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一章 醉酒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没什么人知道,但是苏妙兰已经舍了名声了,如果没有嫁给他,她也嫁不了宫澈为她安排的那些人了。

    爱女心切的镇国侯没有办法,竟然也开始向他施压,这一点,让宫澈最为恼怒!

    原本他娶苏妙兰就是权宜之计,后来苏妙兰守孝,更是给他争取的三年,而如今,大煜格局稳固,他也不需要苏妙兰了,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更好拿捏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看在她牺牲了几年青春的份上,他给出了丰厚的补偿,也给她安排的绝佳的退路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竟然会那么做……

    宫澈冷笑。

    罢了,他反正是要成婚的,那苏妙兰竟然这么想嫁给他,还拒绝了所有退路,那他还有什么好说,只是这后果,不知她是不是承受的起了!

    见宫澈眼中闪现凶光,宫以沫便乖乖的闭嘴不问了,反倒是宫澈,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好像太凶了,所以将苏妙兰做过的一些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宫以沫听了微微咋舌,“你你你竟然想将她嫁给申十夜!还有,这都半年过去了申十夜怎么还没有成婚啊?”

    宫澈听她嘴里说出别的男人的名字,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申十夜以前挺喜欢苏妙兰的,他们在一起不好么?以申十夜如今的家世,苏妙兰还算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犹在吃惊当中,“看来苏妙兰对你是真爱啊,竟然给你下药,还叫自己父母来捉奸,真是……你可要好好对人家!”

    宫澈,“……”他真的好像掐死眼前的小妖精怎么办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知道,当初宫澈选择苏妙兰,或许是因为当初为她拒绝了他,太过伤心,所以找了随便找了一个人,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如此,他要娶就娶了吧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天意?

    两人这样闲聊着,直接去了船厂,在京城龙腾河边,这家船厂隶属于大煜皇室,所以规模非常大!

    而他们见宫以沫来了,一个个都上来行礼,早就听说固国公主做出了一条惊天巨轮,当初运河初通,那巨轮就能顺利航行,可见其总量之轻,工艺非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宫以沫在洪泽湖那家船厂的人也来了,这么久以来,他们都是只见其令不见其人,几年不见,看到她都非常激动!

    宫以沫见到熟人也很开心,闲聊了一阵之后,船厂的人便带着宫以沫走动,让她指点一二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眼前颇为现代化的船厂,便知道已经做过改善了,只是还有些地方不完善,她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基础知识,与他们讲了讲。

    不过太过超前的工艺并没有说,免得引起祸事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那些人也觉得受益匪浅,直夸宫以沫博学多才,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边聊得热火朝天,那边,苏妙兰一出宫便朝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她老早就打听到了太子会去哪,于是巴巴的赶了过来,她觉得太子对她又误会,她必须要跟他说清楚!

    她那么做,连名节不要,只是因为太爱他啊!难道他感觉不到她的感情么?

    天色已晚,船厂内依旧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众人聊过之后,一看到了饭点了,宫以沫以前的部下便热情的邀请宫以沫留下用膳,船厂其他人也一脸期盼,宫以沫没办法,便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那些老部下还好,但龙腾船厂的人见宫以沫公主之尊,却毫不嫌弃与他们,还与他们一同用膳,各个都兴奋不已!

    于是一个个的给宫以沫敬酒,而宫澈在一边看着,刚想要制止,宫以沫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难得高兴,是该多喝几杯!太子哥哥,你也喝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双眼晶亮的给宫澈倒酒,一想到以后宫澈成婚了,便不能像现在这样胡闹了,宫以沫便让宫澈今天敞开了喝,毕竟过几日,就是有媳妇的人了啊!

    宫澈心中微微苦涩,他已经二十有二了,成婚是板上钉钉的事,但是她这样洒脱,似乎根本不在乎他成不成婚,娶得是谁,这样想着,他将宫以沫给他倒的酒一饮而尽,却越喝越清醒。

    宫以沫并不知道他心里的感受,看着他沉默不说话,还时不时的与他聊几句,但是大部分时候,都是在和船厂的人聊天,说说以前那艘巨轮,或者说说一些建议。

    宫澈看着宫以沫与众人谈论,双眼明亮,字字珠玑!看着那些膜拜的眼神,他心里突然有一种疯狂的感觉,那就是将她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的美,他一个人独享最好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宫澈又多喝了几杯,而宫以沫最后也被灌醉,再也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眼看在场这些人都喝的东倒西歪,宫澈一招手,便有暗卫出现,他让暗卫将这些人安排妥当,自己则弯腰抱起了宫以沫。 满桌喝的醉醺醺的人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,有的人看到了,也只看到一个高大的人,小心的抱着娇小的女孩离开,那动作轻柔,似乎抱着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一出了船厂,夜风一吹,宫澈的头也有点痛了,这时,有暗卫上前想要接过公主,却被宫澈冷冷一眼,吓得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可是宫澈并没有将宫以沫抱到马车上,而是独自带她去了龙腾河边。

    龙腾河,京城的母亲河,他以前并不明白为什么大煜的开国皇帝,刚刚平定江山,在休养生息的时候,就要劳民伤财的来修这条河流,但是现在,月色下崩腾的河水,就好像大煜的历史一般滚滚向前,这条河,不仅是生命之河 ,还是发展之河。

    并且,被他怀里的小人儿利用得非常彻底,但是接手这果实的人,却是他。

    宫澈有些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她愿意将倾世财富拱手相让,愿意辅佐他到稳固的位置,愿意给他找来治病的良药……却不愿意靠近他一点点呢?

    宫澈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小人儿,宫澈只觉得内心被幸福填的满满当当,真希望时间能停止在这一刻,抱着她就是永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