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三十九章 危情交替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月黑风高杀人夜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为什么要将京城禁军控权交出去?那样太子岂不是如虎添翼?!”

    罗启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而马背上,宫抉优哉游哉的走。

    “因为,本王已经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?这下,罗启更加不解了,谁会嫌自己手下人多?

    他看了看身后三千多人,这些人,是禁军中自愿追随宫抉的,也就是说,他们将成为宫抉的私军,并且各个忠诚,能随着宫抉离开,想必也没有什么亲人牵挂。

    他们连夜出城,奉皇帝之命,去修国道。

    可一出城,宫抉勒马,对罗启道,“你带着人先走,本王还有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罗启不敢问宫抉去向,领旨先去了,宫抉只点了五十几人留下,转身竟然往另一条路去了。

    宫澈步步紧逼,虽然正中他下怀,但是现在已经达到目的了,离开之前,他怎么能不回敬一二?

    宫抉冷笑,眼中是嗜血的光。

    宫澈同样很清楚宫抉不会善罢甘休,一想到宫抉连夜离开,宫澈不仅没有开心,反而有些恼怒!

    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,却不能违背皇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宫澈白玉般的手指在地图上游走,这地图是京城分布图,宫澈家大业大,京城内多是他的据点,而宫抉,一定会让他损失很大……所以他最后在龙虎峡和百城军营之间犹豫。

    龙虎峡是宫澈自己的船队停靠的地方,非常安全,两面山,一面水,一条出路,若是宫抉去了这里,他便能瓮中捉鳖,或许还能直接杀了他!

    但是另一处地方地势开阔,宫抉的军权交到了他麾下的一个人手中,这个地方宫抉很熟悉,如果要使坏也很容易,而这两处相隔很远,宫抉手下人少,不可能两处端,那么他会选择哪一处呢?

    怎么说都是百城军营更容易下手,而且没有任何风险的,但宫抉此人,也许会兵行险着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宫澈躺在椅子上,思绪放开,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雷响起,又下雨了。

    淋着小雨,宫抉一行人快马飞奔往一个地方去了,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曾变过。

    小七跟着他,心知王爷肯定是要去找太子麻烦了,但是他们就这么多人,能成事么?

    这么多人,去百城军营不够,但是去龙虎峡,已经够了!

    宫抉闭了闭眼,任雨水打湿他的发和衣衫,但他却嗅到了一种名叫自由的味道。

    宫澈也睁开眼睛,连忙点人出去了!

    他手下人木月小心的问,“殿下,我们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宫澈头也不回的说道,“全军集结,去龙虎峡!”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有分开兵力的打算,因为他想直接将宫抉斩杀了!他料定宫抉肯定会去龙虎峡,那地方危险,但是也不设防,宫抉一定会去那!

    夜色漆黑,丝丝缕缕的雨水在宫灯的照耀下,显出线形,即便是夏天,人们还是能感觉到扑面的寒意!

    宫澈手下全军出动,声势肯定不小,宫晟听到回禀,冷笑一声,闹吧,若是宫澈和宫抉就此死了一个,或许也是好事,反正,他插手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失控。

    但是他嘴上说的冷血,事实上,还是担忧得彻夜未眠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不想再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    雨夜似乎加快了危险的脚步,宫抉一行人一心赶路,没有一个人说话,每个人脸上都很严峻,因为他们清楚,龙虎峡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地方,一旦被围困,就是一条死路!

    “王爷,龙虎峡到了!”

    小七说道,他们首先看到的,是两山之间无数的船只,有守船的士兵发现他们,连忙来拦。

    宫抉也不多说,他抽出了窄剑,剑身一震,荡开无数水珠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号令,却如剑锋一般,锐不可当!

    而远在北地的宫以沫,此时有些心不在焉,柳劲不停的给她敬酒,似乎想灌醉她。

    她正纠结怎么才能套出白季的下落,因为就断她挟持了柳劲,或者杀了他,他部下的人也杀了白季怎么办?

    突然衣服底下一拱一拱的,她掀开一看,一只黑灰色的猴子趴在她衣服下面,显然已经累坏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它那么远都能找到她,而且跟随她,平白的,让宫以沫心里一暖,不过来的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她用手戳了戳,猴子瞪了她一眼,不满的翻身。

    这时,宫以沫看到它胸前挂了一个什么东西?她抽出来一看,是一个竹简,打开,里面是一封信件。

    奇怪……这猴子,莫非遇到了什么人?

    纸张打开,上面写满了字,宫以沫却一个都不认识,既然不认识,她便想留下以后再说,但那些字好像有魔力一般,她明明不认识还一个一个认真看完了……宫以沫皱了皱眉,将信件丢到了空间里。

    此时主坐那边,柳劲等人被不少女人包围着,这些都是营地的军妓,这种作风肯定不是白季能容忍的,必然是柳劲上位后才找来的,由此能看出两个人品性差距。

    宫以沫揪着小猴子的耳朵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晚点再睡,你去给我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小猴子小身子一动,用屁屁对着她,它还在生气呢!才不想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阵无语,再一次揪着它的耳朵,凶狠道,“快点,不然我就吃了你!听说猴脑很补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说,小猴子反手就是一爪子!这人简直是个变态!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你现在去营地每一个角落看看,有一个地方,必定看守严密,而且看着一个人,我要找到他!”

    小猴子歪着头想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听明白了?”宫以沫眼含威胁的看着它,它身子一缩,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柳劲无意间好像看到了一个黑影,或许是什么小动物吧?他没有在意,拿着酒杯往宫以沫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喝了点酒,他色心大涨,看着宫以沫那绝美的脸,心里的旖念怎么都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您是个会享受的人,怎么……会看上白启攸那个小白脸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