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二十鞭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宫以沫……你这个疯子!你不得好死!”她扭过头朝宫以沫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宫以沫直接赏了她第六鞭,换回她一声惨叫!

    “贱人!荡妇!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在宫抉面前还装得那么良善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她痛得脸都皱在一起,冷汗眼泪直流,心里总算出了一口恶气!

    她早就想教训她了,只是一直顾全大局还忍着,但是现在,她不想忍了!

    “我就是恶毒又如何?你善良?那我倒是要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你!”宫以沫毫不手软,为什么这种坏人说的话她说来那么带感呢?

    龙城听雪被她几鞭子抽得几乎要哭爹喊娘,她从来没有想到宫以沫竟然是这么一个疯狂的人!做事毫不不考虑后果!

    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人家不是没有考虑后果,而是早就想好了对策!

    就如同这几鞭子,她都用了暗劲,打在身上很痛,但是根本没有外伤,几天就好了,她才不怕什么,只管打就是了!

    几鞭子下去,龙城听雪明明很想昏过去,但是因为太疼,她一直保持着清醒,清醒的承受这份酷刑!

    “布吉!多伦!”

    又是几鞭子,龙城听雪感觉自己已经招架不住了,她快死了!所以她再一次喊娄烨众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要看着她杀了我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却适时说道,“只剩五鞭子了,你们确定要插手?”

    看着有些娄烨使臣于心不忍,但是被她这声音及时镇住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布吉手抬起又放下,最后叹道,“固国公主,您这又是何必?!”

    跟龙城听雪闹得这么僵,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宫以沫满不在乎的用鞭子指着地上瑟瑟发抖的龙城听雪说道,“我救她时,她却想杀我,对于一个想杀我的人,我为何要留情?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一甩,啪的一声狠狠打在了龙城听雪的背上,让她整个人趴在地上,动弹不得!

    羞辱!无尽的羞辱!

    尘土飞扬沾在了她不满冷汗和泪涕的脸上,此时她灰头土脸,如狗一般趴在地上苟延残喘,而这些人……这些皇兄派来保护她的人,却冷眼旁观!

    她好恨啊,这些人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!所有见过她惨状的人,都要死!

    宫以沫又一鞭子抽打在她背上,将她打得浑身一抽!可是这一次,她却咬着牙没有尖叫,倒是让宫以沫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她缓缓起身,那双怨毒的眼睛,就好似淬着毒汁一般,看着她似乎随时都要扑过来咬她一口。

    “宫以沫……贱人……我会让你死,让你死!”

    宫以沫毫不在意的笑了,“你方才抽人的时候不是很爽?你刚刚不是说,她被你抽,是她的荣幸,那么我抽你,你是不是也觉得很荣幸?”

    龙城听雪直勾勾的盯着她,额头青筋暴起!

    “我要把你……卖到最下等的窑子里!一个钱……就能上一次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宫以沫好整以暇的耸耸肩,可是手一用力,一鞭子下去,让龙城听雪忍不住低叫了一声,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歹是个公主,也不知你那花魁出身的母亲都教了你些什么!回去告诉你母亲,做了王妃了,别老惦记着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龙城听雪趴在地上几乎吐血,此时她发丝披散,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!而宫以沫说的,就是她心中最排斥的一件事!那就是她的母妃是花魁出身!这是她的耻辱!

    “我一定……要将你大卸八块!五……马分尸!”她脸上又是泪又是灰,唯独一双充血的眼睛,就好像能吃人!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……”她双眼扫视一圈,看似是看着禁军,宫以沫却知道,她是在对娄烨众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全都要死!全都要死!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鞭子下去,打断了她恶毒的诅咒!

    她再一次趴在了地上!浑身没有一处不痛……此时她低伏着,再也没有力气咒骂,只能用一双眼睛去瞪人!带着深深的恶意!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那么惨了,可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同情她!

    他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!竟然在这个时候冷眼旁观,看着她受辱,而且,是被宫以沫羞辱!

    他们看着她堂堂公主,却被人像畜生一样,打在地上爬不起来!他们该死!该死无全尸!

    还有宫以沫!

    她不敢再抬头直接去瞪宫以沫,但是对她的恨,已经到达了顶峰!

    她要扒了宫以沫的衣服,将她挂在城门上,让所有人围观!她要让马破了她的身子,让她再也没有办法在宫抉面前装纯洁!她要她——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最后一鞭子,疼的几乎让龙城听雪无力的惨叫一声,整个人都颓软了下去,宫以沫将鞭子丢到一边,几步走到了她面前!

    龙城听雪抬头,便看到了一双极其冷漠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希望接下来,一直到娄烨,你会安分点……”宫以沫带着盈盈笑意,说出自己的要求,眼底深处的幽暗,却让人心惊! “……别逼我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布吉冲开了禁军将龙城听雪护在身下,“您说要报仇,打也打了,别再刺激她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,“蛇是没有心的,只有本性,你护着她吧,我估摸着到了娄烨,她第一个咬死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她随便提醒了一句,就走了。

    而龙城听雪此时被布吉扶着,浑身剧痛,可看着布吉被宫以沫的话惊到,进而深思了起来, 她忍下疼痛和蚀骨的怨恨!抓着布吉的手臂,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布吉叔叔……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!你别信她的,别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模样,布吉连忙将之前的想法抛到一边,但是因为害怕龙城听雪再犯道宫以沫手里,他不由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啊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……您以后,还是少招惹她吧,这一切,等回到娄烨了就好了!”

    还不是你们这些人没用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