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一十章 送别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皇子若是娶了公主,顶多被世人嘲笑,但是太子就不行,因为太子是未来的国君,代表了一个国家的体面,不容许有污点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宫澈闭上眼,最后嘲讽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,真是好重的担子啊,小时候,我为了这个位置患得患失,我身边所有人为了我这个位置,兢兢业业,可若是不做太子,你便能对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我能追逐我要的女人,我宁可不做这太子!”

    宫晟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大喊一声!目光灼灼的盯着他!

    “你们都觉得太子之位是荣耀,出生时就赋予我这个重担,可曾问过我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宫晟被他喊得一震!久久不能言语……难道做太子……不好么?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这个孩子,这个被他寄予众望的孩子,他从小就那么听话,那么优秀,谦逊有礼,不骄不躁,当初皇后犯错,他会对太子这么严厉,甚至说出太子之位,人人可居这样的话,私心里,其实也是对他的一场磨炼。

    他后来做得很好,给了他一张完美的答卷,先皇说过,第四代,必须是一个仁爱天下的守成之君,宫澈就很好,温和仁爱,受百姓拥戴。

    但到底哪里出了差错,会闹出这样的事来?

    两人之间只剩下沉默,良久,宫澈似乎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情绪外露,最后收敛了神情,起身,居高临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宫抉就要回来了,孤认为,为父者,至少要一视同仁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露出一个温和又残忍的笑来,“既然孤得不到,那么宫抉也不该得到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话已至此,若是皇帝不想看到兄弟间为了个女人自相残杀,就给他公平一点,阻止宫抉再靠近沫儿!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他自己动手!

    宫澈说完,便出去了,常喜见太子一走,连忙走了进来,却见皇帝魂不守舍的盯着自己的手,脸上竟有些愁苦。

    “常喜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他一直都在,他一直都是皇帝身边最忠实的一条狗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朕是不是错了?”宫晟目光恍惚,似乎看到很远很久以前。

    “当初雪妃宁死不肯拿掉孩子,朕就不该心软……后来也不该将她接出冷宫,上一次,应该要让她喝下那碗汤!”

    常喜默默听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宫晟继续道,“这莫非就是朕年少时杀戮太重的惩罚?应在了朕的儿子身上?”

    常喜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都是对的,但是奴才也有一句中肯的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宫晟看了他一眼,“也只有你的话,朕还能信一点了”

    常喜道,“公主太过优秀,她的优秀,让大煜这几年蒸蒸日上,这盛世篇章,有她不可磨灭的功劳,也同样因为她太优秀,世间男儿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么,凡是觉得自己有一争之力的,都不愿放开她。

    常喜一叹,“但我们不能只接受她优秀带来的好处,而憎恨她优秀带来的坏处,如今马上就要实现四国通商,实现跨国银庄,还有南北驿站,东西国道……

    和这些比起来,她扰乱人心的罪过,根本不值一提,只是因为陛下身处其中,为其所扰,才会觉得难受,若是外人知道,您为了保全太子,而杀公主,只怕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已经预感到皇帝再起杀心,但是他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,也只希望,他的话,皇帝能听得进去。

    皇帝久久无言,半响才说道,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常喜依言退下,对即将回来的公主,心生担忧。

    他希望这几个孩子都能好好的,都是好孩子,不该落得痛苦的下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司无颜送宫以沫到城门口,而宫抉,在一边和尚明希最后说几句正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我答应了关在金,不杀太后,而且还许诺他们能在一起,你可要做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司无颜不满,“为什么你答应的事要我做?”

    宫以沫只是笑,“谁叫你是玉祁的皇帝呢?”

    瞧瞧,这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!

    司无颜无语,但还是说道,“那个疯女人我已经交给宫抉了,她中了蛊毒,神志不清,动机不明,你自己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放心吧,我命大,死不了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宫抉似有所觉的停下与尚明希的交谈,回过头来,宫以沫回以一笑。

    宫抉也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来,但是视线落在司无颜身上就有些冷了,这人还要拉着皇姐说多久?

    尚明希好脾气的笑笑,“王爷淡定一点,陛下没什么坏心的,他只是……想最后和公主说说话罢了,毕竟今日一别,也不知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尚明希说到这微微叹息,他身后是玉华城的城门,面前是宽广的路,而当宫抉等人离开之后,会不会再见,确实是一件说不准的事,所以自古以来,离别最让人不舍。

    司无颜说着,声音突然低了下来,他看着宫以沫,宫以沫明媚的小脸正望着他笑,似乎丝毫都感觉不到离别之苦,那没心没肺的模样,真是让人可恨!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会难过么?”

    司无颜好没气的说道,明明是想讥讽她,但是说出来的话,听上去那样惆怅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埋着头想了想,“难道四年前你见过我之后,返回玉祁,还想过和我有再见的一天?”

    司无颜一愣,当时他听从宫以沫指点,回去玉祁准备叛变,自己都生死未卜,怎么会想两人还有再见之日?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司无颜的肩,老气横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就是那么变化无常和始料未及的,你以为有的人能陪你很久,但是‘咯嘣’,他可能就死了,走了离开你了。

    你以为有的人这辈子难以再见,也许某年某日某个街头,你就与他重逢了!

    人生处处是惊喜啊,分开的时候太过难过,好像生离死别,再见的时候岂不是很尴尬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