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五十六章 拷问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时,雪琪睁开一双老眼看过来,便听宫抉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皇姐心里,只有两种人,外人,和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宫抉冷冷的看着老妇人,“雪老夫人,你觉得,你是皇姐的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雪琪叹气,“棋差一招……何须多言?咳咳,要杀要剐……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雪战觉得不甘心,为了让宫抉放松警惕,他都和夫人一起来了!准备万全,本以为一定能拿下宫抉!

    而且宫抉不是说对宫以沫的事特别在意么?但这样的情况下,他都没有中计,这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“宫抉!你根本就不在乎宫以沫!不然你为什么那么快就会警觉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雪战想不明白他们输在哪里,十分不甘心!明明他们没有对宫以沫表现出任何恶意,夫人更是宫以沫的外祖母,宫抉难道一点都不顾及么?

    宫抉懒得告诉他们,从他们先他一步知道皇姐出事了,他就开始怀疑这事有雪族参与了,而且他们还见过雪族的地下祭祀,会用这么残忍又扭曲的祭祀方法,又有几个好人?难怪会被灭族。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宫抉好整以暇的看着手下人将雪琪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雪琪手无缚鸡之力,她年纪大,身体不好,这一绑起来,她痛得流汗,一边雪战见了,目眦欲裂!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抉被雪战吵的头疼,但是他们既然敢来,就应该做好失败被杀的准备。不过在此之前,倒是可以玩玩。

    眼看雪琪被绑在了人形架子上,雪战武功被封,急的满头大汗!

    宫抉道,“想要本王放了她,也不是不行……但,本王要解药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等不了一个月了,他现在,马上就要去找皇姐!

    皇姐最不老实了……他不看着,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可雪战一张老脸紧绷着,半响才道,“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,那边,侍卫立即出手,一鞭子落在了老妇人身上!

    那老妇人也算硬气,只呼痛一声,并不曾求饶。

    “宫抉!”雪战双手抓着牢房的护栏,手指几乎抠进木头里!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解药!他们没有给我解药!而且这毒不会让人死,只会让人昏迷罢了!你中毒不深,有神医在,月余可好!何必要解药?”

    宫抉不为所动,扬手让那边继续打!

    压抑呼痛的声音传来,宫抉的脸隐在暗处,看不出喜怒,他是真打!完全不在乎对方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老人……他这样的人,根本就没有原则底线,只有可以动和不能动这两种人而已!

    雪战看着那一鞭一鞭落在雪琪身上,血染衣衫,恨不得以身代之!

    他双眼充血,声音都沙哑了!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解药,没有!宫抉!我真的没有解药啊!!”他语近哀求,又有种说不出的痛愤!

    宫抉又命人抽了几下,发现雪战痛到浑身打颤,却咬死了没有解药,他这才信了,命人收手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没有解药啊。”宫抉微叹,十分惋惜。

    雪战恨不得咬死他!宫抉这样做,竟然只是想试试他话里的真伪?到底有没有人性?!夫人那么大年纪了,他难道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心软么?

    见雪琪拉拢着头,似乎已经昏迷了,宫抉一点都不急,“那么,我们来换一个问题好了。”

    雪战一脸防备的看着他!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来下毒,或者说,你们为什么要害皇姐?”

    皇姐说到底也是雪妃的孩子,而雪妃不是雪族人么?为何有那么深的恨意?

    雪战咬牙,这个问题,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?”宫抉一抬手指,那牢里的人也提起了鞭子!

    不说的话,夫人一定会死的!

    雪战双眼一闭!“此事和雪族人无关!是我和夫人想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宫抉倒是信了几分,毕竟若是所有人都同意,他们两也不用出来冒险,即便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很高……宫抉看着自己的手苦笑。

    “原因。”他们这么做,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宫以沫的错!”雪战愤愤说道,“她明明是雪族的孩子,却认贼作父!还一步步,让大煜繁荣!这一切,都是建立在雪族人的尸骨上的!既然雪族让她诞生,那么她叛国,雪族也该让她灭亡!”

    宫抉这才明白了,他们两人一开始就对皇姐抱有敌意,这么想来,那块所谓的“圣石”只怕也不是好东西,还好皇姐没上当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雪族人是好是坏,日后在看吧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人口口声声说皇姐是雪族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宫抉压下心中的躁动,冷声道,“就因为这个,你就想杀了皇姐?”

    宫抉冷笑,“本王看上去很好骗?”

    雪战心中一凛,但是这个事,他只能这么说!就算死也不能说出去!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宫以沫对雪族提防,所以我们只有找你来威胁她,可惜……棋差一招,这就是事实!”

    宫抉不信,让人继续打!

    此时雪琪已经昏迷了,但是那鞭痕一条条的,是实打实的伤啊!

    “宫抉!”雪战咬牙切齿,“我没骗你!我真的没骗你!你住手!”

    宫抉坐在那闭目养神,他没喊停,那些人怎么会停?反正就算打死了,他们敢下手,也是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“宫抉!”雪战再也忍不住了,“你问我话不就是想知道宫以沫是不是大煜血脉么?我真的有办法能够证明!你住手!”

    宫抉这才睁开眼睛,看着他,眼中是不易察觉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雪战咬牙,“要我说可以,但是我说了,你不能杀了我们!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一笑,“那就要看你说的,本王会不会满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战脸上的肌肉在抽搐,他纵使百般不甘,也只有将衣服撕开,从夹层抽出一样东西来,宫抉眯眼看着,竟然像是一小块皮纸?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我们雪族的藏宝图!”

    他双手颤抖,但是一想,地图没了总比夫人死了好!所以他将地图拿了出来,在宫抉面前,咬破了手指,将血滴在地图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