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四十章 倾城佳人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时,白启攸正好端着酒进来,他走到宫以沫身边,却被宫以沫一把拉住了!

    她笑,“脸是白了点,但是好用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柳劲被那双美目看得身子都酥了,他连连点头,“没意见,没意见,您看看小臣,我也很好用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胆大包天,竟然朝宫以沫伸出手来!

    宫以沫往后一退,然后猛地拉了白启攸来挡他的爪子,下一秒,白启攸竟然一下坐在了宫以沫怀里,手上的酒壶也被宫以沫夺了过去,这种姿势让他羞愤欲死!可是在柳劲的眼皮子底下,他忍!他倒要看看宫以沫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手被隔开,柳劲有些悻悻的,暗瞪了白启攸一眼,冷道。

    “可怜白将军一世英名,生出来的儿子却是面首,你们说,好不好笑?!”

    帐篷里的人十分配合的起哄,忠诚白季的人都被调了出去,所以柳劲无所顾忌,说出来的话让白启攸恨不得拔剑杀了他!

    “别动!”感觉到白启攸身体骤然紧绷,宫以沫低声警告。

    白启攸不好受,她抱着他也很难受啊,万一被宫抉知道了……她身子一抖,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“柳将军,你吓到本宫怀里的可人儿了。”宫以沫一边抓着白启攸让他冷静,一边抬头看着柳劲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想合作,还踩她的人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柳劲听出她的不满,立即笑道,“公主恕罪,微臣喝了酒就有点口不择言,让公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垂下眼睑,“若是没事就退下吧,别碍着本宫与白郎**。”

    **!

    白启攸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但是宫以沫的手紧紧的抓住他,就是防着他坏事呢!

    柳劲一愣,觉得或许真的是他小题大做了,这公主一看就是有些手脚,有些脑子的好色之徒啊,实在没有什么可提防的,那么,他今晚还杀不杀白季了?

    柳劲一边往回走,一边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!”抓着宫以沫的衣襟,白启攸咬牙切齿的低声问!

    他才不是男宠,他才不是面首!

    宫以沫都要头疼了,一直以来,她遇到的男人,除了申十夜,几乎个个冷静自持,像白启攸这种又古板又暴躁的,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动,救不出你爹可别怪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这么说,那丝丝缕缕的热气让白启攸整个人都炸毛了!他脸绷的死紧,就好像木头一样坐在宫以沫怀里,半响才理解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了八度,谁叫他有求于人?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满意了,“等会你就知道了,现在,喝酒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之前白启攸端进来的酒给他直接用壶灌了下去!制造出她真的是在与男宠**的假象。

    她表现的越荒唐,柳劲越放松。

    所以宫以沫干脆报复性的死命灌他,因为灌得太急,酒水从他嘴角滑落,有种**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启攸被宫以沫抱着,脸因为羞愤而涨红,浓眉更是拧成死结,但是那双眼睛半眯着,一瞬间眸光潋滟,这么近的距离,宫以沫看着 他的侧脸,竟然有种惊艳之感。

    不少人看了过来,也暗吞口水。

    白启攸虽然坐在宫以沫怀里,却并不违和,因为宫以沫给他灌酒的模样实在霸道又迷人!让人恨不得将白启攸拖走,以身代之!

    他们突然发现,若对象是宫以沫,做人男宠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一想,他们呼吸急促起来,因为喝酒,身体本就热气薰张,而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人血液都沸腾起来了!

    白启攸呢?他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最讨厌女人碰触,明明他想,若宫以沫真要他做男宠,他拼死也要反抗!

    可是现在,宫以沫见他被酒呛到,一边得意的笑,一边用帕子给他擦脸,他抬头,那双似乎汇聚了万千星辰的眼睛近在咫尺,他看的有些痴了,竟然忘了愤怒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只猴子竟然回来了,乍看到一只猴子,白启攸连忙回神,就看到宫以沫低头对他咬耳朵。

    暖暖的香味将他包裹,他不知道的是,这是当朝齐王都痴迷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听明白了?”

    白启攸感到她塞了一个东西在他手里,久久才点了头,然后看着宫以沫大庭广众之下,朝自己亲过来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他应该将桌上的一碗酒朝她泼来,可是看着她含笑凑近的红唇,那鲜艳的颜色,让他的心越跳越快!他甚至期盼着她就这么亲下来,还是宫以沫见他发愣,狠狠掐了他一把!

    白启攸慌忙抓着桌上的酒碗往她脸上一泼!而后,他双眼水润,大口喘息着,似乎经历了无比的挣扎!

    他本该说些表达愤怒的话,下一秒,却被眼前那冲击性的美艳给震慑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酒水顺着她晶莹的脸滑落,打湿了她的发和长长的睫毛,

    她开始紧闭着眼,任由酒液落尽,而后,她猛地睁开眼睛!那一刻,她的美带着冲击性!几乎让他窒息!

    ——所谓一枝梨花春带雨。

    白启攸以前不明白,何为绝色,为何会有女人被称之为祸国妖姬,为什么有人为女子一笑一掷千金……他以前不懂,更是嗤之以鼻,可是现在,他懂了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含笑的眼睛变得凶狠,她打了白启攸一巴掌!

    “混账!本宫看得起你,你就能以下犯上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把将他推开,白启攸捂着脸,从她怀中离开,原来是这样冰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柳劲一看他们闹起来了,连忙说道,“哎呀!公主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向宫以沫身边时还狠狠踢了白启攸一脚,“你算什么东西?公主看得起你,给你三分颜色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?”

    白启攸被仇人踢了一脚,捏着手心忍住了,他瞪着宫以沫!

    “我没错,你……你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白启攸咬唇羞愤欲死!将一个大庭广众之下,被逼成面首又拉不下脸的公子哥演的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宫以沫暗中点头,冷哼一声,“本宫就不信了,还驯服不了你!你等着,本宫换身衣裳就来,到时候,本宫要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取悦本宫!你最好准备一下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