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四十七章 借兵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龙城营是不能回去了,因为虎符在柳劲手里,他们去了,柳劲倒打一耙,他们这几千人根本算不得什么,所以他们找了个地方扎营,一起商议接下来怎么办。

    宫以沫是这里唯一的女子,单独住一个帐篷。

    白季也请军医看过了,说是因为中毒而昏迷,而且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,人很虚弱,致命的伤是没有的,可能过几天就会醒来,也有可能一直昏睡下去。

    白启攸用水绞了帕子,轻轻的给宫以沫擦脸,他动作那么小心,生怕弄坏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她一个女子,万人当前,还能面不改色的让他们先走,他并不知道她是如何脱身的,但是后来见她一身伤昏在树下,就知道过程不会太轻松,再后来,有追兵来袭,她也依旧叫他先走去搬救兵,生平第一次,他觉得自己是那么没用!

    枉费他自称男儿,而父亲小时候就告诉过他,男人当顶天立地,不可临阵脱逃,但是今晚,两条戒律他都犯了,羞愧之于,他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的,竟然是她用内力推他离开时,那红袖翻飞的模样。

    衣袖是血染的颜色,本应该代表邪恶,但是在他眼中,却比白纱还要圣洁,还要惑人……

    白启攸手一紧,落在宫以沫脸上的帕子竟然再也下不去手,他不敢再看那张脸,那张脸他看一眼,就再也难以错开视线,恨不得深陷其中!

    所有他只好将视线落在她自己草草包扎的腰上,因为她最后那一下反击,腰上再次血肉模糊,白启攸突然觉得心痛,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而痛?

    他不敢再想,连忙摇摇头,用剪刀将她腰上的布条剪开,再小心翼翼的解开,果然血还在流,嫣红的,和她雪白的肌肤呈现鲜明的对比!

    白启攸眉心跳了跳,突然觉得给她包扎是一件错误的事,因为实在太考验人的意志力了!

    但是现在要他将宫以沫交给别人包扎他更加不愿,所以一边在心里默念清心咒,一边目不斜视的包扎,等包好的时候,他那严肃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了,好像刚刚打了一场硬仗!

    他包扎后准备走,但是宫以沫突然嘟哝了一声,然后抓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白启攸本就内心不纯,她这样主动,只觉得被她握住的手好像被火烧灼一般,可要他抽出来,他又……怎么都抽不出来,一个昏迷的人会有多大的力气,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宫以沫嘟囔一声,白启攸没听清,就听她皱着眉继续喊,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这奶猫一样的声音,让白启攸严谨的神情出现一丝龟裂,他脸又红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羞涩什么!不行,他必须离开了,再待下去他都觉得自己奇奇怪怪的!

    但宫以沫这下还真用了几分力气,她拽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我痛……”

    她委屈着,睡梦中都瘪着嘴,似乎要哭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启攸心里一软,又哭笑不得,但是还是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才觉得痛?早干什么去了?你不是很凶悍,很霸道,还说着要我看看,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么?

    白启攸突然抿着嘴笑了,那些巾帼不让须眉者,如何比得过她?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又突然一惊,不明白自己这番感情变化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……他突然觉得,他不讨厌女人了呢?

    次日,宫以沫醒来,却见白启攸就在她床边,吓了她一跳!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他声音有些沙哑,眼睛也是红红了,脸上裹着伤口的纱布解开,伤口开始结痂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纳闷的看着他,“你守了我一夜?”

    真是受宠若惊,这家伙不是视女人如蛇蝎么?不过想到她因为他们白家而落得一身伤,便觉得心安理得了。

    白启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见宫以沫还是不能动,他出去打水来给她洗漱,她洗漱时,白启攸又去端了早饭过来,那叫一个细致体贴啊,宫以沫惊呆,这家伙不会真的奴性了吧?

    宫以沫纳闷的喝了点粥,又躺下了,不一会儿,两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闻晢天和常载德都有些尴尬,毕竟宫以沫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,还在养伤,他们进来多不合适啊!

    但是现在情况危急,他们也顾不得许多了。

    行了礼又自我介绍了一番,两人就开门见山的说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龙城营被柳劲把控,我们商量了几个对策,还请公主佐正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心知这两个人也只是急病乱投医,毕竟他们现在人少,白季又没醒,实在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,而她,又是这里地位最高的,他们自然要卖她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听了他们的计划,并不赞同,因为胜算太小,白季昏迷,他们连另一半的虎符都问不出下落,更别说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那公主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常载德谦逊的请教,态度很诚恳。

    宫以沫想了想,“先等两日,这两日柳劲来犯的话,我们躲着些,一是我要休息养伤,然后就是看看白将军的情况,能不能醒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说着,低咳了几声,身体确实很虚弱。

    “……若是白将军怎么都醒不来,等我身体好些,便去借兵。”

    “借兵?”闻晢天瞪着眼睛,看起来很凶,而且他声音也很大,说起话来如洪钟一般,“这边界,除了我们龙城营有兵,谁还有兵?”

    就算有,那几个人,也不过蚂蚁撼树罢了!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笑了,她脸色苍白,但说话时,却有种从容自信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这是边界,龙城营是大煜的驻兵,而再往北,不是还有玉祁的驻兵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……!”

    闻晢天一下不知说什么才好,而白启攸和常载德也是一脸惊讶,觉得她的话不亚于天方夜谭!

    去玉祁借兵?

    宫以沫却好似胸有成竹,她安抚道,“事在人为,玉祁那边,我既然敢这么说,自然有几分把我,除此之外,你们还有更好的想法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