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一十五章 撕毁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这一愣神,秋行风的剑风就削断了她的一缕青丝,而他再次上前,宫以沫连忙用自己的袖剑,抵住了他的宝剑,那一瞬间,似乎有火花迸现!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不知道!小时候,她才那么一点点大!不喜欢别人,就缠着我叫我师傅,你根本不知道她对我的意义!”

    他语气深深,更多的不是对宫以沫的仇恨,而是对自己的自责,是他这个做师傅的,没有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他的话字字抨击在宫以沫的耳边,那一刻,她有一瞬间觉得心一抽,狠狠的痛了起来!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到,杀了龙涵燕,秋行风会这么难受!

    他的悲痛,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“我喂她吃饭,我给她穿衣服,我抱着她玩,我陪着她长大!长大了,虽然她不爱跟我玩了,可是她还是我的徒弟,可你……你却杀了她!”

    秋行风心里很清楚,那就是龙涵燕对他一直像对待照顾她的下人一般,长大后,也越来越嫌弃他,嫌弃他智力只有十岁,但是她也有对他好的时候,至少她一直陪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感觉很敏锐,明知如此,却还是一直对她好……可能就是这种好,她才没有排斥他,长大了还是愿意叫他师傅,那就够了,谁叫她是他的小徒弟呢?

    宫以沫听到他的话,神魂一震,最后被他一剑擦着肩膀而过,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!

    但是她恍然未觉,只是看着秋行风,带这一种他看不懂的神情。

    真是感动啊……果然谁陪着他,他就向着谁么?可当初她在的时候比龙涵燕做的更好啊!因为她是穿越而来,所以小小年纪就懂得照顾看似比他还要大的师傅,只为了当初他从皇宫将自己带出来这一份情谊。

    他受到其他师兄弟嘲讽,生气不肯吃饭的时候,是她喂他!他练功练到脱力的时候,是她给他换衣服!是她陪着他玩,教会他一些基本的人情世故,是她陪着他长大!

    甚至有人用语言羞辱他时,小小的她还会站出来和那些人对骂!他干净如雪,正诚相待,她更是回报了更大的真诚!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这一世,什么都反过来了!他为了一个从小照顾大的女孩,要杀了她!

    即便她心里对自己说,一世归一世,不能混作一谈!但是当他真的对自己刀剑相向的时候,她的心还是会痛,放下上一世唯一美好的一些东西,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过程就好似慢刀子割肉一样难受!

    秋行风觉得很奇怪,那就是宫以沫的武力竟然不如自己,但是他并不会想原因是什么,只会想,要将她杀掉!为小徒弟报仇!

    就算是燕儿错了,他也要杀了宫以沫!杀了她,他就自废武功!再也不下云顶山!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手下的招式越发凌厉!似乎真的下定了决心要杀了她!

    宫以沫身上被他划了几下,整个人又气又痛又惊又恨!这时,秋行风用力劈下一剑,竟然将宫以沫的剑打飞!再一次砍下的时候,宫以沫直接空手去接!

    此时她手上还裹着纱布,但因为心绪剧烈波动,以至于内劲化质附着在手上!让她像扭麻花一样,直接将他的宝剑扭在一起,下一刻!整个人逼近了他!

    秋行风没有想到,自己手里这柄被千锤百炼的宝剑,竟然在她面前如此脆弱!

    而宫以沫此时与他的距离不过半臂!她的手呈爪状附在他的胸前,那一刻,他是真的感觉宫以沫想把他的心挖出来!

    血一滴一滴的落下,宫以沫手里抓着叠成一团的剑身,即便有内力保护,还是难免受伤,可是她此时全然不惧,凶狠的盯着他!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她眼底有疯狂在闪烁,每一次遇到秋行风,她都有种浮躁的感觉,恨不得毁灭世界!

    “她不过把你当做下人,你就记她一生一世!那我呢?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十三年?!你为什么就能把我忘得干干净净!你忘了当时是谁站在你面前说要保护你?你忘了你不爱吃青瓜怕师尊怪你,都让我吃掉?你忘了你的衣服破了谁给你补的?就算你都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双目猩红,声声悲愤!

    “就算你都忘了,你至少也要记得你曾经为了我,站在所有人包括云顶山的对立面!至少要记得,你是为我而死的……!你怎么能都忘了,全部都忘了?!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另一只手一边用力!五指深深的抠进了他的胸膛之中,似乎真的要挖出他的心一般!

    那种怨恨,那种悲鸣,如困兽一般,抑不能发!

    她知道她这样说有点无理取闹,秋行风怎么可能会记得上一世的事情?可是他不记得,他来杀她,却让记得这一切的她如何下手?

    像对待其他人一样直接杀了?他下的了手!她下不了手!

    秋行风被她一番话惊在了原地!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什么叫她陪了他十三年,一直陪着他的,不是燕儿么?什么为她而死?这女孩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可是他的感官何其敏锐,宫以沫身上那沉重的悲痛不是假装,让他自己脑海中都浮现出了幻觉,会有那么一个人,无奈的趁神尊转身的时候,把他碗里的青瓜偷偷都夹走,会在他做错事的时候,先一步去哄师尊原谅……

    不……这不是他的记忆,这一幕是没有发生过的!他……他是来杀了她给燕儿报仇的!

    可是宝剑已毁,似乎连他的怒气都一并毁去了,他无法下手,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!

    宫以沫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即便她心里很清楚,一个对她抱有杀意的人是留不得的,或许智力欠缺会让人死脑筋?也许下一次秋行风还是会杀她。

    但是手按在他胸口,感受到他心慌意乱,竟然因为她方才的控诉产生了波动!指节用力泛白,但是怎么都按不下去……

    最后,她不得不退了一步,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方才那个,好似要撕毁他的女子似乎是他的幻觉,此时她微微低头, 安安静静,甚至带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龙涵燕要杀我,就算重来,我还是会杀了她。”她语气沉沉,带着一丝阴寒,“你要报仇可以,下一次你再想对我出手,我一定——杀了你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而去,凛冽的寒风猛地将她的衣摆高高扬起,在营地,还有人在等着她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