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九章 殉葬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云锦红唇微张,叹息一声,“也不知这个消息,够不够换你帮哀家一次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珠一转,“你不想去守皇陵可以,但……你不会想生下这个孩子吧?”若是她生下这个孩子,以后将会给金允带来多大的困扰?

    云锦瞪了她一眼,没看到宫抉就在旁边?宫以沫就算知道了原由能不能含蓄点?

    但现在不是含蓄的时候,她咬牙说道,“若不是想生下他,守不守皇陵根本不算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她眼中又闪过一丝无奈,“哀家实在没有办法了,不然也不会来求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挑眉,缓缓说道,“你这么说,我倒是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。”顾不得宫抉有些诡异的眼神,云锦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不卖关子,轻声道,“你为先帝殉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云锦以为宫以沫根本不想帮她,恨得咬牙,而宫以沫又道。

    “让金允给孩子的父亲一块封地,然后你改名换姓嫁给对方,这样不就一举两得?

    你和你心爱的人双宿双栖,朝中那些大臣也不会因为看你不顺眼,老是揪着你的错处了,而且到了封地,你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金允都管不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狡黠的笑了笑,“当然,这也要看你孩子的父亲愿不愿意做这个挡箭牌了,毕竟你不是太后了,谁知道他对你是不是真心啊……

    但即便你不是太后,就金允对你的敬重,想必那人就算成了一地之首,还是要供着你,也不算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宫以沫真是句句都说到了云锦心坎上,她最烦被那些老臣子盯着纠错出,若是为先帝‘殉葬’了,她还能扭转骂名,落个美名。

    而且最近金允总管着她,不要她找男人,若是去了外地,她就算名义上不是太后了,王敬还敢不顺着她不成?她岂不是要什么有什么?

    但是她又有点担心一直老实听话的王敬会变,不过……她有金允撑腰,想必也不怕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轻声问,“若是允儿不答应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眯眯的说道,“我这人最讲信用了,我说帮你,一定帮你,这件事……就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从云锦那出来宫以沫也是笑眯眯的,而宫抉的神情有些莫名,宫以沫以为他是被云锦竟然怀孕这件事给惊到了,不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吓到了?觉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大胆的女人?”

    宫以沫轻车熟路的带宫抉往他们的住处走去,整个玉衡皇宫她都记得很清楚,而且金允速度真是快啊,她当初一把火烧过的痕迹,现在几乎都看不到了,那件事就好像没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宫抉跟在她身后,突然问,“皇姐,你为何要帮她?”

    毕竟云锦不守妇道,就算被发现也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下巴,微微挑眉,“你不觉得这很有趣么?”

    她嘿嘿一笑,“当初,这女人没少为难我,给我下绊子,现在我阴她一把,没什么不好……她啊,被保护得太好,就连成了太后都那么单蠢,也不想想,若她不是太后了,那个男人又成了一地之首,怎么可能还任由她摆布,就算金允给她撑腰,也鞭长莫及啊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,她若是老实本分还好,一旦还像现在这样,那她的人生一定很精彩!我也算顺手报了仇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又轻轻叹气,“而且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……它是无辜的,能活,便活吧!”

    宫抉冷俊的脸上突然有些纠结,他看着宫以沫扁平的小腹,惋惜说道,“皇姐是不是很喜欢孩子?”

    他有些懊恼的想,如果他们没有这层血缘多好,生一个和皇姐一样的孩子,一定很幸福,感觉就好像拥有了大皇姐,和小时候的沫沫一样,是他第二期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随即噗嗤一声一笑了,宫抉微微皱眉,这明明是一件伤感的事,为什么皇姐还笑的出来?

    宫以沫见她看着自己,她收敛笑容,一脸傲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你,毛都没长齐就想些乱七八糟的!我才不理你呢!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说得宫抉脸都黑了,在宫以沫那个世界,还差半年才十八,确实很小,但是这个世界不是好么?

    宫抉咬牙切齿,要不是看在宫道上,来来往往都是人,他一定要让皇姐看看,他长齐了没有!

    两人这样打打闹闹,一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金允的登基大典如期而至,宫以沫松了口气,她还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

    此时金允已经收拾完毕,穿着龙袍戴着金冕的他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!因为这身行头,压制了他身上女气的部分,只剩下了英气和俊美。

    老天爷还真是偏心啊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眼前的美色,但是却忘了,在别人眼里,她也是大美人,是老天爷偏心到了骨子里的产物。

    听了宫以沫的话,金允微微皱眉,还有一个时辰便是登基大典,而现在,他却在为自己母亲头疼着。

    “真要如此?”

    金允心里是不愿意的,因为他怕没有自己看着,母后会越发肆无忌惮,又怕没有太后这层身份,会有人欺负她,这么看着,他们不像母子,倒像父女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还有更好的办法?”宫以沫收回欣赏的眼神,神情一肃,“你现在不解决掉她的太后这个身份,很可能,以后继承你位置的,不是你的孩子,而是你的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有些重了,但是她的话,金允一向会听,闻言不由露出深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觉得,谁来继承皇位并不重要,终于的是那个人有资格,并且有能力坐在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轻易的让宫以沫察觉了,她忍不住勾起唇角轻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金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她,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眸,以及眼角一颗朱砂泪痣,让他看上去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,大权在握,丰神俊秀,金允,已经得到了这世间最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一叹,语重心长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不知道,你,是皇帝了啊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