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二十一章 回去成亲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远处有马蹄声传来,是皇帝派来的禁军,他们奉命来抓太子回去成亲!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心急,“太子哥哥!”

    可她一出声,却见宫澈突然闭上眼,然后,一把扯掉了自己头上的金冠,随手丢在地上!

    顷刻间,他发丝飞扬,明明是温柔如谪仙一样的脸,那一刻竟妖娆鬼魅的好似妖精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摸不准他的变化了,警惕的看着他,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那边马蹄的声音越来越近,似乎怕他逃跑一般,急急奔来,马蹄掀起了无尽黄沙。

    宫澈再次睁开眼,看着宫以沫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飞扬的墨发,和血红的衣衫组成了极具冲击力的一幅画,他的脸苍白如纸,嘴唇也毫无血色,偏偏那双眼睛!充血狰狞,危险,让人畏惧!又痴缠在宫以沫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宫以沫身上,让宫以沫浑身上下竟然激出一阵寒意!明明对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子,但是她却还是有些防备的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身后是禁军逼近的声音,铁蹄飞扬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着宫以沫,双眼渐渐从充血的状态恢复,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,变得极其危险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曾以为,等,退让,会让我得到一切,而我的一切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语带笑意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宫以沫紧绷着脸没有说话,而那边,禁军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宫澈依然从容,用很冷静也很冰冷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,我知道我错了。”他勾起那毫无血色的唇,邪气的笑了,“对于你,我只有掠夺,强迫,才能拥有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无端让宫以沫心惊肉跳,以至于他突然上前一步,她都没有来得及后退,而被他一下抓住了手,然后在她的手心落下一个冰凉而颤抖的吻。

    他,并没有他表现的那样强大,心痛到麻木还是会痛!可是……他已经不同了!他不会再等,不会再让!他要将属于他的一切都夺回来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乱发中,他的眼神幽幽,好似来自九幽地狱。

    “你最终会是我的……我将毕生追逐你,直到得到你,和我死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那有些诡异的字眼惊到,飞快的收回手,而那边,禁军已经全部停下下马,跪在了宫澈身后。

    “请太子回京!”

    他们齐齐喊道,心里,还在为方才看到一幕而震惊着!可是宫澈此时诡异又强大的气场,让他们一句话都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宫澈没有理会他们,只是一遍一遍描摹眼前这张脸,贪婪,又邪肆。

    宫以沫深吸口气,皱着眉,有些干哑的说道,“回去吧,别再执迷不悟了。”

    宫澈轻轻一笑,将她的手轻轻放回她身侧,又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——我已经万劫不复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突然上前低头含住了宫以沫的唇!将她一下压在了马身上!

    马鸣叫一声却没有离开,宫以沫却被他这样的举动惊得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宫澈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吻了她?!

    在宫以沫推开他之前,宫澈已经自己退开了,却在退开之前狠狠的咬了她一口,让她闷哼一声!

    瞬间,血色沾染了两人的唇,有种说不出的邪魅。

    他笑,就好像吸食了血液的精怪,焕发出妖异的色彩!

    “去吧,沫儿,我在大煜,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而他,也要在这段时间内,大权在握!

    说完,他豁然转身,那长长的墨发交织,血色衣袍繁复,竟然有种悲拗到底的感觉,那红的不是衣服,是鲜血,是他胸口潺潺流出的血,渲染而成。

    不仅是宫以沫惊呆了,那些禁军更是恨不得自戳双目!他们看到了什么,太子……吻了公主?

    但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那边宫澈已经上马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禁军连忙追去,生怕再次跟丢了这位爷。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的唇瓣上的鲜血,心中突然有种悲戚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不想伤害任何人,宫澈还是为她所伤,莫非这就是天意?

    宫澈回来的时候,宫门口所有人都在等着他!

    而宫晟原本愤怒的脸,在看到宫澈的一瞬间,一瞬间变为担忧。

    太子,之所以是太子,是因为他是大煜上上下下的典范,是不能有任何差错的,索性太子一直都做的很好,他文采斐然,温柔谦逊,风度翩翩,努力上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太子这个模样,此时他骑在马上,虽然在笑,但是那披散的发,和血红的衣好似交织出地狱的风采,那脸白的毫无血色,唇色亦然,但是他看着众人一笑,却给人一直瑰丽姝艳之感,可他身上那沉沉的气势,却让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哪怕他做了这样过分的事。

    宫晟冷冷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下马,跪到自己面前,却用一种笑意妍妍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忽然有急事,而误了吉时,这亲,还有成的必要么?”

    他话一说,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冷气,这轻疏狂妄的人真的是太子?

    就连轿子里的苏妙兰都浑身紧绷了起来,她明显感觉到太子不一样了,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宫晟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?”

    宫澈抬头分毫不让的直视他的眼睛,“儿臣说,这亲,我不结了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争锋相对,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何为暗潮汹涌!

    其实像这样的情况,太子不肯结亲,并且心意已决,谁也勉强不得,最多就是太子受戒罢了,但是那个被退亲的女子,就算不死,只怕也要青灯古佛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宫晟被宫澈的变化搅得心惊,他能感觉到,此时他儿子性情大变只是暂时的,是受了剧烈的刺激!可是若是他再逼着他娶亲,那么他很可能就会彻底……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是有风险的,宫晟不敢赌,张嘴差一点就想训斥他几句,同意了他这荒唐的要求。

    反正名誉这东西再重要,比得过自己的儿子么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