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章 悔婚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当初太子回来的时候,送了她云兰锦,送了皇后云华锦,这都是玉衡排名第三第二的锦缎,当时她以为,这已经是极限了,毕竟排名第一的云天锦,只怕玉衡帝手里都没有几匹,更何况那个时候,两国还没有通商。

    可是怎知太子并不是没有得到云天锦,而是将它留了下来,直接送给了宫以沫!这……怎叫她不嫉妒!

    她才是太子即将过门的妻子!可是太子对她这个妻子,根本比不上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,她不甘心!很不甘心!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在围着宫以沫问东问西,一副艳羡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下叹息……那些东西,都是别人送的,同样出自锦绣大师手中的首饰,她还有七八件,不是宫抉就是金允相赠,她并不觉得稀罕,只是知道名头大,但是看到这些贵女这样热切,才知道锦绣的名头有多大。

    而苏妙兰身边的女孩,见苏妙兰一下被抢了所有的风头,不由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妙兰姐一得到这紫珍珠耳坠便想着送给娘娘,公主刚出远门回来,肯定也给娘娘带了礼物吧?不如拿出来,让我等长长见识?”

    她这是说宫以沫不孝了,有好东西自己藏着,不像苏妙兰,巴巴的给贡献了出来。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看向这个屡次三番找她麻烦的女孩,沉沉的视线轻轻扫去,那女孩就感觉自己好似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刮了一下,那些小心思似乎被宫以沫一眼看穿了,登时哑口无言,话到嘴边都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说以说,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对手,若是年轻的时候,宫以沫或许还有心情调戏一下,但是现在,对于这些女孩,她根本提不起劲来,见她安静了,宫以沫便直接从怀里掏出一锦盒来,打开,竟然是一看似普通的 白玉镯子,上面没有任何花纹,但是所有人都觉得,这东西肯定不凡,毕竟宫以沫身上没有一件凡品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众人所料,白玉镯子拿出来之后,阳光下在地上竟然有凤凰含尾的投影!这竟然也是锦绣大师的作品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怀疑,难道锦绣大师的作品已经这么不值钱了么?为什么宫以沫身上一拿出来,就是两件!

    她们还在震惊,宫以沫就将镯子递给了皇后,轻轻一笑,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主要是个心意,母后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拿出锦绣大师的作品,态度却随意的很,只是用来聊表心意。而苏妙兰呢?就好像没见过好东西一般,拿到了菩提大师的作品便带着她们巴巴跑来进献,所以说,公主就是公主,这气度眼界,远不是一般女人可比,有些人自以为做了太子妃就一步登天,没想到还是这么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这一声笑,让苏妙兰好像被人甩了一巴掌一般,脸烧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后看着有心解围,笑着说道,“好好,一个个都是好孩子,你们的礼物,不管是手镯还是耳坠本宫都很喜欢,看赏!”

    说着,皇后便赐下了不少东西来,让人羡慕之余,也渐渐没有再提这茬,就算揭过。

    而这时,突然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到——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所有人都惊讶激动了起来,如今太子之位稳固,而且温柔多金,可以说是所有京城贵女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对象,就算嫁给他为侧妃甚至妾氏,以后太子登基,也会有妃位尊荣。

    更何况,听说太子为了太子妃守身如玉,身边还一个女人都没有,她们都有机会!

    “妙兰姐,太子殿下是来看你的么?平日里,太子可是从来不参加私宴的啊!”有人欣喜的在苏妙兰耳边说道,苏妙兰害羞的低头,便听到太子向皇后请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贵女们娇声请安,宫澈笑着说免礼,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了宫以沫身上,一看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发现,宫以沫披着头发竟然也这么美,美得惊心动魄!而她身上那件衣服,可不就是自己送给她的料子,这么一想,他眼神越发热切,直接坐在了宫以沫身边。

    他坐这也无可厚非,毕竟宫以沫与他地位对等,只有她,才有资格坐在太子身边,而不是下首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众人发现,两人坐在一起竟是那般登对,直接将苏妙兰比入尘埃。

    皇后有些诧异的说道,“皇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宫澈毫不避讳的说道,“儿臣是来找沫儿的,有些关于船只上的问题,还需要沫儿帮着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正事,皇后肯定不会阻拦,反而慈爱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“既然如此,真是麻烦沫儿了,澈儿,你也是,难得沫儿出来,还没一会就被你给劫走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笑道,“下次再聚,那母后……儿臣先走了?”这无聊的宴会,她实在坐不下去。

    皇后笑道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言谈下来,宫澈竟然是看都不曾看过苏妙兰一眼。

    不少人发现了这一点,看着苏妙兰都有些不怀好意,皇后这才意识到不妥,说道,“澈儿,等等……你这孩子真是,人来了,怎么不跟你妻子打声招呼再走?”

    宫澈这才看了苏妙兰一眼,但是仅一眼,便错开了。

    “母后,正事要紧,儿臣不多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拉着宫以沫就离开了,让苏妙兰冷着脸直接撕裂了手帕。

    皇后也意识到了什么,问道,“妙兰,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听,连连摇头,“母后多虑了,大婚在即,能有什么事?太子哥哥正事要紧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皇后还是很奇怪,另一边,宫以沫也问,“太子哥哥,你怎么对那苏妙兰这么冷淡啊?她不是你钦点的媳妇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宫澈就忍不住去瞪身边的小妖精一眼,叹息一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他曾与镇国侯商议过,觉得对苏妙兰无意,想悔婚,当然,到时候他会将一切责任推在自己身上,并且会给苏妙兰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。

    镇国侯开始不答应,后来在利益的驱动下也答应了,但是这件事不知为何传到了苏妙兰耳中,她竟然为了嫁给他,下药设计了他,还差点婚前失身与他,如此一来没有办法,这婚,竟然无法推拒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