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七十一章 几次求生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烈火黑烟。

    这火是被人从外面放进来的,可想而知,太后或许想直接杀了司无颜,但是他做了什么,让太后不由放弃杀人,改从外面放火。

    宫以沫到了设宴的地方,匆匆一瞟,发现大厅死了不少人,有他的人还有太后的人,地上还有几个瓶瓶罐罐,她心中了然,肯定是司无颜关键时刻,撒了毒药出来,而无人能近他身,所以太后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烧死他!

    可是她视线一扫而过,尤其是在已经烧起来的焦尸上停了几秒,这些人都不是他!他或许还活着!

    但周围烈焰滚滚,还有毒烟弥漫,他就算活着,又会在哪里?

    大意了!

    宫以沫焦急着一边找,一边暗骂自己,之前那些暗算都太顺利了,以至于她根本没想到太后还有这一手,这还真是场鸿门宴!

    满目都是火光!她身处其中,竟然有一瞬间的茫然!

    太像了!上一世她打入玉祁皇宫,宫内四处点火,而他在潜龙殿等她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是不是也在等她?

    凭着记忆,她竟然找到了太后的卧室,这是上一世司无颜服毒自尽的地方,地上一地珍珠玛瑙,名玩玉器,但是没有他!他也不在这!

    宫以沫又冲到院子里,衣摆被烧了一截,她反手割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院子都被黑烟笼罩,明明是大白天,身出其中竟然有种身处地狱的错觉,天是黑红色的,没有光亮,也分不清方向!

    越晚找到司无颜,他越有可能死掉,宫以沫心急如焚,正准备冲入对面的火楼,却突然看到了墙角的大水缸!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走了过去,四周都是火,她能行走其中,但是司无颜不能,如果他真的在水里的话……

    这个水缸很大,缸底还有青苔,显然已经很久没有移动过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步步走近,有些紧张,若是司无颜不在这里,她真不知道还能在哪找到活着的他了……

    终于,她看到了层层散开的墨发,漂浮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“司无颜!”

    她连忙伸手,想要将他捞出来,但是他听到声音,却先一步动了!

    他缓缓抬头,渐渐浮出水面,先是发丝,然后是苍白的脖子,黑红色的衣袍……

    那双漂亮狭长的眼睛,平时都是瑰丽的,邪魅的,可现在却有些空洞,一瞬不瞬的盯着宫以沫,好像不认识她一般。

    水珠不停的从他脸上滚落,如水中初生的妖精。

    宫以沫终于松了口气!

    太好了,她找到他了!

    因为在院子里,厌恶虽浓,却因为空旷并不足以致死,只是四面的建筑都在熊熊燃烧,愈演愈劣!方才宫以沫还能跌跌撞撞的闯进来,但是再烧一会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而且天气太干,若等身边树木花草都烧起来,他们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!必须抓紧时间!

    宫以沫想将他从水里拽出来,想办法逃出去!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么?”他突然问。

    宫以沫正急着呢,哪里有心思管他说的好奇是什么!他却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,为什么我没有直接被杀死?”

    宫以沫正在冥思苦想出去的对策,带着一个人,飞出去不切实际,可是从已经完全燃烧的建筑物内穿出去也很危险,她刚刚冲到这里,在小心,衣物也烧着了……所以到底要怎么做呢?

    见宫以沫不回答自己,司无颜有些不满了,“你还没回答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回头,正有些不耐烦,但是因为他站起来了,她才发现满缸水都是鲜红的!他受伤了!

    她将司无颜转过去,却发现他背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,若不是他及时上药,只怕更加严重!但是他无处可躲,躲进了水缸里,药遇水化开,伤口再次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宫以沫当机立断,扯下自己内裙裙摆,然后在上面撒上药粉,直接绑在了他的腰上,这一切,等出去再说!

    正当她这么做的时候,司无颜背对着她,突然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刀上有毒,我的药只能暂时压制毒素,或许这一秒,或许下一秒,我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想,难怪太后没有直接斩草除根,原来是认为中了毒的他必死无疑?

    似乎看出她的想法,司无颜继续道,“怎么会不想杀我呢?当时我将身上所有的毒药洒出,无人能近身,那个女人不愿意与我纠缠,直接带没死的人退了出去,然后放火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将布带绑了个结,沉声道,“等出去再说!你那么聪明,一定能在你自己死之前配出解药的!”

    司无颜摇摇头,“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现在就能感觉到四肢开始冰冷僵硬,他手中已经没有任何药物了,很快,他没有死在火堆里,也会死于毒发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宫以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将空间里的药物一股脑的拿出来,这些药都是贡品,不会一个都没用吧?

    司无颜似乎真的中毒很深,看着她拿出这么多东西,也只是歪了歪脑袋,一言不发,然后拿起其中一个瓶子,大还丹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,不知为何,他竟久久不动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被砍一刀,差一点就死了,但是我爬到了她的房间,用所剩不多药,配了些解药,那时候,毒发和药性混合让人非常痛苦,我在想,若是这个时候有人救了我,我就封他做大官,享尽荣华富贵……可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来救他。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神情焦急,但是看到他脸色越来越白,眼神黯淡,显然已经心存死志!看来这些药还是其次,他自己放弃了,难道真的没救了?

    宫以沫也不废话,皱着眉快速的将药又塞到怀里, 刚想说什么,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外面烈焰冲天,我被围困其中……其实我出去过一次,但是当我扶着门走向外面的时候,等待我的,却是长矛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将墨发撩开,宫以沫看到他肩膀上还有个血窟窿,因为他穿着黑红色的衣服,伤口不明显,但是却看得出来,对方那一下是存心想杀他的,戳的极深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神一暗,连忙像刚刚一样,给他的肩膀上药,她可以想象到,他之前经历了九死一生出现在门口,等来的却是刀锋的场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