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一十二章 对策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还不止如此?宫以沫的心突然跳了跳,就见宫晟用那种非常威严的神情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老实告诉朕,你与宫抉,是否有情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宫以沫只觉得空气好像都凝固了,原来皇帝会突然这么做,是因为他全都知道了!

    见宫以沫张着嘴却不知如何回答,宫晟闭了闭眼,浓眉紧皱,显然已经头疼到了一定程度!

    “难道大煜就没有好男儿了?大煜没有,那金允呢?他如今都做了皇帝了!那么多可以选择的对象……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宫抉?难道你忘了,他几乎算是你一手带大的啊!你真是!真是……”恬不知耻!

    他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是宫以沫的脸却白了几分,当一切遮羞布被扯开,真相赤裸裸的展现在世人面前时,她竟然觉得那样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宫晟见宫以沫神情渐渐凄苦,也觉得是他的话说重了,“朕知道,这件事肯定是宫抉先挑起的,只是他少不更事,你……你一直是朕寄予厚望的孩子啊,你那么早熟,那么聪明,怎么偏偏在这件事上犯了糊涂?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宫以沫闭上眼,“别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说,不说这件事就能当没有发生么?”

    宫晟恨铁不成钢的坐起来用手指去敲她的头,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宫抉也就罢了,你怎么能跟着他一起犯浑?”

    宫以沫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,最后……她痛苦又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其实我不该对他有任何想法,可是……我就是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他,自己都觉得毫无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突然紧张的睁大眼睛,“你们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……”宫以沫叹息道,“我还没有答应他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放下心来,又瞪了她一眼“还好你还顾念一丝姐弟亲情……哼!”

    宫以沫讪笑,她哪里是顾及姐弟亲情啊,她是还有心结无法放下。

    说开了之后,两人之间也没有那么尴尬了,只是这件事要如何解决还是个难题,不可能一直这样放任。

    宫以沫沉默,宫晟也沉默,最后还是宫以沫先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父皇,其实我一直都很敬重您,也知道你很不容易,这么多年,我给你添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没想到宫以沫一开口就说了一句这样的话,虽然脸上还是很严肃,但是神情却不知不觉缓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胡话,你是朕的女儿,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?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从床上起身,然后跪在了宫晟面前,直接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不孝,惹您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宫晟再也挂不住脸,“行了,你先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儿臣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宫晟看着她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支起上半身,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没有母亲,又是在冷宫长大,对您,一开始是有怨气的,但是我不会忘记,我生病的时候,是您推了早朝在我床边守了一天一夜,也不会忘记您在朝臣面前三番四次的维护我……当初在问天台上,是您,即便是大雨倾盆,电闪雷鸣,也依旧在那为我争取时间,其实为了我,您已经做了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很诚恳,因为宫晟毕竟不是她亲生父亲,但是亲生父亲也未必有他做得好,而且,他除了是父亲,更是国君,国家才是他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只要不涉及国事,他对她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好,这一次,是她,触及皇帝逆鳞了。

    宫晟听了心中愧疚,他觉得他做的并不好,甚至昨天,他还想下毒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……沫儿,这件事,是朕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真的为了解决问题,所以就要杀了她么?宫晟突然觉得昨天的想法太过可怕冷血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您没有不对,您已经做的很好了,如果我是您,我可能也会这么做,而且,你最后还是没下得去手,即便我不是您亲生女儿,您对我的用心,不比任何一个姐妹少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,让宫晟大吃一惊,“胡说,什么不是亲生女儿,给嚼的舌根?”他立刻就怀疑是皇后!

    宫以沫摇摇头,“是母妃临死前告诉我的,不过这都没关系,方才我说这么多,就是想告诉您,您对我很好,所以亲不亲生,已经没关系了,而这件事,我也不想伤害谁,所以我唯一的解决方法,就是离开这里,去修国道。”

    她垂下眼睑轻声道,“……或许只要我走了,太子哥哥又成亲了,便会渐渐收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苏妙兰,她还是相信她的手段的。

    见她又要走,宫晟原本还动荡的心一下就不舍了起来,她这个女儿,才去了娄烨半年,现在又要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说的很对,她不走,这件事简直无法解决!

    现在只希望澈儿成婚后能收心,他也该尽快给宫抉找个妻子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沉默了下来,最后,宫晟说道,“国道的事……朕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他思索了片刻,“朕会叫人勘测路线,让沿途各城镇扩宽官道,到时候,那些翻不过的山就慢慢挖,总有挖通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睁着眼看他,似乎在问,为什么要这样。

    宫晟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的说道,“朕老了,不中用了,而宫抉和宫澈手里的势力越来越大,只要你还在大煜,朕就管不了他们……是朕……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愧疚,思维却很冷静,因为他管不了,所以宫以沫要躲,就只能离开大煜,离开故土。

    这……算是被驱逐了么?

    宫以沫小脸苍白,身子有些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原想着,在大煜,她……偶尔还能见宫抉一面,如今想想……还真是……是她思虑不周了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苦笑,皇帝根本不愿她嫁给他任何一个儿子,哪怕她已经挑明了,她知道她不是亲生的事实。

    也是,皇帝一直当她是亲女儿,所以在他心里,儿子女儿是不能在一起的,要分开,就彻底分开。

    真的是有缘无分么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