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九十章 竖立妻纲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可是他不敢问,他害怕听到答案,那会让他更加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说到底,强悍如宫抉,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啊。

    玉祁太后败逃的消息让整个玉祁都震惊了!尤其是玉华城那些世家大族,他们信任太后,所以才全力帮助她,谁知太后带去的六万人只回来了四万不到,而且还是逃回来的,这怎么让人不震惊?

    再加上很多氏族都有损失,他们不得不去找太后讨要说法,但是都被太后拒之门外了。

    太后现在很生气,整个人都阴沉沉的,而一边小皇子哭个不能,让她不胜其扰。

    “混账!你连一个孩子都哄不好,留之何用?来人啊!将这贱婢拖下去宫杖一百!”

    一百宫杖焉能有命?

    可是不等她求饶,就被人拖下去了,孩子落在了另一个人手里,依旧哭闹不休!

    太后冷厉的眼神落在那个宫人身上,吓得他两股战战,最后扑通一声跪倒,这时,有人来报。

    “太后,有一民间女子击鼓求见,并献上了这封信!”

    太后本身十分火大,但是对方下一句,就让她火气一滞!

    “她说有办法让大煜来的公主离开玉祁!”

    太后眯了眯眼,最终接过了信件,一目十行的看完后,突然诡异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!宣那位姑娘觐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脚被一层层裹起来,疼的直抽气。

    宫抉坐在她身后,让她可以依靠在自己怀里,痛一下,她就下手掐宫抉一下,明明是在欺负人,一双眼睛却水汪汪的,好似被人欺负了一般。

    刘冉新本着非礼勿视的准则埋头给宫以沫包扎,天可怜见,他一代神医,何时这么窝囊过?

    宫以沫盯着刘冉新,突然说道,“您莫非就是那医药圣人刘冉新,刘神医?”

    其实她上午就知道了,但是却等宫抉在的时候才说出来,她正想去找这位神医,宫抉就送来了,还真是神助攻!

    刘冉新哼了几声,算这丫头还有点见识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珠子转了转,可怜巴巴的抬头去看宫抉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宫抉,能不能让他帮我医治一个人?”

    宫抉不用猜,就知道她说的是司无颜,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,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当他知道皇姐是因为司无颜才受了这么重的伤,没有直接去杀了他就已经是他克制了,还要去救他?

    见宫抉眼中寒意叠加,宫以沫缩了缩脖子,又道,“若是不救他,我这伤不是白受了?”

    宫抉摸了摸她的脸,当着刘冉新的面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不许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刘冉新手一抖,恨不得现在就走!

    他可不能走啊!宫以沫揪着宫抉的衣襟,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认为司无颜比太后当皇帝好啊……这里面,并不包含私情的……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个“抉”字无限拖长撒娇,娇媚的容颜拉拢着,似乎十分不高兴。

    宫抉看她一眼心就软了,但是还是闭着嘴,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刘冉新只当自己不存在,事实上他这样的老古董本来应该很不耐烦看到这样的场景,尤其这一男一女还是那张关系,但是不知为何,看着两人之间的亲密的互动,那种默契和温馨,他竟然会生出一种羡慕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老光棍又怒了!

    一怒他下手难免就重了一点,宫以沫轻轻的“嘶”了一声,下一秒,宫抉的冷飕飕的眼神就落在了刘冉新身上!

    刘冉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的上药了!

    宫以沫又缠上了宫抉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她继续拉长了音,比着一根小手指,“就一次,最后一次!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宫抉摇头,门都没有,玉祁谁做皇帝,谁死谁活,跟他有关系么?

    宫以沫也没耐心了,她脚动了动,笑着对刘冉新道,“刘神医,能不能稍后再来,我们……想说点私房话。”

    她厚着脸皮要求,谁知下一秒刘冉新就起身走了,过程那叫一个坚决,估摸着早就想走了,只是不敢而已!

    屋子里一下就只剩下了宫以沫和宫抉两个人,宫以沫也毫不客气,直接翻了个身将宫抉扑倒在床榻上!

    宫抉微微皱眉,“小心,别碰到伤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才不管呢,她皱着眉,严肃的看着宫抉,是时候让他明白什么叫“三从四德”了!竟然连她撒娇都没用了?

    她玉指戳着他的胸口,“为什么不听话?你知道司无颜现在情况多紧急么?他快死了诶!”

    宫抉见她老是说别的男人,心中也不满了,冷淡道。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气死了!她噘着嘴,“你还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这个,是他想都不想的回答,随即他又皱了皱眉,“你只能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突然有点害羞了……自从两人算是确定了关系之后,她时常会被宫抉撩得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妻纲不能不振!

    她严肃的说道,“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!”

    她又嘟了嘟嘴,“人家只是想早点办完这件事,早点回去而已……到时候大煜要是容不下我们,我们还能一起出海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被她描绘的美好蓝图吸引,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是司无颜害她浑身是伤的事实,他还是去死吧!

    宫抉认定的事是很难更改的,可是他遇到了宫以沫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死不松口,眼珠子转了转,然后低下身子来,趴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宫抉摇头,“不……唔!”他居然被强吻了!

    宫以沫将他所有的反对吃下去,眼睛水润,脸红红的又问。

    “答不答应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在宫抉还没有回答之前就低头含住了他的唇,他的嘴唇很好吃,软软的,有种薄荷清香,吃着凉凉的,又热热的。

    她玩得乐此不疲!

    见宫抉用一种幽深的眼神看着她,看得她连忙分开了两人的唇瓣,有些局促的趴在他身上,轻咬下唇,装着很强势的样子,事实上被他一眼看得背脊发麻,有种战栗的感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