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一十九章 妹妹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一股酸涩涌上来,竟让宫澈连推开门质问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不由想起当初,他顾及她是妹妹,又是惊惶无措,又是一再隐忍!甚至想要放弃。

    后来,他实在放弃不下选择默默守着她,爱护她,他以为,他只要忍到他做皇帝就可以了,就能不顾世间伦常拥她入怀,但几个月前,他突然忍不下去了,想要强占,想要掠夺!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,却有人告诉他,她不是你的妹妹啊,你一开始就不用忍……

    酸涩渐渐发苦,宫澈脸上的神情竟不知是哭还是笑。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就好了,在修运河的时候,他们朝夕相处,那么好的机会,他……原本是可以占有她的!

    也就是说他十六七岁的时候,其实是有机会得到她的!那时宫抉在西洲,他明明有那么多机会!那么多机会!

    一颗心仿佛一下火烧一下水淹,宫澈最后捂着心口缓缓的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种痛苦让人窒息!仿佛又病发了一般!不,比病发了还要痛……还要痛!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不敢回忆过去了,因为只要一想到当初,她是如何鲜明的在他身边旋转,他们是怎么朝夕相处,怎么甜蜜煎熬又充实的度过那些日子,他就觉得心慌!

    他害怕,那是他今生仅能拥有她的时光!所以他不敢回忆,越回忆越痛苦,几乎能把人逼疯!

    可是现在,往事一幕幕重演,十七岁的他和十三岁的她,一下又变成十六岁……场景不停交替,一下是他们和工人们一起吃饭,她将不喜欢吃的内脏偷偷塞给他的场景,一下又变成在他最失意的时候,她抱着他说,哭吧,在我怀里没人看到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……是属于他的!

    宫澈眉心紧锁,揪着自己心口的手,手指深深掐入!

    他要离开这里!他要去夺回他的女孩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,朝堂上一片斥责!

    宫抉没有上朝,既然已经做了归隐的打算,那些朝政什么的,他统统不想理会!

    他还有更重要的事,那就是为皇姐准备一场盛世婚宴!

    成亲之后,他将抛却京城的一切,那些唾手可及的一切,他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所以任由弹劾的奏折如雪花一般,他也不管。

    那些人知不知道真相已经不重要了,若是他们不选择归隐,那还有解释的必要,但是如今,宫以沫觉得反正要走,骂名就骂名吧,没必要揭穿这件事让皇帝面上不好看,让皇室蒙羞。

    老百姓对这件事虽然很惊讶!可是他们对宫以沫有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尊敬,对宫抉,又打从心底里畏惧,所以反应并没有朝臣那么强烈,宫以沫更是双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养病。

    然后时不时去磨一磨皇帝。

    其实皇帝已经松口了,是愿意他们走的,但是他对宫以沫这个决定一点都不认同,已经好几天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皇帝突然有些头疼!宫以沫担心他这是旧疾复发,连忙传太医,而太医看过之后束手无策,只能服药将养着。

    宫以沫没办法,便让宫抉去城外,将药王李显叫来,看看他有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这一次发病并不严重,宫晟还算清醒,见宫以沫一脸担忧,他心一软,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既然想走,就走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前一亮!但是想到皇帝还在病中,她又摇了摇头,“不急,等您好了我再走。”

    谁知宫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朕这病,不会好了……而且,澈儿那孩子最近仿佛受到了刺激,他一次都没来找过你吧?但是他集结了不少兵力,朕……不知他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为难,她也避着和宫澈见面,朝堂上发生了什么,宫抉又不跟她说,反而是病中的皇帝更忧心这一切,并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知道了,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想说要去找雪族宝藏了,但是宫晟好像察觉到她的念头,坚定的摇头!

    “那宝藏之地谁都能去,只有你不能去!”

    可!宫以沫有些委屈了,看到皇帝日渐消瘦的模样,她怎么忍心就此带着宫抉一走了之?

    这时,皇帝突然睡着了,又是这样,看来他的身体,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暗下决心,她一定要去找到雪灵芝,也算……全了与宫晟这一世父女之情。

    其实宫晟对她很好,在一个封建的社会,他已经用尽全力将她捧到了最高的地方了!是她自己不争气……想要归隐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,又觉得宫抉好慢,他去城外请药王过来,为何还不回来?

    香炉中的檀香一点点燃尽,宫以沫突然打了个呵欠,她觉得身体软软的,想起身走走,刚刚走到外间,却被一个人,拦住了去路!

    宫澈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一个机灵,马上就清醒过来!

    这段时间,宫澈都没有来找她,她还觉得心存侥幸,不用处理这复杂的感情,但此时他毫无预兆的出现,让宫以沫心里一咯噔,低声见礼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,她抬头,无端觉得太子的眼睛发红!那种红,隐藏着深深的热切!

    “太,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明黄色的朝服,笑如旭日暖阳,俊美不可方物,可宫以沫偏偏觉得危险,就好像罂粟一般,看着绝美,但那美是诡异的,无端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叫她的名字,带着三分缱绻,七分入骨的爱恋,“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柔的让宫以沫头皮发麻,她抿了抿唇,当做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是来看望父皇的吧,我还有事,我……先走了?”

    见宫澈只是笑着,没反应,她松了口气,往门口那边移,她移了一小步,抬头,见宫澈没动,松了口气,又移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磨磨蹭蹭的走宫澈身边移走,然后脚底抹油准备飞快的跑出去!

    但就这个档口!她的手被宫澈一下抓住了!

    宫以沫瞪圆了眼睛回头,却见宫澈一脸伤心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难道就那么不想看到我?一见我,就想跑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