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章放下一人换得一国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双眼露出些许寒意,极其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“成交否?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宫以沫和龙城无极都惊呆了,宫以沫更是哀叹,现在这么严肃的时刻能不能不要提这种要求啊?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,她再厚脸皮,此时都有些难为情了。

    但是其实只有宫以沫一个人觉得宫抉是在开玩笑,在场所有人都听出了他的认真,宫抉不是一个能够纯粹用好坏来定义的人,不答应他,谁都不知道他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龙城无极会很轻易的答应,因为宫抉此人阴晴不定,若是他不答应,宫抉真帮了花舟家怎么办?原本宫抉的人没出现还好,龙城无极觉得自己未必会输,可是他这一出现,反倒棘手了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,那种威胁的语气,让现场有种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咬牙切齿!

    “宫抉,你未免太过卑鄙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宫抉伸手摸了摸宫以沫的发丝,笑了,“放下一人,能得到一国,你赚了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凉凉的声音在场地中回转,宫以沫愣愣的看着他,突然有些明白了宫抉的小心思了。

    他是想证明给她看,这些男人都不值得她流连的,一人与一国,谁都知道怎么选,但是他,宫抉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是那个会为了一人,而放弃一国的人,只有他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败了,他若是个人,他会愿意放弃一国,而选宫以沫,但是他是娄烨王,他的子民现在正在广场周边的角落里瑟瑟发抖,所以,他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那一刻,龙城无极不敢看宫以沫的眼睛,只是看着宫抉,最后才悲愤的低头,冷冷的做了个起手式。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便多谢大煜齐王相助了!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,他说的沉闷、愤怒、又无奈凄苦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情绪,会这么丰富。

    宫抉却弯起嘴角笑了,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就这样看着他们莫名其妙达成协议,简直无话可说,不过她也确实不想和别人有什么感情纠葛,所以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宫抉和龙城无极结盟,对花舟家可以说是非常不利的,但是谋反就是谋反,如今骑虎难下,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!

    正好,他花舟谨言,也期待和宫抉打一场!

    属于对战双方的人从两个方向不停的涌入广场之中,厮杀在了一起!宫以沫原本想参与其中,但是她的剑刚拔出来,宫抉便微微拧眉,混战中,他竟然先将宫以沫如一尊脆弱的瓷娃娃一般,抱到了柴楼之上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男人的事,皇姐,你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自己跳了下去,参与了搏杀,与花舟谨言缠斗在一起!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放上柴楼时还有些愣愣的,不管是上一世,还是这一世,她都已经习惯了冲锋陷阵,习惯了事事亲力亲为,搏杀在最前面,可是宫抉的做法,让她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……好像她手无缚鸡之力,只需要看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种感觉,并不坏啊。

    下面杀声一片,前面的人倒下了,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涌入广场,宫以沫看着这些厮杀的人,是没有感觉的,毕竟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很多事,也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看似根结很简单,好像只用坐下来聊聊就能解决,但是事实上,之所以会闹成现在这个局面,必然是很久以前就已经埋下了隐患,所以才有爆发的一天,远不只是表面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对娄烨的事不了解,但是就花舟家想垄断马场的做法,肯定一开始就触及到了龙城无极的底线,只是当时隐忍不发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龙城无极竟然早有防备,提前知会了白芨家相助,显然三大家族鼎立的局面已经瓦解了,从这一点就能看出,单纯质朴的娄烨,也有不输于大煜复杂的一面。

    下面太吵了,宫以沫扭头看着高架上还被绑着的花舟无忧,摸了摸下巴说道,“你死的也不冤了,有那么多人给你陪葬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此时花舟无忧一点都不淡定,她十分慌张的盯着下面的战局,丝毫没有宫以沫这种置身事外的悠然。

    血腥味和砍杀声最能撩拨人的神经,也最能让人紧张或者兴奋,而花舟无忧就很紧张,脸色苍白,额头都是冷汗!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死!我不会死!我花舟家的勇士是不会输的!我不要死!”

    可是她说这话时,亲眼看到下面一个认识的花舟家的人被白芨家的人杀死!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,好似那刀是砍在自己身上的一样!

    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在眼里,似乎还能感受到那血液喷洒出来的热度。

    曾经,她一直近战拼杀,这种感觉最熟悉不过,而现在,她干干净净的坐在这里,还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不,你们花舟家会输的。”宫以沫冷眼分析着战局,虽然花舟家的人很勇猛,而且人数也比白芨家和龙城家来的多,但是有宫抉在,他训练出来的人,即便少,但是在这个时候,也会带来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且还不说源源不断来护驾的人……失去了出其不备,和人数的优势,花舟家的败局一开始就注定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花舟无忧也看向宫抉他们所在的地方,那里,几乎杀出了一个真空地带,她眼都红了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好命啊!”

    半响,宫以沫听到花舟无忧的声音,“有宫抉这么爱你,有那么多人护着你……我现在都还记得,宫抉,他为了让你吃到一个合心意的甜饼,大半夜逼店家一家人严阵以待的场景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她说的事那件事,其实就是花舟无忧第一次被宫抉抓住时,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对宫以沫,她是嫉妒的,可是这嫉妒何尝不是羡慕?

    见花舟家渐渐败退,她哥哥为了她杀红了眼也无法挽救败局,花舟无忧哭了,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为了一己之私做出这样的事来,花舟家谋反,可是说是她父亲早有预谋,但是她哥哥谋反,却是真真切切的为了她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