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五章 赐死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常喜大惊失色!陛下这意思……竟是要杀了公主不成?

    他的嘴张张合合,明知身为奴才不该说什么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说道,“陛下……不可……不可……公主她,她是无辜的啊!”

    “无辜?”宫晟冷笑一声,“无辜又如何?朕两个儿子都喜欢她,那就是她的罪孽!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语气幽幽,不带半分感情,此时他只是铁血的帝王,而不是作为一个父亲在看待问题。

    诚然,这件事的解决方法有很多,但是他太了解他的两个儿子了,他们看着不像,其实性格相似的地方很多,都是执着又独占的人!

    只有宫以沫死,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,而且还不能是被人杀死,最好是死的无声无息,这样一来,就算宫澈和宫抉有通天怨气,也没有办法,难不成,他们还能让死人复活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常喜急的满头大汗,脸色煞白,他活了那么多年了,一直以来都只对皇帝忠心耿耿,可是公主也是他很喜欢的孩子啊!不然之前他也不会违背原则瞒着皇帝,而是直接告诉他了,只是没想到,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,难道真的要杀了公主才能解决么?

    宫晟坐在河边的石头上,竟然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毒死似乎太明显了,容易让人抓到把柄,但是朕知道,有一种毒药,服下之后,一个月内生机渐消,无药可解,也无迹可查……”

    常喜都快哭了,陛下这是真的动了杀机,连“褐毒”都想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或者踢出两个替死鬼,反正沫儿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,制造一场意外,让沫儿死于非命,再让人顶罪,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宫晟用很平常,很冷静,类似商量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,却听得常喜心惊肉跳,他突然直起身来,鼓起勇气的看着皇帝。 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您舍得么?!”

    舍得杀了宫以沫?难道你不会心痛?

    常喜一句话,打断了宫晟所有思绪!那一刻,常喜很确定他在皇帝脸上,看到了一种名为挣扎的情绪,他的脸一下阴沉一下痛苦,竟似变脸一般,可是他最后看着龙腾河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舍得不舍得的?为了大煜江山……为了黎明百姓,朕不能……不能让他们为了一个女人胡来,造成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,常喜有再多的话也只能隐忍下来,他很清楚,跟国家比起来,一个人太渺小了,即便是宫以沫,也是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。”宫晟最终做了决定,“朕要‘褐毒’明天就要!这件事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不然,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常喜心中一痛,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奴才……遵旨!”

    宫以沫睡了一个好觉,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太极殿,奇怪……昨天那么晚了,太子哥哥还将她送进宫来了?宫以沫揉了揉眉心,发现因为宿醉,昨晚的一切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感觉到手边痒痒的,一看,竟然是那只猴子!

    因为它现在野性难驯,所以宫以沫将它锁在床边,让它无处可去,此时它一看到宫以沫醒了,吱吱的叫,那双眼睛人性化的表露出愤怒,似乎对宫以沫冷落它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,然后解开了它脚上的镣铐,一得自由,它马上朝宫以沫一爪抓来,被宫以沫一下捏住了爪子,一把将它按在床上,动弹不得!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最好老实点,我脾气很好,但是惹恼了我,我不介意生吃猴脑!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家伙通灵性,听得懂,果不其然,她这么一说,那猴子挣扎的力道一下就小了下来,典型的欺软怕硬啊?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又到,“你也可以离开这里,但是皇宫这地方,最不缺的就是坏人了,到时候,你被人抓去了,养着你还算好的,就怕被人抓去虐杀了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劝你在我手里还是乖乖听话的好,至少我还会给你一日三餐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猴子听得似懂非懂,它艰难的扭头看了宫以沫一眼,似乎有点求饶的意思,宫以沫一松手,将它放了,而这一次,它没有再闹,而是乖乖的坐在床上,一副很听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,宫人进来了,为首的姑姑看到小猴子这么乖巧,还说了一句,“公主真有本事,您一来它就乖了,昨天可凶了,不让任何人近身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瞥了小猴子一眼,笑道,“是么?以后不听话只管打,打多了就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让小猴子小声的抗议了一声,转过身用屁屁对着她,不理她了!

    这一幕,让管事姑姑笑了,“真是有灵性的小东西,公主赐名了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它一身毛色,“就叫小灰吧。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猴子跳起来的一爪子!

    宫以沫才不惯着它,一把将它拍在床上,然后轻声问道,“宫里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这是宫以沫每天起来都会问的一个问题,所以每天来伺候她洗漱的,都是管事姑姑。

    管事姑姑想了想,说道,“还真有一件事,今天早朝时,陛下发了好大的脾气,很多人都被陛下狠狠斥责了,不知什么原因,这不,才下朝呢。”

    她一说,宫以沫神色就严肃了起来,微微深思。

    宫晟大部分时候都喜怒不形于色,也不知发生什么事了,竟然让他这么生气?

    而另一边,一个一品大臣走在宫抉身边,低声问了他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说陛下今日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他也是今天被斥责的大臣之一,总觉得心里慌慌的,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宫抉穿着黑色官服,走在出宫队伍的最前列,此时刚下朝不久,但因为皇帝一通邪火,所有人都胆战心惊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做好自己本分就够了,别的,不用你多想。”宫抉冷冷说着,那人听了连忙称是,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宫抉撇下他,大步走出宫去。

    今日,皇帝的怒火并不是针对谁,但是宫抉却感觉这件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刚出宫门,白生便迎了过来,他还有些奇怪,今天早朝怎么那么久?

    “速去查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见自家王爷神情严肃,白生连忙正色应了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吩咐。”

    宫抉沉默了一瞬,他本来想要白生去查查,今天遭到斥责的这几个人私下有没有什么联系,但是话到嘴边却变了。

    “——去查查常喜去哪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