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零六章 相拥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皇姐是在两个时辰前被带走的,他得到消息后,发疯一般要突出重围,但是他那时候,周围所有人已经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群疯狂的人,开始了大乱斗!

    所以宫抉为了来找她,几乎是从人堆里砍杀出来的,他现在和宫以沫一样,浑身是伤,浑身是血,浑身狼狈!

    ……他一直都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皇姐要“多管闲事”?

    如果她不顾这些事,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活的最如鱼得水的人!

    她不会一次又一次深陷险境,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离开他,他不会这么担心,不会次次患得患失!

    所以在杀出重围时,他是恨的,怨的!每一次手起刀落,那溅起的鲜血都无法抚平他的怨气!

    但是抱到她的这一刻,他所有的不满被瞬间抹平!

    若是她不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机会和她纠缠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别再让我担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心每一次都好像要跳出来一样!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深深的汲取他身上的味道,软软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一定会乖乖的……不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匆匆赶来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!

    两个多时辰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他们铠甲染血,显然经过了一场苦战!

    玉华城的城门是老百姓自己从内打开的,他们接受了司无颜,接受这个面首出身的皇帝,这一场争权战,一夜之间,就好像尘埃落定了一般,很快,又仿若隔世。

    司无颜的人瞬间包围了这里,尚明希一副累趴了的模样,见司无颜望着那两个人愣神,不由说道,“陛下,现在是看人家打情骂俏的时候么?你还有正事没做呢!”

    但司无颜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般,竟然忽略了太后直接朝相拥的两人走去,他还没靠近,宫以沫突然探出一个头来。

    并且伸手,将一袋东西给了他!

    “你会是个好皇帝么?”

    司无颜没想到她第一句竟然会说这个,却还是下意识的点头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“那这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鬼使神差的接过,却发现是一袋子私印!这是太后党的官印,都在这里!

    他刚想说什么,宫以沫就小小的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她靠着宫抉的肩膀,软软说道,“历史……是胜利者书写的,但你也不用在意了,因为……都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都过去了?

    司无颜这才看到人群中,那个被打落尘埃的身影,太后失去了一切,原因只是她一再错误的决定,让玉华城内的人自己打开了城门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很多貌似不可逾越的大山,翻越之后,却发现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而且从玉华城的城门为他打开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明白了,束缚着他的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,至少,他不再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这句感谢,说得非常诚恳,可久久没有得到回应,他抬头,发现那个女孩已经睡着了,看的司无颜气得扬眉!

    那可是他——玉祁唯一的皇帝陛下亲自表达的感谢啊!

    她竟然敢睡着?

    可……他却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想摸一摸宫以沫的发,却被宫抉避开了,他将宫以沫打横抱起来,两个男人在晨光中对视一眼,平静,又不平静。

    宫抉一身黑衣,已经被破碎不堪了,那血将衣服凝成一块一块,头发上也是。

    而司无颜,他穿着龙纹铠甲,铠甲上也满是血迹,一手持剑,一手捏着宫以沫交给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对视之后,两人身影交错。

    “你要离开?”司无颜问。

    宫抉脚步一顿,“她不属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抿紧了唇,“至少让我给她疗伤,她伤势很重。”

    宫抉点点头,刘冉新离开之后,还真没有谁的医术会比司无颜更好。

    两人算是初步达成了协议,最后一错身,都不曾回头。

    司无颜面前是太后乱党,玉祁即将迎来大换血,和一系列改革,而宫抉只有宫以沫,或者说,他只要宫以沫。

    宫抉走之前,还没忘了命人带走一个瑟瑟发抖的宫人,他倒是很想知道,皇姐身上这些伤,都是从哪来的!

    梳洗过后,宫抉小心的抱着宫以沫躺在榻上,她身上被人从背后狠狠刺入一剑!而且和人对战很久,力竭不说,身上还有很多抓痕,像是女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那双小脚不可避免的伤口迸裂,看得宫抉心疼不已,心里对那个敢伤害她的人更是恨得不行!

    而此时,沐浴过后,他一边用帕子给宫以沫擦头发,一边听跪在地下的那个宫人,哆哆嗦嗦的回话。

    “听那女人的意思……她一开始好像想将借太后娘娘的手,以及那位云顶山高人的武力,逼公主服下蛊毒的……谁知太后娘娘不信任那个女人,暗中将蛊毒下给了她,所以她后来才会发狂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那个人疯魔后的可怕模样,那宫人身子一颤,继续说。

    宫抉身上怒气翻涌,他听到宫人说的这些蛛丝马迹,自然知道了还有一伙人想对皇姐不利,还有云顶山,皇姐和云顶山到底有什么渊源?

    直到他听小宫人说,皇姐被那个云顶山的人刺了一剑,他擦拭湿发的手一顿,突然问道,“你说那个人刺了皇姐一剑,但是皇姐却没有反击?”

    那人被宫抉一问,连忙将身子又趴低一点,“是……公主……没有反击……”

    小宫人想到什么,又说道,“但是那人刺了公主一剑……又,又保护了公主一次,砍断了那疯女人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顿了顿,又开始继续擦拭头发,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,那宫人摸不准宫抉的心思,正准备继续说的时候,宫抉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男子,是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宫人绞尽脑汁的想了想,“看上去好像不大,而且眉宇间稚气很重,但漂亮的……就像个仙童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知道那是谁了,龙涵燕的师傅,秋行风,当初他差点杀了龙涵燕的时候,秋行风跑出来阻止……而且他的武功风格与皇姐一模一样,就好像……他们曾经在一起习武了很多年一般,那种相似……

    还有,他们三人练的是同一门武功,这其中缘由,只怕只有皇姐自己知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