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九章 还情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那一瞬间,所有人都看着宫以沫,而宫以沫只是有些诧异的盯着那还没回过神的宫人看,最后开口道,“不好意思,失手弄脏你的衣服了,你去换身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宫人显然也示意到了不妥,他惶惶不安的看了脸色铁青的皇帝一眼,见皇帝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,他才如蒙大赦的退了下去,那一瞬间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!

    而这时,新的百合汤也来了,宫以沫见屋子里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,便指挥着那人将原本的乌鸡汤撤下去,换上了玉容百合汤。

    宫抉全程都冷眼盯着宫晟,看着宫晟那么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脸色变换了好几次,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方才那碗汤,真的有问题,只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宫抉看着脸色依旧的皇姐,眼中闪过费解,皇姐这么好的人,皇帝为什么要给她下药?明明前天还好好的,难道是昨天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想起白生汇报说皇姐昨天和太子去了船厂喝酒,莫非,是太子做了什么?宫抉的脸黑下来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则是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笑着对皇帝说道,“父皇,别生气,宫抉他有时候是有些莽撞,您就原谅他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又对宫抉笑道,“吃过没?没吃过一起啊?”

    她竟然还想将这顿饭吃下去?!

    宫抉扫了桌子上的菜肴,谁知道除了那碗汤,这里还有没有别的有毒的菜?他不能让皇姐有一丝一毫的危险!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却心意已决,直接在桌子上坐了下来,然后看了两人一眼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都不愿意陪我吃这顿饭么?”

    宫晟此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但是现在不坐下,岂不是更显得他心虚?

    而宫抉则是在想,如果真有毒,皇帝是不会把他一起毒死的,他坐下来,就当是给皇姐试毒了。

    然后宫以沫就看着宫抉每一道菜都夹了一点,那明显试毒的样子,让一边的皇帝简直要气得掀桌子了!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“所有人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一说,在场的宫人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连忙退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偌大的宴厅,竟然只有他们三个人在了。

    这时,宫以沫给宫晟夹了一块他爱吃的虾仁,宫晟看了她一眼,她脸上没有任何不对,就好像刚刚的事没发生一般,他不由缓和着神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,别听宫抉疑神疑鬼,他在昭狱待久了,看谁都像坏人!”

    一边宫抉听了,嗤笑一声,此时他已经将宫以沫面前所有夹得到的菜都试了一遍,确定没毒了,这个时候也不会在多说什么刺激皇帝的话,万一恼羞成怒了呢?

    见宫以沫不说话,以为她不信,宫晟将她夹过来的菜一口吃掉了,全然忘了之前宫以沫说他病刚好,不能吃发物的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静静看着他的举动,幽幽说道,“父皇多虑了,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?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宫晟不仅没有心安,反而更加忐忑了,总觉得她语气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决定了,为你去找雪灵芝。”

    什么?在场两个人都惊住了,宫晟是奇怪她怎么又冒出了这样的想法,而宫抉却是不认同的,认为皇姐也太好欺负了一点,但是可能么?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去,朕的身体很好!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摇头,“我心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道,“在娄烨,我见过一些雪族人,他们手里肯定有人有雪灵芝,如果他们没有,我就去找雪国宝藏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何必?”

    宫晟心里越发不安,宫以沫那真的的小脸,却让他觉得非常讽刺!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宫抉一眼,此时宫抉什么都没说,反正只要是她的建议,他都支持。

    宫晟浓眉紧皱,突然头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听话?!”他是为了她好啊!

    宫以沫眨巴着眼看着他微微一笑,“听话有用么?父皇,你不是依旧很讨厌我?”

    宫晟一下瞪圆了眼睛,“浑说!谁告诉你的!”

    这还用人告诉么?宫以沫摇了摇头,“小时候,我才三岁,您就将我丢到冷宫里,一丢就是六年……他们总说您特别喜欢我母妃,这一点,我是不信的,不然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宫晟哑口无言,他能说,因为他怀疑雪族人在宫以沫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么?索性不是自己的孩子,眼不见为净是最好,若不是还念着雪妃,他或许会直接杀了她这个隐患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宫以沫又道,“我猜父皇也是不喜欢我的,所以出了冷宫之后,我一心一意的讨好您,恨不得做出些功绩给您看,每次得到您的夸奖,我心里都很高兴,比您赏赐了我什么东西,要有意义得多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道尽了酸楚,竟然让宫晟有些无地自容……

    而宫以沫只是给自己倒了碗汤,掩饰她声音里的颤抖。

    她联系方才发生的所有事一猜想,便知道,并不是皇帝身体出了问题,而是皇帝要杀她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她就觉得心寒!

    宫晟痛苦掩面,他又什么办法?宫抉和宫澈都喜欢宫以沫,他们又是那么执拗的性子,谁会愿意退出?如果他们相争,那么遭殃的不就是老百姓?难道他要杀了宫抉,或者杀了太子?

    餐桌上的空气好像冷凝了起来,宫以沫连续喝了好几口汤稍稍冷静了一下,才开口有些嘲讽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直以为这世间上所有人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对你不好,有一半原因是你自己做的不够。”

    宫抉在一边听到,微微叹息,以前宫以沫就是这样教他的,她却不知道,她那样心软又大度的人,永远不会明白在有些人心里,利益才是至高重要的。

    宫晟心中一痛,正当他要说什么时,宫以沫已经冷漠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雪灵芝我会去找,将它交给父皇您……就当……全了这一世你我父女之情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