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九十章 你真喜欢我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随即笑道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虽然金允很细心很漂亮,就好像邻家哥哥一样,可是天知道,她在玉衡那几年,连人家手都没有碰过,而且金允也是个正人君子,对她从来没有过任何逾越的举动。

    怎么宫抉突然问起这个?

    听到宫以沫毫不犹豫的回答,宫抉忍不住笑了,不同方才那样咄咄逼人,暗含威胁的笑,此时他一笑清风霁月,却带着一丝愉悦与缱绻。

    在桌子底下,他的手轻轻在宫以沫手心勾画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金允他说他喜欢你,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都没想就这样说了,毕竟当初她不下三次问金允这个问题,他当时都是说不喜欢的,所以她也一直放心的将他当做大哥哥看待。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方才父皇差一点就答应了,皇姐……若是你顾及与金允相熟下不了手,我,很愿意代劳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是认真的,若不是宫以沫不喜欢别人不顾她的意愿插手她的事,他真想立刻将金允赶回玉衡,再也不想看到他!

    宫以沫讪笑着连连摆手,“你肯定听错了……”可瞥见宫抉神情冷清,不似在开玩笑,她咽了咽口水,“你……你别插手,我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宫抉眯着眼笑了,“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很愿意出手啊,只是他出手,金允是什么下场,什么心情回去的,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。

    看着宫以沫和宫抉相谈甚欢,宫澈手中的酒杯,差一点被捏碎,这时,他扭头,似想到什么一般,对宫以沫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,说起大运河封土大典,父皇有意让你做祭天圣女,为天下祈福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回头闻言,登时一个头两个大,“随便找个女人不就行了,父皇那么多女儿,干嘛非要我不可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手扶了扶头上的头冠,还好她一头青丝且密且长,不然还要戴假发才能插得住那么多发簪了。

    几乎看到她的表情,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,宫澈心里一暖,不由笑了,“你啊,这是荣誉,别人求都求不来,你倒好,竟然还想往外推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瘪了瘪嘴,这古人就是这点不好,什么事都想弄个仪式,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“大运河的名字是你取的,所以这件事,只有你做才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宫澈眼里满满宠溺的说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罢了,只希望父皇看在我‘日夜操劳’的份上,仪式能从简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她微微嘟着嘴,因为那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宫抉听着他们说话,却并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在桌子底下,专心致志的去玩宫以沫的手指。

    想做皇姐的男人,一定不能抓得太紧,太紧,她会想逃,但是也不能太松,一松,她就会打回原形,专心致志的做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真是懊恼啊……他的皇姐棘手的程度,可以说是他此生遇到的最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晚宴就在这种万分“和谐”的氛围中结束了,而宫以沫正准备出宫时,被皇后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皇后找她只怕只是个借口,关键,只怕还是想问问她的意思吧,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在回寝殿的路上,皇后就问到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觉得玉衡二皇子如何?”

    两人走在前面,而随行的宫人远远的缀在身后,显然是不敢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“金允哥哥啊,他很好啊!”宫以沫笑了笑,在皇后一喜,还没来得及劝说的时候,她又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当他是哥哥,若是其他关系,却是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脸一僵,“沫儿,终生不嫁只是一句戏言,你莫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道,“既然出口,便是承诺,我虽女子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叹了口气,多的她也不好再说,毕竟不是她的亲骨肉,现在只盼着她儿子是真的死心了,至于其他的,她还真管不了。

    将皇后送到了凤栖宫,宫以沫便准备去太极殿了,毕竟那里也是赐给她的,这么晚了,她也不想出宫。

    将带路的宫人打发走了,她孤身一人,走在去太极殿的路上。

    其实金允的事对她不是没有触动的,想到当初离开的那一日,金允破天荒的给她跳了一支舞,那个时候,她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,可是后来离开了,也就没有再想。

    他……是真的喜欢自己,还是看重了自己的能力,想让她像以前一样,为他所用?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走到了一处水榭,带着一丝寒意的水汽扑面而来,让她大脑清醒了些,在水榭边坐了下来,细细思考着这一段时间一直困恼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宫抉的情意她不能接受,还没解决,而现在,又多了一个金允。

    “你不开心么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宫以沫一跳,她也是太入神了,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!

    她突然回头,便看到了金允,此时他似乎已经梳洗过了,穿着月白色的袍子,披散着发丝,站在她的面前,还真像女鬼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忍不住笑了,只是这鬼当真让人惊艳了!

    金允见她笑了,不由松了口气,他还以为宫抉告诉了她,她会不高兴,没想到她竟然并没有露出排斥他的神情,那么,是不是证明他有机会?

    金允的心砰砰跳动起来,他坐在了宫以沫身边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倒是宫以沫先开口了,“也没有不开心,就是想在这里坐一会,思考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想什么?”金允感受着她就在身边,这感觉,就好像一下回到了当初在皇子府,让他无端觉得放松,又幸福。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“想你啊。”

    金允一愣,那一刻,他脸一下就红了起来,虽然在夜色中看不清,可是他突然错乱的呼吸,还是让宫以沫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喜欢我?”

    她的问题直白的让人无法招架,金允揣摩着她的神情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宫以沫更加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个问题我问了你很多次,你为什么以前不说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