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亲临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真的没有想到,龙城听雪的聪明竟然都用在了这里,是她太轻敌了!

    她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,先是利用李珂和查克仑的人抓住宫以沫,这样一来,李珂轻易能够达到扰乱大煜的任务,自然也就不肯让龙城听雪死,而造成国祸了。

    所以很明显,抓到宫以沫之后,两人必会合作,杀尽查克仑的人!

    到时候李珂带宫以沫回去复命,她带查克仑带回娄烨,尽情折磨,报之前羞辱之仇!还真是一箭数雕的好主意啊!

    可惜这般聪明,却是用在怎么害人身上!

    想清楚始末,龙城听雪看着查克仑,竟忍下恶心和怨恨,和才欺辱过她的畜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,但是只要你的人能帮我一起拿下宫以沫!我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对,是现在既往不咎,等会有你受的时候!

    而查克仑见龙城听雪人很少,对他造不成威胁,竟然也答应了,盘算着拿下宫以沫之后,他再和李珂一起合作拿下龙城听雪,两个人心怀鬼胎,竟然将视线都放在了宫以沫身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宫以沫真被他们恶心到了!

    李珂眼中闪过了一道危险的光,他不管这些人打什么主意,他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还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话一出,所有的杀手都摆出阵势,刀锋相向,而宫以沫这边那十名禁军也将宫以沫围在其中,严阵以待!

    龙城听雪有些得意了!她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,好似让宫以沫陷入困境,就是她最大的成就和目的一般!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纳闷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为什么么?”宫以沫此时真的非常好奇她的脑回路!

    龙城听雪此时再无顾忌,恶狠狠的说道!

    “怪就怪你抢了宫抉!他明明是你的弟弟!你还做这样下贱的事!既然你这么不知廉耻,那我就亲自动手教训你!”

    宫以沫实在没想到,这里面竟然还有宫抉的原因在?她知道龙城听雪似乎对宫抉有点意思,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,难道里面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过往?

    不管了,她要怎么做是她的事,而现在,她动了动有点酸痛的胳膊,站了起来,环视一周,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点人就想拿下我?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!”

    而李珂却笑了,“本来是不行的,但我的人的刀尖上都染了暂时性毒药,见血之后,会让皮肉越发酸痛,使不上力来……开始若是只有我的人,我还真不敢跟你硬拼硬,可是现在,你一无外援,二无筹码,我倒想看看,是你坚持的久,还是我的人多!”

    这时宫以沫才神色有些凝重,因为龙城听雪的人此时已经放了查克仑,所以她现在还真是以一对三!

    龙城听雪哈哈大笑!“宫以沫!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敌人从四面八方包抄而来!顷刻交战到一起。

    地上不知何时从矿洞中漫出一层河水,混着泥沙,些微阻碍着人们的动作。

    宫以沫耳边听着龙城听雪肆意张狂的笑,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,而她的手还真越来越沉,让她的心也有些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这个时候,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带人突破重围?

    这时,她身边的禁军飞快说道!

    “公主!不用管我等,我们掩护你先走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却见他们一个个的,竟然都为了保护她,眼中浮现死志!

    她……上辈子都没有做过弃战友而逃的事!何况是这辈子?!

    她要想办法,她空间里还有什么能用的?一定有办法的!

    情况越来越紧迫,对方人太多了,让宫以沫渐渐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“公主!您走吧!您活着,才能为吾等报仇!”

    不知谁这么喊了一句,宫以沫一回头,就看到那个人被乱刀砍死,那一刻,她的眼中突然充血,染上一丝煞气!

    而这时!突然一阵箭雨从天而降,瞬间笼罩了半个天空!

    那箭雨就好似长了眼睛一般,丝毫没有伤到宫以沫的人,而其他人却纷纷倒地,一下死了一片!

    是谁?到底是谁?!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!将一个困局,登时撕开一个缺口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抬头张望的时候,又一阵箭雨铺天盖地!

    而这一次,几乎笼罩了整个战场!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而宫以沫的人都停了下来,他们身处其中,竟然没有受到一丝波及!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,天空是遮天蔽日的锋芒,耳边是箭雨下的破风声,和身边敌人的惨叫声,她站在那里,奇异的感觉到了一丝温柔……

    “是……宫抉?”

    四面山坡上突然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弓箭手!而一人骑马站在当前,那双看似冷清的眼睛,在落到宫以沫身上霎时变得柔和,也微微松了口气,还好,他还算及时。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!他们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看到宫抉!

    龙城听雪花容失色,此时衣衫不整的她下意识的躲在了自己还活着的人身后,李珂还没有从顷刻死了大半手下的恐慌中回过神来,就被宫抉的出现震惊到了!

    他骑着马,大步靠近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面色含霜,肤白如雪。

    却偏偏穿着满含煞气的黑色战袍,一白一黑撞击在一起,他的美都是带着威胁和冲击性的!

    此时他骑着威风凛凛的血汗宝马大步而来,地上都是尸体和竖起的短箭,和被鲜血染红的泥水,这一派炼狱式的场景,被马蹄毫不留情的践踏而过,激起点点血花!

    恐惧。

    以至于在场还活着的人都不敢动,看着他骑着马朝宫以沫奔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他一出现便造就了血流成河!明明不说一字,那些人便已经神情惶恐,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煞神啊……

    但此刻……宫以沫就是觉得他再温柔不过,比骑白马的王子也不差什么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喘息的站在那,此时她发丝粘在额头,身上带着伤,看上去肯定很难看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宫以沫语气微微诧异,而她说话的瞬间,在场的所有还活着的敌人,就被宫抉带来的人全部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把控全场,大概就是这种气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