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想得到你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知道,宫以沫的骑射技术,那是在战场上拼杀时,练出来的!他更不会知道,上一世,两人曾经就在这草原上交战过,他,草原上的鹰之子,并不是杀戮刽子手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但是,那又如何?

    风将所有记忆吹开,宫以沫相信,这一世,杀戮已经离她很远很远,她再也不用担心,某天会在战场上醒来,然后枕着尸体睡去。

    心境宽广的她,就好像融入了这风中,她能很轻易的感觉到龙城无极的焦躁,甚至他跑在前面一点,她都能‘看’到他紧皱的浓眉。

    今天他承受的打击太大了,他甚至已经在筹备自己的婚礼,未婚妻就做出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叹,然后微微放慢了速度,他要赢,便赢吧,反正这娄烨不会是她的故土,她就要离开了,何必如此计较?

    突然,一片银河般的盛景出现在宫以沫面前!

    上一世,她在灰蒙蒙的白天,看到圣湖。

    当时圣湖水被血染红,浑浊不堪,可是这一世夜晚,她看到的圣湖,就好像是银河带一般,清澈又恬静,在这样的夜色下,似乎汇聚了所有星辰,成为了一条闪闪发光的地上的银河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轻轻的声音传来,宫以沫还微微一愣,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此时,龙城无极坐在马上,沉默的看着她,他的眉心舒展开来,就好似沉寂的山,就这样看着她,让宫以沫突然感觉到了一丝……名叫压力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随意的摊了摊手,“输了就输了吧,说吧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跳下马来,然后朝她伸手,似乎要扶着她下马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自己跳了下来,微微带着青草香的水汽铺面,她舒服的眯上了眼,不自觉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美么?”

    身后是龙城无极的轻柔的声音,他在这里,似乎褪去了所有棱角,和白天怒极,恨不得杀了她的人,几乎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从怀中掏出一串东西,宫以沫一看,发现那些都是名牌,只是大多都是兽骨所制作,很显然,是民间为自己做的名牌,得不到娄烨认可的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眼尖的看到了其中有一个银制名牌,那……或许是老嚓尔的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一步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在娄烨,人人的起源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蹲在湖面,看着清澈的湖面,内心似乎得到了安宁。

    “身份尊贵者,能在这得到命牌,贫贱者,也要在此沐浴,才算新生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中的名牌微微一笑,“你们叫做名牌的东西,是你们的战利品,而在娄烨,这是我们的命牌!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配拥有……而我一出生,族里的长老便会带着我的发丝去找圣祖,他会用我们初生的第一缕发,做出独属于我们自己的命牌,不可丢失,独一无二,所以……我们都是在这开始,在这沐浴人世间第一滴水。”

    这时,龙城无极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,低叹着,

    “而这里也是生命终结的地方……我死了,我的命牌就会沉入这水底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,证明来过的唯一的东西,最后也回到了这湖水之中,是不是觉得太不值了呢?”

    他将手里的名牌都丢了进去,并搅动了一下水,宫以沫这才发现,娄烨人特质的名牌在水里真的会发光!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湖中星光灿烂,并不是星辰投影,而是那些沉在水中的名牌在发光!这样的认知,让宫以沫微微震撼!

    这湖中,也不知掩盖了多少璀璨的人生?年复一年的累积,他们一生的光辉最终将汇聚于此,壮烈,又短暂。

    是不是太不值了呢?她想到龙城无极问她的话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看着湖水而笑,“所以我小时候,将长老们的命牌沉入湖中时就在想,我一定要创下一番功绩,让我这短短的一生,最后不是沉入这湖里,而是一直都在发光,活在后人的心里,口头上,然后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那种感觉,就好像自己不止活了几十年,而是一直都活着,永远这样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知为何,竟从他的语气中,读出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这时,他已经站起身来了,并且转身看着宫以沫,竟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抱着这样的想法,所以我一直认为,我的身体不是属于我自己的,我是娄烨的王,那么,我的身体,意识,我的一切,都属于娄烨,属于天空,属于百姓,唯独不会属于我自己,我想要的,一定是娄烨想要的,娄烨需要的,才是我该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一声,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,“罢了罢了!别说了,我不生你的气了,你当时那种情况……我也理解,所以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这种沉甸甸的理想,她也有过,让人快乐也让人痛苦,所以她不想再听下去了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突然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竭尽全力命也要赢你,可不是为了祈求你的原谅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怒了,瞪着眼看他,她还生气呢!这人竟然不是为了告饶么!

    龙城无极看着她,那双漂亮的眼睛啊,这样的夜色中也能看到那一缕动人的蓝色,他的嗓音一直都是沉稳而厚重的,但是此时听来,竟然有几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清冽感觉。

    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……能留在娄烨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惊,还来不及说话,他便已经展颜,露出了认识这么久以来,他最灿烂的笑容,那洁白的牙齿和微微发亮的眼睛,柔和了他脸上所有的棱角。

    “我想得到你,这是我的私欲,但是我有我的责任和使命,所以我不能这么做,我该娶的,是娄烨的神女!

    可是今天,我突然想为自己自私一次,我想得到你,是因为我想到你就会快乐,无关于任何利益纠缠,只是我内心真实的渴望,就好像在这样的夜色中奔骑,我的眼睛也看不进任何风景,我只看得到你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