就会成为皇帝,还不好么?”

    宫澈冷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宫抉手中有火药的事您为什么不追究?你明明因为这件事还气病了,为什么他回来了,您却不追究?!”

    若是他手里也有火药,宫抉何至于如此嚣张?

    宫晟冷笑。

    “朕原本是想追究的,宫抉此人,没有家国观念,火药在他手里太不安定了!但是……看到沫儿,朕却没有说,你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为何?宫澈用眼神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宫晟忍不住笑了,他这个儿子啊,有时候很沉稳,但有时候却太浮躁了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发现么?”宫晟有些神秘的一笑,“沫儿手臂上,还有守宫砂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宫澈久久回不过神来,守宫砂……也就是说,沫儿和宫抉并没有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他说不清是庆幸多一点还是懊恼多一点。

    庆幸她还没有和宫抉到那一步,懊恼他今天的举动肯定让她厌恶了!

    宫晟叹息道,“沫儿一回来朕就发现了,我们都看错宫抉了,朕还以为,他那样一个人,认准了就绝对要占有才肯罢休,可是对沫儿,他一忍再忍,在玉祁那么好的机会,他都能忍住,既然,他连这个都能忍,那么他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?火药在他手里,或许还真比在你手里安全!”

    宫澈原本满心惊疑,可是听到宫晟这话,却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如果火药在我手里,也是安全的!”

    宫晟冷笑,“你这段时间这些举动,就仿佛变了个人般,完全不计后果!朕不管你在外面受了什么样的刺激,可是你做任何事之前,你先要考虑的,是你的太子身份!可是你考虑了么?”

    他失望的摇头,“宫抉手里有火药,但是他不曾伤你,他那个性子,还让你全须全尾的回来了,如若今日是你手里有火药,你会放过宫抉么?会么?”

    宫澈被皇帝一连串反问镇住了!如果是他,他……会放过宫抉么?

    宫晟落下结语,“朕不追究这件事,是因为宫抉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,此时却有剑鞘,沫儿就是他的剑鞘,可是沫儿对你来说却是魔障……

    你到底明不明白,何为太子,何为责任?!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命运,你再不甘心,再痛恨,这就是你的命运,你抗拒不了的命运!”

    宫澈脸色发白,因为父皇说了和沫儿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真的不是您的孩子么?”

    宫晟眉心一跳!“原来这就是你突然发疯的原因?谁告诉你的,皇后?!”

    他一下就想到了唯一的可能。

    宫澈冷冷道,“儿臣不小心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寒星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宫晟,“所以,沫儿真的不是您的亲生女儿!”

    宫晟沉默一瞬,突然将书桌上的东西统统扫在地下!

    “别痴心妄想了!只要朕认她一日,她就是你的妹妹,与血缘无关,这也是命!”

    宫澈在他这力竭般的嘶吼下,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命,那为什么宫抉就可以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看着自己的手,“因为我是太子……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做,因为宫抉是皇子,他便可以为所欲为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做太子竟然是这么累,这么累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命,我可不可以不要这种命?”

    宫澈认真的问,宫晟无法回答,只是在不停的喘息!因为愤怒!

    “那便等朕死了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而另一边,宫抉抱着她问,“皇姐,你要找雪灵芝,也就要去找雪族宝藏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怀里摸出一小块地图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得到了这张地图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双眼一亮,连忙接过他手中的地图,兴奋的说道!

    “我也有一块!父皇给我的!父皇说滴血上去它才会显现地图,也不知是什么原理,我要试试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在宫抉有些莫名的眼神下,刺破了手指,肉疼的滴了一滴血上去……

    奇怪的事发生了,那皮纸吸收了血迹,显示出一角脉络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大呼神奇!

    “真的见血就能出现地形啊……好奇特的皮纸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宫抉看了怀里的人一样,也咬破手指,将血滴在上面……可那血不融,一瞬间的灵光闪过!让宫以沫的笑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耳边,是宫抉幽幽叹息的声音,

    “并不是谁的血都可以的,我的皇姐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