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二十五章 责任和代价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突然而来的大逆转惊住了,众人不知所措,只觉得这空气中似有火在燃烧,水在汹涌!

    剑锋一点点隔开宫澈的脖子,宫澈脸色发白,但他一声不吭,而宫以沫也忍着没有说话,她知道宫抉有分寸。

    可是一边太子党的人都忍不住了,“齐王!有话好好说,把剑放下!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,那一刻,他们都感觉好像有刀锋贴面刮过!

    “我说——要、我、的、人、离、开!”

    他素白的手紧紧握着剑,而尖端一抹红染透了太子皇袍,触目惊心,更是让他们那些守护太子的人胆战心惊!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们放人!”

    木月是皇帝派给宫澈的,跟着太子多年,保护太子是他最重要的事,而宫抉此人性格狠辣,他方才敢一路杀出皇宫,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!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闭上眼,怒声道,“让他杀!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在沫儿面前杀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……我真不敢么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眯眼,那层层叠叠杀意让听到他这话的人身上都激起一层鸡皮疙瘩!

    他是真的忍了太久了!他方才从宫里面杀出来,都没有刻意杀人,甚至还有手下留情!

    他的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沾染血腥了,他得到了皇姐,所以他觉得他什么都能忍!

    可是宫澈真的很会刺激人,不仅窥视他的所有物,还一次次撩拨他心里深处掩埋的戾气!

    在宫以沫的视线下,宫抉握着窄剑的手很紧,微微发颤,仿佛隐忍道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喊了一声,深深皱眉。

    宫抉却仿佛没听到一般,但最后,他还是吸了口气,让双眼变得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,他都想直接砍下去!毕竟他如今有钱财,有武力,自然就有权利!

    所以他大可以不必忍,这世间还真没有他不敢杀的人!

    问题只在于他下不下手罢了……皇姐对太子颇为看重,今日之辱,他大可以以后在报……以后再报!

    所以他手下微微用力,“放,人!”

    眼看宫澈咬着牙一声不吭,那血却越流越多,木月最后狠下心,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统统都退下!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!”

    禁军面面相觑,他们围着宫以沫,想听木月的让开,又听殿下的留下,显得很为难。

    宫澈猛地睁开眼睛,他眼珠有些红,一扫众人,最后落在了宫以沫身上!

    “宫抉,成王败寇,要杀,你动手啊!”

    那种密密麻麻的杀意再一次升起,宫抉突然嗤笑一声,他眼中的杀意如有实质!

    他曾经杀了他好几个哥哥弟弟,实在不介意再多一个太子。

    既然一心求死,那就去死吧!

    所以那剑锋高举起,闪过一道锋利的寒光!最后带着无尽杀机,毫不迟疑的刺下!闹到这个局面,谁还相信他们是兄弟?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实在看不下去了!

    噌的一声,她将身边一人备用的弯刀拔出,架在了自己脖子上!那一刻,所有人都不敢动了,包括宫抉。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,直视宫澈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十三岁那年,太子哥哥十七岁生日,那一日我问你,你想做皇帝么?为何想做,你怎么回答我的?!”

    她问得又凶又快,而宫抉听到那一段他没有参与的过去,手中的剑微微发颤,这个人,还是杀了的好!

    宫澈抿了抿唇,在万人目睹之下,微微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母后他们……对我期予厚望,我……”我不是一个人在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个人在活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将这句话补全,“你生在皇家,又是刘姓大族的期望,是你母后全部的信仰!后得父皇重用,万民敬仰!你身上的担子,都注定了你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,你的一举一动,都牵扯到了很多人的人生!”

    她冷冷说道,“你既然生来就享受到了旁人难以企及的尊荣,接受了他们带给你的维护和支持,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宫以沫手中的弯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眼神冰冷却露出一点凄苦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,你幼时都明白的事,现在,却不明白了?”

    她声音越来越冷,“调兵围困昭阳殿,又在宫内追杀齐王,以至于血流成河,人心惶惶,这是太子该做的事情么?!你竟然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是错的,非要逼着我死在你面前不成?”

    普天之下,敢这样指责太子,而疯狂中的太子还听得进去的,只怕只有宫以沫一人了吧?

    宫澈被她说得低头,羞愧,最后又有些咬牙切齿的嘶吼!

    “我不服啊!沫儿!我不服!”

    他热切的看着宫以沫,完全不顾宫抉还在他身边,剑还在嗡鸣,看着他的眼神,是不掩饰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可以选择宫抉!为何不能选择我?宫抉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!”

    “你做不到!”

    宫抉的剑再一次落在宫澈肩膀上,忍着杀意,让他的声音都在颤抖,“因为她已经是我的人了。”你休想!休想!休想将她从我身边夺走!

    感觉到在这样下去,宫抉说不定真的要大开杀戒了!所以宫以沫完全没有反驳,还配合的将弯刀贴近自己的脖子,“让我们走!我要去给父皇找雪灵芝!”

    宫抉冷冷的声音落在宫澈耳边,“让她走,我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迫切的希望皇姐先走!他要杀了这个人,不管是“失手”杀了,还是误杀!他要杀了这个一直窥视皇姐的人!他会让皇姐原谅他的!

    宫澈的手握紧又松开,宫抉的杀意如有实质,让他坐在坐辇上却不能轻举妄动,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宫以沫离开,他真的……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总有一天你会明白,很多东西,是凌驾于感情之上的。”宫以沫已经冷静下来了,是很认真的在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譬如责任。”

    责任……宫澈深深闭上眼,只觉得头颅中有一根筋在撕扯,痛得他发狂,又痛的他动弹不得!

    责任高于一切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是她上一世花了十年才明白的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