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谁没有过去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后来他会认字,还是因为太后为了方便教他下毒,所以他才有机会学了一些字,还都是草药的名字。

    当初游历在外的时候,他才正统的学了写字,却因为起步太晚,字迹最多算的上端正,毫无风骨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要一想到小时候看书会被毒打,看别人练武会被拖去当药人!他就恨太后恨得扭曲!

    他是皇子!不是她的奴隶!不是她的药人!更不是她的傀儡!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整个人都阴沉可怕,她想了想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气馁,人家可以借着由头来打击你的人,你也可以抓着他们的把柄威胁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气闷,“谈何容易?人力有限,他们一个个狐狸尾巴又藏得紧!想抓到错处难于登天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在意的笑笑,“有污点就抓现成,没有的话,就不能制造点错处么?”

    司无颜突然叹息,“你竟尚明希想的一样!只是人力有限,很多事并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尚明希就是玉祁的玉面将军,曾经太后最宠幸的男宠,手握兵马,最后倒戈了司无颜。

    此人亦正亦邪,能屈能伸,时常一张笑脸,此时,尚明希正在与大煜洽谈合作通商的事情。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通商之事暂不急于一时,把他调回来吧,此事交给他来再好不过,而且你以前没人,现在不是有我了么?我还没遇到我做不到的事呢!且等着吧,三个月后,今日这些弹劾你的人,来日都会跪在你面前,求你饶恕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被她逗笑了,心中微有暖意。

    却不知她是认真的,一场腥风血雨,就此拉开了序幕!

    宫以沫手里有钱,尚明希手里有人,而且为人阴险狡诈,又八面玲珑,再加上宫以沫超高武力加持,京城内动荡无数。

    最简单粗暴的手法,就是贿赂!

    由尚明希出面,献上黄金万两,贿赂那些贪财的大臣,起先他们还不动心,但随着尚明希笑着一块金砖一块金砖的往上累积,他们眼睛都直了,直接倒戈了皇帝!

    然后就是纠错,比如哪个当官看着政治廉明,私下里却包了名妓享乐,被他一群学生不小心撞破那放浪形骸的场面,从此名声大败!

    比如哪个当官的八面玲珑,做官做的风生水起,但是管辖的司库连连遭盗,他又舍不得自己填补空缺,便挪用了别处的银钱,被司无颜抓到把柄,直接罢免!

    再比如太后让面首代批折子的事激起了民愤!司无颜站出来上罪己书,世人对太后印象越发不堪,众臣没有办法,劝太后将政事交还给皇帝,以至于司无颜地位越发尊荣。

    总之这三个月来,玉祁皇城内鸡飞狗跳,让老百姓看了不少笑话。

    此时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宫以沫和尚明希躲在船上,听里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将最支持太后的丞相独子骗来,下药之后,送到了太后的花船上,最近太后郁不得志,常常要在花船嬉闹到很晚,那男子急色上前,若是平时太后只怕还觉得有诈,但是今日,她喝了不少酒,那丞相独子又是难得的好相貌,便放纵了一回,两人颠倒在了一起,满室香艳。

    尚明希见宫以沫看得津津有味,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个绝世高手的好处,玉祁最厉害的人在太后身边,宫以沫看着不显,但尚明希观察过,她应该比太后身边那个人要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尚明希也是个聪明人,他不会问宫以沫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,也不会问当初她明明一个人进去,是怎么将司库一库房的东西搬走的,更不会问她怎么在丞相严防死守之下,将他儿子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们两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偷看,却没有一个人发现,她的武功,只怕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地步。

    以前这些损招,就算他想做,一个没钱,一个没力,要谋划一件事需要三五月甚至更久,其中的弯弯绕绕更是让人心力交瘁,但是宫以沫来了之后,就简单粗暴多了,基本上只要她想做,就一定能做到,之前他还觉得大煜皇帝仅派一人来相助,是因为瞧不起他们,可是后来才知道,她一人足矣媲美千军万马了。

    花船在水波中静静摇曳,其余的人都不敢发出声音,所以船上只有太后风骚入骨的媚叫,和水浪一波一波拍击船身的声音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一会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大男人,她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也不是我想看,是这个男人太有趣了,嗜好好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尚明熙以前也是太后的面首,她便闭嘴了,免得惹得人家不快。

    谁知,尚明熙好脾气的笑笑,“无碍,我并不是那么介意。”

    月色下,他五官平平,真要说,大概能算清秀,但是笑起来的时候特别抓人眼球,特别无害,让宫以沫差点忘了,这些阴损的招都是谁想出来的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好奇了,“你真不介意?一般男人都很在意这样的过往吧?”

    尚明熙好脾气的摇摇头,说起了一件往事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年幼,家乡遭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灾,很多人都饿死了,包括的我哥哥,我两个姐姐被卖了,最后家里还是熬不下去,父亲就盯着我,生了易子而食的念头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这些时,语气淡淡的,人有时候很奇怪,那些当时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伤痛也好,仇恨也好,最后还是会慢慢淡化,淡化到可以用一种寻常的口吻说出来,毫无感触。

    “母亲怜惜我,在我被换出去的前一夜将我放了,我当时不敢走,因为在我心里,那里还是我的家,离开家,我还能去哪呢?所以我就躲在屋外的草垛里,期盼父亲回心转意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依旧干净无邪,但是宫以沫就是感觉到他的薄凉与嘲讽。

    “……直到我看到父亲暴打了母亲一顿还不解恨,最后竟拖着母亲的头发将她拿去换人,我才死心,人被逼到极处,是很可怕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