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个新计划

时间:2017-10-04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痛么?难受么?

    他必须要让宫澈知道,谁才拥有归属权!所以,他不介意让宫澈好好看看,好好认清事实!

    而他走后,宫澈扶着树,缓缓蹲坐下来,此时他面色潮红,似乎喘不过气般!

    他的手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拿出玉瓶,倒了一颗药,却好几次才费力的塞在嘴里。

    牙齿紧紧咬着下唇,他一声不吭,任由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……可是这苦,却及不上心苦之万一!

    他好怒,他好恨、好怨!

    也……好痛……

    沫儿,沫儿对他明明是不同的,没有宫抉,沫儿一定不会拒绝他的!她能接受宫抉,肯定就能接受他!所以宫抉死了就好了,他死了就好了!

    沫儿……

    宫澈颓败的闭上眼,我做梦都想你也能亲吻我啊,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倒是十分风平浪静,反正她话已经带到了,宫抉什么反应她才不管呢,嗯,不用理会!

    这一日,宫以沫正在屋子里看书。

    关于娄烨与玉衡想要建设走马通道的事,她心里依稀有个计划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够说服大煜,玉衡,娄烨三个国家,从中开一条路直接贯通三国,直插南北……然后在路途中,每隔一段地方,就建一个马场,让这三国的马场达成统一的运输的协议,不知是否可行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好似驿站一般,中途能够中转。

    例如大煜要运货去娄烨,委托了三国马场运输,那么他们的货物从开始,一直到娄烨,中间可能会经过十几个马场,而每到一个马场就更换新的马匹运货,速度上能快很多,马儿也有个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加上走商南来北往的,马去了娄烨,又会有娄烨的商人带回,每一个马场的马数会因为贸易的往来,而维持在一个均衡的数值。

    而商人们只需要负担运输的费用,极大的降低了成本和风险。

    毕竟这马场隶属于国,就算有土匪截道,马场与马场之间也能互助,而且平日无事,马场还能作为生产马匹和锻炼骑射的地方,商人走到下一个马场,还能直接在马场驿站休息,不用露宿荒野,细细数来,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真要说的话,大概就是将镖局,驿站,和后世的物流公司相结合的产物,但是却能将衣食住行都囊括到其中,而产生不小的利益和便利!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仅促进了繁荣,而且更主要的是,能将三国维持在一条共赢的船上。

    一旦百姓与百姓之间,国与国之间交流频繁,甚至通婚,那么日后就算有哪一国君主昏庸起来,想打仗了,也是打不成的,因为百姓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毕竟老百姓富足了,那些国君再有野心也只能收敛着,因为除了野心以外,他们身上更肩负着一条重要的铁律和使命,那就是让国家富饶!

    如果四国并驾齐驱,能让人人都感到幸福,能让国家随时都在发展,那一个有野心的皇帝,又能带来什么影响?

    宫以沫嘿嘿一笑,这个突如其来的主意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毕竟,她并没有吞并四国一统中原的想法……现在通讯不发达,一个超级大国存在的后果,就是管控不利,很多地方官膨胀起来,甚至可以封锁城门做一城土皇帝而不让真皇帝察觉,所以四国并存也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国与国之间,可以通过互相攀比而共同进步。地域小了,治理起来也方便,不会存在盲点。一旦有什么改革,四国同时发力,要做什么也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财富均衡了,才能达到和平,才会没有战争,当然,要达到这个目的,还要做很多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,她要怎样说服娄烨皇帝?

    因为一旦涉及到马场方面,肯定娄烨要出力最多,但是就土地贫瘠的状况来看,娄烨也会是得到最多的那个。

    只是就不知龙城无极有没有这个魄力了!

    玉衡她倒是不担心,据可靠消息,如今金胜快病死了,玉衡成了金允的一言堂,而且,据说他不久后,就会来大煜商议两国通商的时期,到时候跟他提一嘴,想想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写着,不知不觉,一个上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也放下了笔,活动了一下手指。

    这事事关重大,很多细则,管理,条例,职责,等等都要细细划分,她如今不过这么一想,毕竟上一次答应了龙城无极,会给他一个好点子的……

    带着满腹心思,宫以沫想去找皇帝商量一下,所以她抱起一堆资料,往御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宫以沫身份之高,有进入御书房无需通禀的特权!

    但是她一走进去,却听宫人告知,皇帝去巡视禁军操练去了,晚点才会回来,这不,就连太子也在御书房等着。

    听到宫澈在,宫以沫小小的纠结了一下,虽然之前那些宫澈说已经都是过去式了,但是突然遇到,还是有一点尴尬,不过她转念一想,总不能因为这一点尴尬耽误了正事吧,若是宫澈知道她来了却没有进去,那才说不定要多想呢。

    所以她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御书房没有侍奉的宫人,只有宫澈,宫以沫进去时他正在抬头看着一副名画,但神情萧索,好似有什么很重的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不应该啊……如今宫澈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?

    听到动静,宫澈还以为是皇帝来了,结果一回头,看到是宫以沫,一瞬间愣在当场,神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走近,将手里的东西丢在一边的龙案上,眨着眼跟他打招呼!

    “这几天在忙什么?神龙见首不见尾的!”

    她也就这么一说,谁知宫澈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见我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一愣,她还没品出味来,宫澈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我的意思是,你若是想见我也没见你来找我啊,看来分别了这么久,你跟我都生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神情更显落寞,宫以沫连忙摇头道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?太子哥哥一直都是太子哥哥啊!才没有生分呢!”

    宫澈笑了笑,不知道是不是宫以沫的错觉,她总觉得宫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,但是哪里不一样,她又说不上来。
小说推荐