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六十一章 告诉他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艳色的口红带着淡淡的清香和淡淡的甜,就这样在唇齿交融中融开,那红色不仅染在了宫以沫的唇瓣上,更顺着她的唇瓣一路向下,一点点染红她的下巴,脖子,和锁骨,半年不见,宫抉的热情足够将人融化!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脚步声传来,让宫以沫一惊!

    她到底在做什么!

    回过神,她连忙推开宫抉,感受到自己此时的模样一定非常暧昧,她用袖子去擦,身上还是留下了淡淡的红印。

    欲求不满,让宫抉恨不得杀了来人!多好的机会啊,皇姐第一次没有推开他!

    所以那人一进来,就感觉到了屋内的温度好似出奇的低,他没有进内室,而是在外室看到了宫以沫,便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煜公主金安。”

    此时宫以沫的心跳的非常快,她尽量冷静的问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本不该叨扰公主休息,只是圣祖突然来了,想见见您呢!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奇怪,这才多久,他一回去就来见自己?八成是带了什么人来确认她的身份吧。

    说不定他也不确定她就是雪莲的女儿,所以带了个什么人来指认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很快冷静的下来,一旦有正事发生的时候,儿女私情什么,她都是可以放在一边的,此时,她考虑到自己衣衫不整,所以对来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,本宫换身衣服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低头退下了,心里还想着,大煜的公主还是真是美啊,以前看着就够美了,今天见着,更像一朵娇嫩的花般绽放!可惜,他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想着事,回到内室时还没回过神就被宫抉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方才那种火热的感觉一下就让宫以沫整个人都烧红了,呈现淡淡的粉色,真是让人……爱不释手的肌肤啊……

    “皇姐,直到此时,你还想逃避么?”

    他手指轻挑起宫以沫的下巴,逼着她抬头正视自己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的水光还未退去,眼神微微闪躲……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,这个男人上一世杀了你,谁知这一世你喜欢他,会不会受到和与宫澈在一起时一样的结局?

    可是感性告诉她,一个人的心智和他的成长环境息息相关,宫抉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,他对自己的心意还有什么可怀疑的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想起在破庙中,她在菩萨面前立下的誓言——此生,再也不爱任何人。

    但想的更多的,却是宫抉为她做的点点滴滴……他愿意割肉放血给她吃,甚至能为她去死!这一桩桩一幕幕……交替变换,让她的头都疼了!

    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!她真的要这么做么?

    见宫以沫皱眉,露出痛苦的神色,宫抉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肠再一次软了……

    他只是被宫澈刺激到了,他害怕宫以沫喜欢别的男人,在他不知道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这半年来,他几乎是一将手里的事办完,便迫不及待的来了,若是有人在他不在的时候,入了皇姐的眼——哪怕是被皇姐恨!他也要杀了那个人!

    就是这种不安,让他迫切的想让宫以沫给他一个稍稍安心的答复,患得患失,太让人痛苦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……如何比的上她一皱眉头?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宫以沫的眉心,她抬头看他,宫抉轻轻一笑,无声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罢了,是我不好……我不该逼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这半年来,我不是毫无建树,龙家已经倒台了,我们的商铺也入驻到了玉衡,玉祁那边的合作也谈妥了,他们需要我的支持,以此来做交换……所以,我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三个国家,以后会更加厉害,如此——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宫以沫没想到,短短半年时间,宫抉能做那么多事,此时他也才十七……已经比她强太多了……但是,他也太勉强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你开心么?”宫抉又问,就好像小时候一般,期待宫以沫一个肯定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皱着眉反问,“你开心么?”

    上一世,宫抉爱权,因为四面八方都是他的仇人,他只有将权利牢牢的握在手心,才能活下去!

    而这一世,她与宫抉一起长大,宫抉从小就没有对什么产生过很强烈的**,甚至有时候,一些勾心斗角的事还会让他厌恶!那么他做到这一步,他开心么?

    宫抉听到她关心的话心里一暖,眉梢微扬……那晕黑的眼线原本应该是煞气逼人的,可是他在她面前那么温和,一笑似冰雪初融般干净,

    “我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宫以沫的脸,深深凝视那指间寸寸洁白。

    “我与皇姐你……天生就是有距离的,你我是血亲,即便我不在意。所以为了得到你,我必须先得到与天下人抗衡的资本,所以,每前进一步我都很开心,因为我离你——更近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他垂眸,低沉而缓慢的说,“你什么都不用做……也不用说,你只要站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就够了,我会竭尽全力走向你,不管阻碍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莞尔一笑,“即便是你,也阻止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宫以沫是真的有种告诉他真相的冲动!

    宫抉一直隐忍,是因为她说,她不接受血亲,害怕世人厌恶, 但是这一切其实是不存在的,他们之间根本不是血亲,别说在一起,就算生子也无妨。

    所以他其实不需要这么努力,就……就能得到她……

    但是这句话,她怎么都说不出口,她还要再想想,再想想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手还是抓住了宫抉放在她脸上的手,她的手心濡湿,显然有些紧张,就连声音也是干哑的,几乎底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的,因为我曾经发过誓,不对任何人动心。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一暗,心口闷痛,他想用力握住宫以沫,可她却后退了一步,并松开了他的手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很紧张的看着他,她也不知道她接下来这样做对不对,但是看着宫抉伤神,她就是想这样告诉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会喜欢谁啊,但,但如果我真的喜欢谁,我想,那个你……也……会是你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