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二十章 翻手云覆手雨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狠狠地瞪着云锦,瞪着这个女人!她最害怕他露出这样的神情,他就是要这样恶狠狠的盯着她!

    都是她,都是因为再次宠幸了她,他才倒霉的!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至于金允,金允虽然不错,但是谁知道是不是他的种?哈哈哈!他们这三个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金胜手脚挣扎着,企图挣脱宫以沫,然后说胁迫云锦的话!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神态不似作假,而且金胜有信心,只要宫以沫走了,他绝对会再一次拿到主动权,到时候,他要将云锦丢到最下等的军营里做军妓!让她受尽屈辱而死!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王敬急了,“娘娘!”

    “我做!”云锦终于下定了决心,她到底还是怕死,端着酒壶,往宫以沫的方向一步一步靠近。

    她每走一步,心都在颤,手里的酒壶也拿不稳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宫以沫不直接杀了皇帝,为什么非要她来?想到此,她不仅有些怨恨的看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她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今天这些人,全部都是见证,见证金允是死在云锦手里,所以日后就算云锦想找她麻烦,她也得先解决了自己的麻烦再说!

    毕竟她不打算杀了这些人,而天下又没有不漏风的墙,这一切或许对金允有些影响,但是影响不大,可是云锦就不同了,身为妻子,毒杀丈夫,光着一条就是死罪,不过有金允在,就算她不死,以后也只能软禁于宫中,吃斋念佛度过余生了!

    这也算她出卖自己,自己还给她的一点点回报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露出八颗贝齿。

    她这人是不记仇的,但是能够报仇的时候,她一向都会顺手报了!真是痛快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宫以沫一声令喝!

    “都给我抬起头来!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所有人唰的抬起头来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!

    皇帝被自己的后妃灌毒酒?只怕这一条,就够金胜遗臭万年了!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视线下,云锦有些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王敬不忍心,看了宫以沫一眼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还是让臣下来吧,别脏了你的手!”

    云锦求之不得,正想将手里的酒壶递给他,可是宫以沫看在眼里,却凉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区别么?他是你的人,你以为日后爆出真相,将他推出去做挡箭牌就能幸免于难,未免也太天真。”

    除非是宫以沫动手,到时候她还可以推到大煜身上,说是大煜的阴谋,或者推到刺客身上等等……可是宫以沫怎么会答应?她又没有把柄!这里难道有谁能够证明她的身份不成?

    云锦也希望宫以沫亲自动手,可是期盼的眼神就好像抛给了瞎子,她一生气,竟然鼓起勇气,猛地将酒壶的壶嘴对准金胜的嘴——灌进去!

    而且她真的挺狠,美目怒睁着,直接就这样灌了整整一壶!

    宫以沫松开手,金胜不要几秒钟便吐血而死,可见毒性之烈!

    他死都睁着大眼睛瞪着云锦,显然极不甘心!

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打破了现场诡异的安静,酒壶摔在地上碎成数瓣!而云锦往后一仰,险些晕倒,好在王敬抱住了她,而此时王敬看着宫以沫,眼中,是深深的敬畏。

    因为她,玉衡一天之间,死了皇帝,也死了皇后。

    也因为她,原本要受辱而死的云锦活了下来,金允地位稳固,一场灾难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女子,她却才十七岁!

    十七啊……其胆量智慧,便能够让一个王朝顷刻玩转,翻手云覆手雨。

    实在是……太可怕了!

    围墙外面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,想必是火已经扑灭了,但空气中的焦灼并没有散去,因为那尊煞神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宫以沫甩了甩手,方才手太用力,有点酸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……你们会说出去么?”她声音沉沉。

    所有人连忙下意识的摇头,不少人更是连连磕头,发誓自己一定不会说出去!

    此时云锦已经头脑发昏不中用了,而王敬又不是眼观很宽的人,所以这一刻,玉衡皇宫,竟然任由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“你,去造谨司叫个人来,将所有的损失登记在案!”

    被宫以沫指到的人一愣,随即狂喜!连忙去了!

    门打开了一道小缝,那简直是希望之门啊!

    见有人活着离开,不少人期盼的看着宫以沫,希望她能点到自己!

    “你,去名连坊叫人来,将所有死掉的人登记在册,有趁乱逃掉者,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又有一个人连忙应了,飞快起身跑出去。

    索性在玉衡呆了快三年,所有宫以沫对这里都挺熟悉的,非常快速的一一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那姿态,指点江山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比皇后还要胸有成竹,比皇帝还要严谨从容,偏偏她几句话,所有人各司其职,照这样下去,不一会儿,这一场混乱后的玉衡皇宫,就能恢复持续。

    这一刻,王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他真心觉得,叫宫以沫来真是个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快!准!狠!

    除了她,叫任何人来,只怕等那人部署来部署去,云锦早就死了,或者被一群人给迫害了,故而他无比庆幸一开始就盯上了她。

    最后,宫以沫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见受到了惊吓的云锦窝在王敬的怀里嘤嘤哭泣,抓住他的衣襟哭得跟个小女孩一样,她看一眼都觉得辣眼睛,不由叹了口气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她要走,没有任何人敢拦!即便她让皇宫狼烟四起,即便她大刀斧扩,搅乱了整个宫廷。

    她让一个王朝顷刻间改朝换代,但是走的时候依旧从容,似乎没有做任何事一般,

    潇洒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很赶时间啊,而且虽然面上装得那么稳重,其实心里还是虚的……她这么摆了云锦一道,出了口恶气不说,还烧了玉衡小半个皇宫,那得是多少钱啊……金允回来肯定会气死!她还是快溜吧……

    但是她没想到的是,等她风风火火出了城,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她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