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五十五章 父子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收到信,宫抉安心多了,他就知道皇姐不会轻易有事,没想到啊,中计的反而是他……

    宫抉苦笑。

    只是皇姐说,不管雪族说什么,千万不要信……难道,她已经知道雪族要说什么了?

    宫抉的心再一次热切起来,如果皇姐猜到他们会说什么,是不是更加证明他们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他们之间,没有血缘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胆战心惊的将解药给白季喂了下去,司无颜那家伙,心有百窍,谁知道他一个念头不对,就想毒死白季呢?

    白启攸在一边比她更紧张,毕竟是他父亲啊,两年没见,没想到一见面就是这种场景。

    但是药效很显著,白季很快就醒了!

    宫以沫总算松了口气,让白启攸给白季喂点吃点,她就去休息了,最近她一直都胆战心惊的,总觉得不安,现在白季醒了,她倒是稍稍松了口气,能睡个好觉了。

    白季看到白启攸很惊讶,他不是被柳劲挟持了么?柳劲有时候会喂他一点解药让他醒来,然后逼问他另一半虎符的下落。

    怎么再醒来竟然不在龙城营里,而且还见到了他儿子……他此时难道回到兆城来了?

    父子俩许久未见,白启攸先是跪下赔罪,然后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跟白季说了……

    白季是个哑巴,他闭上眼,眉宇间都是愤怒!

    这一定是玉祁太后的阴谋,因为他拒绝了她合作的邀请,她便转身对柳劲下手!

    只是现在,倒不是找太后麻烦的时候,他要回去,先整顿好龙城营!

    第二日,白季休息好了,由白启攸扶着,到了宫以沫的院子。

    此事耽搁不得,白季决定现在就回去!

    宫以沫倒是不担心他,因为龙城营安居多年,里面的人都是白季一手扶持起来的,他只要醒了,比任何人出面都有用,更别提他手中也有虎符,所以她不用再回去了,龙城营的事,就让白季自己去解决吧!

    宫以沫坦然受了他一礼,再亲自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将军不必多礼,此事我知晓甚清,你也不必多说,早点回去整顿庶务吧!”

    白季连连点头,突然,他指了指白启攸。

    宫以沫摸着下巴猜,“你说想让白启攸留下?”

    白季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,他是你亲儿子,兴许能帮得到你!”宫以沫满头大汗,她身边要是长期带着一个男人,宫抉知道了一定会过来找她麻烦的……

    但是白季很犟,他瞪了白启攸一眼,白启攸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没有别的意思,他觉得如今龙城营内乱,我跟去的话,怕被柳劲利用,毕竟柳劲此人十分阴险,不得不防……所以父亲希望我暂时跟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宫以沫轻舒一口气,她害怕救命之恩,白季无以为报,就让儿子以身相许了呢!

    见宫以沫答应,白季便带着常载德离开了,他神情焦急,显然很担心龙城营的状况,宫以沫叹气,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过却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白启攸有些尴尬,突然想起了昨晚上父亲叫他去房间“说话”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喜欢公主?”白季的笔锋很凌厉,在纸上写字,他也不写废话。

    白启攸和他父亲一样严肃的脸瞬间爆红!

    “爹,你在说什么鬼话?!”

    他讨厌女人,他……才不会喜欢谁呢!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回龙城营。”白季又写到。

    白启攸皱眉,若是他也走了,宫以沫岂不是要一个人待在玉祁?就算她很厉害,到底是个女人,很多事,都是女人不方便做的……

    见白启攸没有说话,白季皱了皱眉,刷刷刷写到——

    “你还说不是喜欢公主?”

    “爹!”白启攸恼羞成怒,“没喜欢,您儿子我不喜欢女人!”

    白季叹了口气,他知道,因为他母亲的事,这个儿子从小就很排斥女人,觉得女人都是见异思迁,满口谎言的,但是他也不想看到儿子一辈子孤独终老啊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写——“那你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如今我们都不在龙城营,谁知道柳劲做了什么,有什么变故?多个人多个帮手!”

    白启攸更放不下父亲。

    白季叹了口气,“你性子太冲,还需要磨一磨,跟着我,会连累我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额头青筋暴跳,这是什么父亲?说话能不能委婉点?

    在纸上写怎么委婉?

    白季写到——“柳劲此人阴险,若是设计了你,用你威胁我,我只能大义灭亲了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二话不说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!”

    他一定是有个假父亲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过了几日,宫抉身体稍稍能动了,但是动一下,肌肉都非常酸痛,这毒还真是霸道,宫抉懊恼自己竟然会中招,又觉得自己果然会中招,果然,皇姐就是他唯一的软肋。

    罗启将宫抉放到了这几日赶制出来的轮椅上,他觉得自家王爷真的好厉害啊,什么都会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下到了地牢。

    雪琪和雪战两人并没有受什么伤,但他们却很紧张,因为他们知道,一旦宫抉来了,他们就惨了。

    雪琪比较冷静,活到她这把年纪了,早就置生死于度外了,可雪战不一样,他不担心自己,但是担心雪琪承受不了宫抉折磨。

    “王爷特意来地牢看老身,老身受宠若惊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雪琪坐在地牢里,看着宫抉,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雪老夫人倒是冷静,想必已经不惧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自然,是不怕的。”雪琪闭着眼,一脸认命。

    但另一个牢房内,雪战见了,怒声道,“宫抉,你若是敢伤夫人一根毫毛,我一定会让宫以沫陪葬!”

    宫抉眼中冷光一闪,看着雪战。

    “你作为娄烨的圣湖之主,一把年纪杀气却这么重,看来是本王对你们太过宽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宫抉轻轻一挥手,就有人走到雪琪的牢房中,他们可不管手下是不是头发花白的老人,只要宫抉一声令下,他们下手绝不手软!

    “宫抉,你敢!”雪战扒着牢缝,恶狠狠的瞪着他!“夫人是宫以沫的外祖母,你敢伤害她,宫以沫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宫抉轻轻一笑,“看来你们并不了解皇姐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